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如果死了,不就输给这么烂的人间了吗 _TOM段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如果死了,不就输给这么烂的人间了吗
2018-03-14 10:45 有意思吧   

01

城市中凌晨两点的街道,远处偶尔传来汽车发动机的声音,接着又很快安静下来,路边零零散散的坐落着几盏路灯,暗淡昏黄,不时闪过流浪猫流浪狗逃窜的影子。

在街道尽头有家小店,店里只有一个60岁左右的老人,二十四小时营业,无论多晚都有昏黄的灯光透过玻璃射在地面上,路人只要敲敲窗,老人就会慢悠悠地走来打开店门。

有天深夜老人正在收拾店面,门被推开进来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手里拎着一兜鸡蛋笑嘻嘻地问,大妈,就您一个人在啊。

老人放下手里的抹布问,是,小伙子要吃点什么?

小伙子赶紧几步跑到老人面前笑着说,我不吃东西,我是来给您送鸡蛋的,鸡蛋,母鸡咯咯咯下的那个,好东西,您收下吧。

老人一脸费解,问,可是我没有买鸡蛋啊。

小伙子笑着解释说,不,不用买,这是白送您的。

老人一惊,赶紧把鸡蛋推回小伙子的手里说,那我怎么能要呢。

小伙子又推回来说,是这样大妈,明天我们社区有个红歌活动,想邀请您来参加,只要您来,现场还会送您很多鸡蛋,所以您一定要来啊,我叫肖旭,您来了记得找我啊。

没等老人回应,肖旭就把鸡蛋硬放在老人的怀里,一溜烟跑出了店门。边跑边喊,您明天一定要来啊。

肖旭跑出门外后走进隔壁的一家小超市,从口袋里摸索半天摸出几张皱皱巴巴的零钱,然后从柜台上拿了个面包,一边啃一边往回走。

偌大的城市,七拐八拐地走进一个小路,路两边都是水泊的草坪,没有一盏路灯,月影打碎树影落在土路上。

四面寂静无声,肖旭的手机突然就响了,肖旭赶紧接起电话,那面的一声怒吼震的他整个脑壳一惊,把手机甩出去五米,然后才不断说,对不起,对不起,过阵我一定还上,您再给我点时间......

肖旭挂了电话,抬头看了看近在眼前的夜空,狠狠地咬了两口手中的面包继续往回走。

一夜寂静,找找曾经种下的月光,走过放学的小路,阅读十几年前的笑容,岁月无声,只是我们都是在深夜里崩溃的人,我们都是在生命里死了一部分的人。

 

02

第二天下午,肖旭疯了似的冲进小店,一进门就大喊,大妈,您怎么能不讲信用呢?

店里的客人一愣,纷纷转头看过来,老人从后厨一边擦着手一边走出来,看见肖旭才略带抱歉地说,你看店里这么多客人,我一忙就给忘了...要不我把鸡蛋还给你,你看我还没动呢...

肖旭一愣,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声说,我不要鸡蛋,大妈你怎么这啊,你说话不算数,我就不走了,不走了。

老人一脸不知所措,肖旭突然抱着老人的腿说,大妈,您就去一下吧,求您了,以后您就是我亲妈,求你了。

老人赶紧拽他说,哎呀,小伙子你这是干嘛啊,你快起来啊。

肖旭撒娇,说,不,妈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

老人无奈只好说,行行行,下次我去。

肖旭一听赶紧站起来说,说好了,下周二还有,您一定要去啊,一定的。

老人点点头,肖旭高兴地抱了一下大妈说,谢谢妈,鸡蛋您留着补补身子。说完他扭头看见旁边桌子上客人吃的大碗牛肉面,咽了咽吐沫一溜烟跑出了店门。

三天后小店突然关门,门上挂着一张牌子,上面写着四个字“暂停营业”,原本在黑夜中给客人们提供着温暖的昏黄灯光也不再亮了。不断有平时经常来的客人走来看看,然后叹口气离开了。

小店再次开张是半个月后,深夜十一点,黑暗的街道突然又被由窗户里射出来的光照亮。老人安静地擦拭着桌面,一会儿走进来一个客人,微笑着向老人打招呼。

老人招呼他坐下,笑着问,想要吃点什么?

