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抵达2018,祝我们平安喜乐 _TOM段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抵达2018,祝我们平安喜乐 
2018-02-06 11:11 有意思吧   

 

 

1.

2017年5月的某天晚上,我大哭了一场,第一次产生了放弃做记者的念头。

因为碰到了一件非常心寒的事,往日积攒的委屈一下子全涌了出来。在证据确凿的前提下,对方硬说我写的稿件有问题也好,觉得我年轻有问题也好,都不是我生气难受的点,让我一下子崩溃的,是我原本认为会支持我的人,从头到尾都放弃我。

和前同事聊这件事,他说:“不是所有人都和X老师一样的。”我感到一盆凉水兜头浇下,我突然醒悟到,是的,之前都只是幸运而已,现在这种情况才是真正的现实。

当时几乎要哭成学龄前儿童,怎么也控制不住,一边流眼泪一边因为接不上气不停抽抽,室友安慰我问我怎么了,我断断续续地跟她说:我知道这一天总会来的,可是我真的不想这么早。

不想这么早什么的,我当然知道自己是在无理取闹。

大学里卖糖葫芦的爷爷奶奶,因为一篇报道,奶奶每次看到我,都要塞冰糖葫芦给我,后来我不得不绕道走。

高中毕业的暑假,拿着三星按键机和高中老师聊天,说我成功地报到了自己我喜欢的专业。

很小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在科学家之外萌生出做记者编辑也不错的想法。

这些都是让我以为我真的可以无理取闹的幻觉。

曾经在新闻事业热血而勤奋的大学同学,毅然绝然地进入了互联网行业。记得我坐在去往实习公司的公交车上和他聊天,他说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想赚钱然后享受。“破罐子破摔”这种情绪对他来说还并不熟悉,但看得出来,他仍然在努力地使用。

他指的什么,当然是指理想这一类虚无缥缈的东西。

2.

2017年6月,我面临大学毕业。高三时,老师们反复在我们耳边灌输,考不上大学12年的寒窗苦读就白费了,终于上了大学,做学生的时长终于变成了16年。

大学同学真的是我人生中非常珍贵的财富,我敢说,我的同学朋友没有一个不美好的。高中的时候,我老是喜欢说自己是根葱,后来大学终于把我调教成大蒜了,我挺高兴的。

吃散伙饭,有男生喝醉,有女生痛苦,有情侣舌吻。狼藉的餐桌,倒地的酒瓶子,踩扁的烟头,很多很多东西,在这一刻争先恐后地想被宣泄。

我不想哭,我觉得这不是结束,也不觉得悲情。但是,看到别人流眼泪,我的眼泪会不由自主滚下来。一流泪,悲伤就真的找上来了。

系里两个班仅有的一次聚会,跑到江边烧烤。水泥砌起来的台子,中间用铁丝网挖个空,让人想起小学时的水泥乒乓球桌。那天温度低,江风大,天很低,下一秒就要下雨。穿一件短袖的我们冻成狗还傻呵呵地笑,疯狂玩撕名牌,撕到最后恨不得动真火。烧烤搞得乱七八糟,最后还要仰仗隔壁叔叔阿姨,不知道吃个什么东西,吃得还有滋有味。

想起之前大家一起去孤儿院,临走时小朋友的哭声让人肝肠寸断。想起班里一起玩真人CS,帐篷底的小草很柔软。

和曾喜欢过我的人道谢,看到他脸上风轻云淡的表情,既觉得自己脑子有病,又松了口气。

和喜欢的老师碰杯,感谢她在一堆低头族面前,仍然认真地制作PPT,认真地讲课,认真地点名。

和人拥抱,和人跳舞,和人大笑,我不知道是为了提供回忆需要做这些事,还是我真的想做这些事,总之真的用力了。

想醉倒在融融的夜色里。

3.

2017年6月,下定决心不再做记者,抱着谋生的心态进入一家广告公司。非常幸运在工作上竟然也能认识简单纯粹的朋友C。C的简单善良,会让我想起以前看过的一部小说的主角观音奴,如果能看到C的灵魂的话,大概也是一个小婴儿。

在这家公司上班的时候,最幸福的事就是早上骑车上班的那十分钟。夏天的时候天很高,蔚蓝色的天与纯白的云分得很开,云朵又大又蓬松,让人感觉捏一下一定会立刻弹回来,又让人觉得很轻,边缘处淡淡的像是棉花糖的糖丝。要从一个高架桥下穿过,有时候要等很久的红绿灯,我会把这一段时间当成休息,一只脚撑地,一只虚虚地搭在脚踏板上,望着呼啸而过的大卡车小汽车发呆,思绪乱飘。

经过一个桥,早上看起来,这里很是平常。但这桥边的景色在傍晚时看起来非常美。夕阳缓沉,晚霞飞升,沿岸一侧是道路,一串灯光绵延到远处。稍晚时,还能看到纤细的月牙弯在丝绒一般的夜幕上,紧连着绸缎般的河水。

再向前,是一段长又长的直行路,偶有早出门的时候,道路上车辆还很少,视野前方都是一片空旷,道路两旁都有低低的矮墙,墙外是高速公路,甲壳虫大小的巴士车在我头顶飞驰,巴士车上面是无尽的蓝天。

盛夏时天气很热,但到夏末时早晨天气凉爽,骑车有微风,路两旁的新种的树虽瘦弱,但新亮。我会想象,自己正在太平洋的某个小岛上。

有段时间,路边在造高楼,我常常抬头看,穿着橘黄色工作服的建筑工人攀在光滑的玻璃面上工作。

很长一段时间,觉得快乐,也没有宏愿,也没有感悟。没有苍生需要我拯救,也没有真理需要我去探索,我像一个蜗牛一样躲在我的世界里,或许可耻,但我确实幸福。

直到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每天吃饭同事们都以咒骂老板为乐,其间的故事写出来既八卦又有趣。就在我快坚持不下去的时候,适逢裁员,我也乐得其所。

前一天回家的路上还在与同事忧愁,怎么办,感觉自己坚持不到过年可能就想要离职,没想到第二天就能拿着赔偿金走人。当时我说,感觉就像是,准备和渣男分手的我,突然被渣男的妈塞了一百万让我离开渣男。特别想一鞠躬,说声,谢谢您嘞。

4.

虽然和我设想的“奋斗”的2017年不大一样,但是过去的2017年依然值得怀念。自以为,学会放过自己也是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本事了。当然这也可能是我为了自洽找的借口而已。

不过就像李诞在《十三邀》上说的,怎么办呢,总是要活下去不是吗?

啊,说到这里,为什么气氛突然变丧?

2018年才开始一个月,因为一些有趣的事情,已经能预感会是比较不同凡响的一年。可能是因为进入了本命年。希望和我一样是本命年的小伙伴们,别忘了添置各方辟邪神器。

祝福大家2018年平安喜乐!

PS:之前在U吧提过的那位患病的学姐,与病魔战斗了两年半后,在2017年10月底离开了。那天在微博上得知这个消息,身处欢乐的宴席心却瞬间悲凉。后来想到,她不必再承受那些苦痛,其实是件好事,应该为她高兴,希望她在天国依然快乐依然天真。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