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只有我一个人,希望你快点死去 _TOM段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只有我一个人,希望你快点死去
2018-03-14 10:44 有意思吧   

 

文 | 七佛 图 | XXXXuAn

01

以前村头有一棵桑树,不惑之年时,桑叶喂饱春蚕千万,桑枝牵过渔船八九,桑枣染紫白衣二三。

知天命时,这棵老不死的桑树正觊觎着老唐的风华正茂。那时候的老唐,将将而立之年,盛气凌人。

他嘴里叼着烟,手上掌着船,走南闯北。累了就枕船而睡,以天为被。渴了就停船上岸,问井借水。

那时候的我侥幸上了老唐的贼船,跟着他看河里鱼虾千只,岸上灯火万家。一不留神,就丢了万丈童年。

呆在老唐身边的那几年,我没有学会他的半个本领,倒是练就了胆大包天。

年少的我,走最危险的桥,爬最高的树,吃最难吃的菜,打遍幼儿园无敌手。

很多时候,老唐都很忙,无暇顾我,又怕我祸害他人。索性每次出门,都将我捆了,肆意绑在船墩子上。妈的,现在想想都觉得好随便。

比我大几岁的毛姐觉得我被老唐捆在船墩子上,很可怜。于是偷偷放了我,让我自由自在,跟自然撒泼打滚。

我站在船头,看着大好山河,心中一高兴,就连人带鞋栽进了河里。

老唐找到我的时候,我已经灌足了河水,在河上背出了一整本语文书。

后来一家人围在煤油灯下吃饭,说起关于我的这件风雅事,都一致感叹我命大。

我瞥了一眼毛姐,为什么当时不好好看着我,将我置于险境?

毛姐说,谁让你老是哭,还哭得惊心动魄,气动山河。没办法,为了让耳朵根子清静,只有将你放了。

毛姐说这话的时候,总觉得小时候的我好像一只狗,说放就放,说扣就扣。

妈的,老唐这一家子,都不是什么好人。

02

到了读书的年纪,老唐停船靠岸,将旧房子修理成了三间平房,从此落户生根,在土地上讨生活。

那时候,老唐丢了庄稼地,去工地上给人搬水泥,从晨风习习到晚风习习。

母亲则在家中用梭子织渔网,从灯火灿烂到阳光灿烂。

那时候织渔网,每个两毛钱。母亲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手艺,于是号召家里放学的孩子都编织渔网。

毛姐第一个响应号召,还很厚颜无耻地拉我下水,说我很喜欢手工活。

妈的,像我这样的人,注定是要干那些撒网捕鱼的大事。像织渔网这点屁大的事儿,很明显在侮辱我的气质,好吧。

意料之中,我又吃了老唐的拳头。无奈,只能乖乖地将仅剩的童年时光都奉献给了该死的渔网。

后来每次放学,我都绕远路回家,走一步退三步,就是不想为那破渔网花上一丁点的大好时光。

经过运河的时候,我就坐在大坝上,看风赶着渔船回家。

我一直觉得风是个了不得的家伙,一年四季,都在为所欲为。

心情好的时候,十里春风。心情不好的时候,万里冰封。

临回家时,我虚心地向风请教,老家伙,你有特别讨厌的事情吗?

那老家伙摸了摸我的头发,没有回答我,应该是没有吧。

我又问,你有什么梦想吗?

那老家伙依旧没有回答我,跑得贼快,大概是他妈喊他回家吃饭。

03

自从老唐干了搬水泥这份工作,每次从工地上回来,都是灰头土脸的。一说话,满屋子都是灰尘的味道。

而且漫天灰尘中总会掺杂着一句,来,给老子捶捶背,捏捏肩。这句话是冲我说的。

在我的印象中,老唐是个非常严厉的人。就像屋脚旁疯长的葎草,一碰,胳膊和腿都是红一道紫一道的。

那时候我活得心惊胆战,只要老唐一声令下,我便马首是瞻,死而后已。

我愤怒地丢下渔网,屁颠屁颠地跑过去。那时候,我一直告诫自己,一定要沉住气,他是我老子,一定要沉住气。

后来,老唐就被我捶坏了。医生说,老唐得了很重的病,治不好了。

家里人都不信,辗转了好多地方,看了好多医生,都得到了无力回天这个词。

那天我走在运河的大坝上,脚下一滑,差点连人带书包一起滚入运河之中。

后来在一个希望被恐惧吞噬得连骨头渣都不剩的夜里,我无意间撞上了老唐跟母亲发牢骚。

老唐跟母亲说,我给你留了一点钱,好好生活吧。孩子都大了,不需要照顾了。我只放心不了你。

我从来没有见到过那样的老唐,温柔,细心,只疼他老婆。

我将眼泪藏在心中,笑着从母亲手上接过老唐瘦小的肩膀。

老唐看见我,很欣慰地闷哼一声,死孩子,轻点。

在我面前,老唐永远是那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深夜,我又听到了老唐痛苦的呻吟声。那声音就像是一匹误入沙漠的骏马在啼啸,纵然是跑得再快,叫得再惨烈,最终也不是战死在沙场。

我不知道,小时候的记忆有多少掺假的成分。总之,那时候我心中唯一的期盼,就是希望老唐早点死去。

真的,如果不能让他好好地活,就让他好好地走吧。

04

河水赢了童年,断送了万千船只。农民输了土地,迎来了稻田四季。

风与稻滚了床单,生出万顷春酒。岁月抱着村庄缠缠绵绵,便有了后来的子子孙孙。

当我在回忆这段年少时光的时候,老唐的身体有了好转的迹象,还跟我说起他当年在货船上的年少轻狂。

毛姐提醒我,一星期后就是老唐50岁的生日了。

我委婉地问老唐,有什么喜欢的?我买给你。

老唐没有正面回答我,只是一直在嘀咕,现在给老子一艘船,老子能踏平山河万朵。

妈的,不愧是我老子,一点都不给我面子。

那天暖风过市招摇,阳光柔软地像小奶猫。老唐在笑,被虫啃过的日子如诗一般美好。

唯一不好的是,我们给老唐准备的生日蛋糕,一直都没有送出去。

老唐是在他50岁生日的前三天走的,他走的那天,凛冽的风把湖水吹得支离破碎。

我从学校里听到他过世的消息,却没有比想象中的释然。匆忙收拾课本,把回家的那段路走得步履阑珊,跌跌撞撞。

我一直觉得,像我这样无情无义、没心没肺的混球,应该一辈子也不会理解什么是热泪盈眶。

可就是我这样的一个混球,哭得比谁都汹涌澎湃。

再过些日子,就是老唐十周年忌日了。

在他走丢的这十年里,运河里的货船戒了鸣笛,老房子被夷为平地,故人散落在风里。

只剩下那些叫荒冢的死士,守着稻田的一年四季。

一定会回去看你的,不然你肯定又赌气,骂我是混球是不孝子。虽然我是混球,但我还要面子。

到时候也一定要亲口告诉你,母亲炒的菜依旧难以下咽,但我每次都笑着说再来一碗。就像你在的时候一样。

总会有人不敢面对过去的生活,对往事只字不提。可我偏要将这旧事重提,洒上只言片语,万顷春酒。

我可不愿就此把你输给时光,让你白白丢了姓名和模样,一个人单枪匹马地在田野上守望。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