客人礼貌地点点头说,来份面,再来碗粥吧。

老人转身去后面下厨,一会儿就端着碗热乎乎的粥走过来,客人笑着说了声谢谢,然后问,这些日子,您去哪了?

老人抿抿嘴说,回乡下了,很多年前的一个朋友去世了。

客人叹息一声,啊,这样啊,真是世事无常啊。

老人说,是啊,不知道从什么时间开始,生命中除了生离,已经开始不断地出现死别了。

老人继续低头擦着桌子,客人犹豫了一下说,不知道这样问合不合适,但是怎么没见过您的家人和子女。

老人头都没抬说,我的丈夫和孩子很久前就已经离世了。

客人听了赶忙道歉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老人笑着摇摇头说,没什么,都很多年过去了。

老人说完继续低头整理着桌面,安静的夜,空空的街道,无数人踩着星光路过,我们向往着天堂,正在人间路过。

03

转天,因为长时间没有开张,小店人满为患,老人在店里忙忙碌碌,旁边有两个年轻客人聊天,一个人说,肖旭这下可完了。

另一个人说,可不是嘛,这小子也活该。

老人听见,走上前好奇地问,小伙子,请问你们说的肖旭是哪个?

两个年轻人看看老人说,说了您也不认识吧,就一个骗子,还是专门骗老人的。

老人侧身看看柜台,然后问,半个月前有个给我送鸡蛋的小伙子,说自己叫肖旭,不知道和你们说的是一个人吗?

年轻人一拍桌子说,对,就是他,您可千万别相信他,他欠了高利贷,靠帮着卖保健品的集团招揽老人,现在的老人哪懂这个啊,给点好处,三句两句就被骗去了。

老人站直身子哦了一声,另一个年轻人说,这个人脑子也是有泡,本身就没钱,还自己花钱送鸡蛋,也没见他骗了几个老人啊。

老人放下手中的活,若有所思的走回柜台,等店里的客人走光时,已经夜很深了,老人一个人慢慢悠悠地拾掇店面,忽然看到柜台下放着一整兜的鸡蛋,老人拎出来放在桌面上,自己坐到凳子上,轻轻叹了口气。

20多年前,老人从娘家借钱和丈夫开了这家小店,还有个乖巧的儿子正准备考大学,可丈夫嗜赌如命,欠了好几万的外债。在二十年前,几万块钱对于普通家庭已经是个天文数字,每天来人上门催债,丈夫不敢回家,就躲在外面喝酒,有天晚上喝大了,儿子就跑来接爸爸回家。

儿子扶着父亲,两人跌跌撞撞地往家走,结果一辆车直直地冲着两个人开过去,寂静的夜,就在鲜血中一点一点晕开了。

有人说是意外,有人是要债的人做的,谁知道呢,但从那天过后,要账的再也没有找上过门。

妻子听到噩耗的时候,连眼泪都已经流不出来了,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听见有人说,晚上路过小店的时候听见妻子在屋里嚎啕大哭,边哭边说,我的儿啊,那么晚了,你连晚饭都还没吃就跑去接你这不争气的爹,我的儿啊......

从此小店的夜晚没有熄过灯。

 

04

第二天一大早,老人在店门挂上了“暂停营业”的牌子,凭着记忆里的印象,一步一步地往着肖旭说的地点走去。

走过两条街,转过一个街角,有个敞开着的红色大门,上面用油漆涂着“老人之家”,门口站着几个年轻人张罗着秩序,不停有老年人进进出出。

老人走到大门前,一个年轻人看见赶紧跑来说,大妈您又来了啊。

老人颤颤巍巍地说,啊,我是第一次来。

年轻人一脸尴尬,然后又赶紧变成笑容说,没关系,您先进去找地坐,一会儿咱这来个特别厉害的健康专家,帮助您了解了解您和家人的健康状况。

老人赶紧摆摆手说,奥,不用了,我是来找人的,你认不认识一个叫肖旭的小伙子?

