Loading… 你是怎样 又虚度了这一年 _TOM段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你是怎样 又虚度了这一年
2018-03-14 10:47 有意思吧   

 

 

纵然是停更了大半年,一到秋天,日子变短,秋风萧瑟,还是忍不住要写点什么,忍不住忧郁、怀疑下人生,这可能是身为人类的脆弱,或者我把它叫做:

年度丧。

来不及清理的衣柜,灌进袖口的凉风,路边飘零的树叶,手头在剥的柚子,四周的一切都会提醒你,这一年就要过去喽,你过得充实吗?你是否更有钱,更幸福,人生更有意义了?你总要留下一点什么吧?再不济也该回想一下:

你到底是怎么搞的,又虚度了这一年?

真奇怪,好像总是忙,更忙,更更忙,区别只在于,有时候兴高采烈地忙;有时候垂头丧气地忙,身体和精神交替紧张着,但是回想起来,我他妈的究竟干了些什么?

这时候忍不住要念《传道书》,

都是虚空,

都是捕风。

 

论到虚度时光第一条,那就一定是搞卫生了。不夸张地说,我跟男朋友吵架,80%是因为洗碗整理房间擦地板。

因此回想起来,这个劳动占据了本年度相当大的比重:真实劳作的时间和精力、为之烦恼的时间和精力、吵架的时间和精力。

这件事最让人讨厌的是,反正整理了不久就乱了,刚清洁完就脏了,刚洗完碗,马上就要用,想保持刚劳动完那种100%的完美状态,根本是不可能的,有一次在老家我跟男朋友拖完地,我爸当当当走进去,我们相对哀叹,

徒劳啊,真是徒劳。

然后说到减肥,定下来要结婚之后,我们相互勉励要成为小瘦子去走红地毯,正好家旁边开了个游泳馆,我们办了季卡,买了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的体重秤,游啊游啊,等到快两个月我终于能酣畅淋漓地蛙泳,终于能够感受到“一游就会瘦”的快乐时,

天气提前转凉,它,关门了。

于是我们好久没有再运动,体重缓慢回弹,最后——

我们在最胖的时候结了婚。

好悲伤啊。

 

说起结婚,大概是今年做得最重要的事,这总不虚度了吧——不不,情侣间的事情有多无聊,谁还不知道么?

无止境的亲亲抱抱举高高。

看《权力的游戏》囧雪复活那段,突然双目圆睁身体弹起,“呃啊……”我们竞相模仿,觉得对方搞笑极了,这样都能玩半天。

我问星河,你知道崔始源吗?

星河说,催屎员?催拉屎的人?!!

我觉得太好笑了。

发个朋友圈,竟然点赞的人都没有!星河看了看说,不好笑啊,我也觉得不好笑——恋爱之后,你对“好笑”的阀值变低了。

本来一个有价值的内容创作者,不就是有高的阀值,去发现和提炼别人未曾注意的好内容么?我为自己的低阀值深深地忧虑了。

 

至于工作嘛,就是总在不断怀疑不断沮丧不断挫折中微微前进一点点。

每天挣扎着起床,骑着小滑板车去办公室,一直坐到腰痛,到天黑才出门,回家做饭,吃饭看剧,默念着“明天上班要早起啊”睡下去。

就算当时做到百分百,过段时间也会怀疑,是不是还不够勤奋?不够迅速?不够较真?(再说也经常没有做到百分百)

信心满满认定可以达成的目标,总是遇到挫折;做了很多,效果却不甚理想,都是工作中的常事儿。

 

那么这一年,你到底是在忙些什么呢?

琐碎的日常里有爱有美,也有大量的重复,“高光时刻”并不太多。从这个角度来说,时光总是被浪费。

被密密麻麻的工作浪费;被逛逛吃吃浪费;被恋爱的柔情蜜意浪费;被儿女的啼哭声浪费;

有一句话说,“我想和你虚度时光”——我们都是自己选择了虚度时光的方式。

但是我们投入在哪里,那里总会发生点什么吧,可能要再过一些时候才能知道。

那时候我们才能说,我们究竟是怎样,虚度了这些年。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