年轻人一愣,想了想说,奥,我想起来了,他已经不在这里了,您先进去,我招待您是一样的,真真的,比照顾我亲妈都得认真。

老人赶紧走退几步,连连摆手说,哦,那不用了,谢谢你小伙子。

年轻人一看这样,立马换了表情,生气地说,不是我说您大妈,您又不进去,来着干嘛啊,是闲的吧。

老人赶紧弯弯腰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然后转身离开了。

老人一边走一边往回望,直到回到小店发现门口蹲着一个满身泥土的小伙子,老人好奇地走进发现这人就是自己要找的肖旭。

肖旭也抬头看见老人,慌张地站起身就要走,老人喊住他说,喂,进来吃碗面再走吧。

肖旭急促的步伐突然就站住了,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转身慢慢跟老人走进了小店。

肖旭一个人不安地坐在桌前,一会儿老人从后厨端来一大碗热汤面放在肖旭面前,上面还加了一个大大的荷包蛋。

肖旭看着眼前的面不说话,老人微笑着把筷子放到肖旭的手里,说,快吃吧,吃饱了才有希望。

肖旭抬头看了看老人,颤颤巍巍的吃了一口面,然后眼睛突然就红了,一口接着一口地吃光了碗里的面,连汤都没剩一口。

老人笑眯眯的看着肖旭大口大口的吃着面。

吃饱了才有希望,真好啊。

05

肖旭从出生就没见过自己的父亲,在他的印象里,自己八岁的时候由母亲带着他从家乡离开,不记得坐了多久的火车,只记得天空不断地由暗变亮再变暗。在十岁那年亲眼看着母亲从楼上跳了下去,肖旭一句话都没有,就站在人群的最外面,看着救护车拉走自己的母亲,一个人坐在路边一整天。

肖旭的生活,从此就只剩一个人。

有天他自己跑到街上,看着对面卖早点的摊子,在原地站了好久才走过去想要伸手拿一个烧饼,因为岁数小,个子矮,要点着脚才能够到。没想到正好被摊主看到,呵斥他,谁家的小孩?怎么偷东西?

可能因为声音太大,吓得肖旭赶紧缩回手连连后退几步,眼巴巴地看着摊主不敢说话。

旁边有人说,他就是妈妈跳了楼的那个孩子。

摊主听完看了看他,叹了口气递给他一个烧饼,肖旭伸着小手慢慢接过来,眼巴巴地看着摊主。

摊主点点头说,快吃吧。这下肖旭才敢轻轻咬下一口眼前的烧饼,过了一会儿肖旭吃完,站在原地犹豫半天,又把手伸向了烧饼。

店主看到大声呵斥说,你这孩子怎么这样,怎么能不说话就拿别人的东西呢,没人教的孩子就是不行。

因为声音太大,又吓得肖旭身体一颤,然后突然哇的一声就哭了,边哭边说,妈妈还没吃饭呢,妈妈饿。

路边上吃饭的人,一个个人都红了眼眶。

生而为人,抱歉也没有用。

06

饭桌上,老人笑着说,对不起啊,因为老家那里的一个好姐妹突然就离世了,忙着赶回老家就没来得及去你说的地方。

肖旭擦擦眼赶紧说,不是,是我不好,明明知道那是骗人的地方还叫您去。

老人笑笑,问,接下来呢,你准备怎么办?

肖旭低着头不说话,老人接着说,不然你帮我在这里打下手,我每个月给你工资怎么样,还有住的地方。

肖旭红着眼抬起头问,这样可以吗?

老人笑着点点头,从此店里多了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不断忙忙碌碌。

在相处过程中,老人从来不过问肖旭以前的事情,有天晚上店里没了客人,肖旭一边收拾店面一边小声说,不知道生活什么时候才能变好啊。

老人笑笑说,我有没有和你说过关于我家乡的故事?

肖旭摇摇头,老人摆摆手让他坐下,然后说,我小时候啊,是在台湾岛上长大的,在那里有一座阳明山很古怪,天气好的时候,你抬头看看,又有星星又有月亮,进山的路也从来都是逆风的,所有东西都被吹得远远的。人们说这山以前是座岛,你要一直回头看,如果走的太远了忘记回头,你就发现已经隔着一片海,就再也回不来了。

肖旭沉默不说话。

就再也回不来了,走慢一点啊,岁月不能回头,时间在遗忘之后开始。

07

两人一起生活两个多月,苦活累活基本上被肖旭一个人包揽,老人没什么事就做做菜。肖旭嬉皮笑脸的叫老人妈,老人就笑着应着,客人们也习惯了每天见到一老一少互相忙碌着,经常有人笑着问,您二位还是真有点像呢。

老人也笑笑不说话。

有天晚上深夜,客人已经走光了,肖旭一边收拾店面一边和老人笑着聊天,突然冲进来一帮人吵着喊着找肖旭。

肖旭赶紧把老人护在身后问,你们干嘛?

带头的冷笑说,你问我们干嘛?你什么时候还钱?

肖旭看看身后的老人一脸慌张说,我肯定会还你的。

带头的一挥手,一帮人上来就把肖旭按在地上打,砸店里的东西,小混混儿踹他肚子,抽他耳光,肖旭很快嘴角就出血了。老人拼尽全力推开一群人,大声问,别打了,他欠你们多少钱?

带头的伸手一比,说,二十万。

肖旭仰起头,瞪着几个人说,没有,我就借了他们五万。

肖旭一说话,一群人又把他按在地上接着打。老人跑到里屋拿出一个被布包着的存折和银行卡冲出来扔到他们身上说,别打了,我们现在就这些。

带头的翻翻存折,然后让老人把密码写给他,肖旭每说一次不,就会被重重打倒一次。混混临走时说,这点可不够,给你们时间再准备准备,没有的话,你看这间店就不错。

等小混混们走了,老人扶起肖旭,一点一点帮他上药,然后皱着眉头问他怎么回事。

肖旭沉默了一会儿说,去年一个朋友说合伙做生意,稳赚不赔,我就找他们借了五万,借的时候他们也没说是高利贷,后来朋友带着钱跑了,我还不上,他们就让我帮他们骗老人抵债,其实把老人骗去他们的讲坛,其实都是一些假的专家,让老人们买假的保健品。我不忍心骗老人,就跑掉了。

老人一边听他说一边帮他擦药,过了好一会儿才轻声说,做得对。

肖旭听完一愣,然后笑了。

为了不影响第二天开业,两个人一直收拾店铺到天微微发亮,肖旭对着老人说,妈您休息去吧,客人交给我就好。

老人笑着点点头走回屋,肖旭一个人做到桌子前,屋内昏暗,窗外的光透过窗帘的缝隙一点一点射进屋里,漂浮着细小又轻微的粉尘。

肖旭坐在凳子上发了很久的呆,然后才慢慢站起来打开窗帘,阳光瞬间铺满整个房间,肖旭被阳光刺的赶忙挡上眼睛,好半天才缓过来,慢慢的把手放下来。打开店门,刚好一个妈妈领着上幼儿园的孩子走进来。

妈妈礼貌的问,这么早,有打扰到您吗?

肖旭赶紧笑着请两人进来说,不会,不会。

女人带着孩子走进店里,外面小孩背着书包,在大街小巷骑着自行车,远处气球慢慢飞向天空,矮矮的屋檐,低低的墙根,梦的尾声和清晨一样干净。

日醒过来,夜翻过去,就又是一天开始。

08

过了几天,肖旭笑着让老人坐到他面前,老人笑着问他,什么事。

肖旭勉强笑着,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阿姨,我想离开这里。

老人听完笑容渐渐消失,轻轻地问,怎么了吗?

肖旭说,我被他们找到了,想换个地方躲躲。

老人沉默了一会儿说,其实躲着也不是个事,我们想想办法,一定有办法的。

肖旭眼里含着泪水摇了摇头,老人见状也没有说什么,叹了口气走回里屋了。剩下肖旭一个人坐在外面,眼泪不停砸在桌面上。

第二天一大早,肖旭没打招呼就带着行李离开了,店里客人问老人小伙子呢,老人就笑笑说,他出远门了,要好一阵才能回来呢。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老人送走客人后一个人拾掇店面,突然冲进来几个小混混,带头的张嘴就问肖旭在哪里?

老人愣愣地说,他走了,我也不知道,不过你们能不能别找他,他还欠你们多少钱,我想想办法替他还你们。

带头的冷笑一下说,这用你说,找不到他肯定让你这当妈的还啊,我看你这店面不错,抵给我们吧。

这时候老人才明白,其实他们不是要账,来的目的就是这家店。老人说,钱我可以慢慢还你们,但是店不能动,

小混混不听她说,从兜里拿出一张抵押合同就要老人按手印,老人不肯,几个小混混就硬拿着老人的手按,结果一个小混混失手,直接把老人推倒在地上撞晕过去了。

带头的一看也慌了,大骂,你们注意点,别闹出人命。

几个小混混拿着昏过去老人的手按了合同,然后又从柜台拿了点钱跑掉了。老人被路过的客人发现送到医院,检查后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轻微脑震荡,两天后出院,只是小店又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开业。

店门口的槐树在冬天沉睡,嫩芽在春天徘徊,又有人大醉了一场夏天,然后又是秋天了。

立秋,降温,不断有来来往往的人打开店门,掀起棉布帘,明黄色的灯光切开阴影,倾泻街道,热气和香味也跟着一起冒出来。

老人依旧在屋内招呼着客人,只是步伐不如以前矫健了,身体也显得很虚弱。

奇怪的是那天之后并没有人来抢店,老人除了营业,就一个人趴在柜台上不停地在本子上写着什么。

客人们吃饭时闲聊,有人说,听说那件事,就是之前在这里工作的小伙子跟小混混们合伙干的呢。

还有人好心提醒老人说,以后用人千万要小心啊,日防夜防还是家贼难防。

老人笑笑不说话,依旧每天招呼客人,在空闲时间忙忙碌碌地写着什么,只是肖旭再也没有回过这家小店。

三年后,老人去世,从此在昏暗的深夜,小店的玻璃里再也没有射出过灯光。之前经常来这里吃饭的客人每当路过小店,都会轻轻叹口气,轻轻地,只有自己会发觉,而这世界假装没发生过。

 

09

又过了两年,街道尽头的小店突然亮起了灯,一个客人好奇跑进来,发现正是店里的人正是肖旭,只不过多了满脸沧桑和稳重。

客人惊奇地看着他问,你回来了?

肖旭笑着点点头说,嗯,我回来了。

肖旭笑着,屋内灯光的温度没有变冷,就还是从前的样子。

六年前,因为害怕小店受自己的牵连,肖旭一个人在小店里坐了一整夜然后决定离开这里,可又担心老人,就偷偷在附近找了一个地方住。小店被抢的那天晚上,几个混混跑出来正好撞见肖旭,肖旭看见他们手上拿的东西,拼了命地想要抢回来。

几个小混混围着打他,还掏出刀子恐吓他说,你别管闲事,之前的事情一笔勾销。

肖旭不肯,几个人一起打红了眼,肖旭夺过刀扎进带头小混混的肚子里,其他几个人看事情闹大了,撒腿就跑。肖旭一个人站在原地,手中的刀慢慢滑落,人也应声坐在地上,手中捏着沾满血渍的房屋抵押合同,满脸惊恐。

肖旭反应过来后跑去派出所自首,被杀的小混混家里在当地也有点势力,肖旭入狱,等到再看见外面的阳光,地球已经转了好几天春夏秋冬。

肖旭听说老人已经过世了,又回到了这家小店,门面上铺满了一层尘土。

肖旭知道老人习惯把钥匙藏在门框上,伸手摸索了半天才找到,打开店门走进去,还保留至很多年前的气息。

肖旭一个人埋头打扫,在柜台下面发现一本合着的牛皮纸本子,肖旭掸掸上面的尘土,封面上竟然写着自己的名字。

肖旭翻开,里面一页一页的都是菜谱,都是老人的笔记,翻到最后一页,上面写着:

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所以妈妈用这段时间给你写了本简单的菜谱,你要好好学习啊,因为能做饭,就不会饿到自己。无论经历着什么,吃饱了才有希望,吃饱了才能好好地活下去,所以要加油啊,如果死了,不就输给这么烂的人间了吗?

肖旭泪如雨下。

010

城市中凌晨两点的街道,远处偶尔传来汽车发动机的声音,接着又很快安静下来,路边零零散散的坐落着几盏路灯,暗淡昏黄,不时闪过流浪猫流浪狗逃窜的影子。

在街道尽头有家小店,二十四小时营业,无论多晚都有昏黄的灯光透过玻璃射在地面上,路人只要敲敲窗,有个小伙子就会笑着走来打开店门。

客人有时会笑呵呵的说,多亏你啊,不然这么晚还真难吃到热乎乎的饭呢。

小伙子就笑笑不说话,当然要吃饭了,无论经历着什么,吃饱了才有希望,吃饱了才能好好地活下去,如果死了,不就输给这么烂的人间了吗?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