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火车开往陌路 _TOM段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火车开往陌路 
2018-02-06 11:11 有意思吧   

 

 

一如既往的下班,车站一如既往的多人,没花多长的时间便等来我要等的车,要是人也那么好等就好了。

我被裹挟在人群中,被人群带着走,像是贞子附身一样毫不费劲地飘着追上了车,不料,就在我行将上车的时候,被身后一位壮硕男人一脚踩到了鞋后跟。我脾气好,大人有大量,就不跟他计较,实际是怕打他不过,因为我掂量着他踩在我脚上的重量还不轻。我欺软怕硬惯了,一股脑就想往车里塞。

后面那个追上我,我以为他踩了人还要打人,却不曾想,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到我耳边:原来是你啊。我望向声音来的方向,瞧见一人,圆头大脑,原来是我初中的班长。

怎么踩的是你啊。他说。

我刚刚还想回头说,是哪个屌毛踩的我呢。我用逞能的语气面带笑意地说。

在茫茫人海中,这么多双脚,这么多只脚后跟,正好就被初中班长给踩到了。在那一刻,我仿佛原谅了偶像剧里男女主角所有狗血般的相遇方式。

在车上,我们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

这都能被你踩到。缘分这种东西,真的很神奇啊。我说。

是啊。他停顿了一下,说,前段时间有人还问我要不要在十周年的时候聚一聚。

很多事情我都显得后知后觉。听到十这个数字,我都不敢相信距离初中的初次相识,时间已经在我们身上碾压了十个年头。

现在大家都天各一方的,估计很难凑得齐吧。我说

能来二分之一就不错了。他说,估计很多来的时候,还得拖家带口的。

初中同学中,有几个已经结了婚,目前正处于忙着给孩子换尿布的过渡期。这几个中,女的又占了大半数。我们班的男生在这方面远没有女的有效率。也不曾问过她们,为何都这么着急着结婚生子。

也许婚姻并没有我这个婚姻困难户想得那么复杂。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自然而然便走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这个时候,就不是为什么要结婚,而是为什么不结婚的问题了。而若是在错的时间遇上对的人,虽不能说全错,但至少不是全对,这样的感情或婚姻难免是别扭的。如果是在错的时间遇上错的人,还强行走到一起,对于双方,都罪孽深重。也许,婚姻没我说的那么绕嘴,什么错的对的,只需彼此看对方都不算太遭罪,对胃部的考验不算太深重也便可以了。

大概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感受,以前那些怎么想都不可能比自己先兜售出去的人,眼见着都一个个找到了人,还都准备谈婚论嫁,有的都计划生二胎了,心里难免会有一丝丝难受。但事后一想,谁让自己不努力,不将就的。中国的婚姻市场,那些被逼急了眼的,哪个不是以跳楼价出售的,人若真被逼到了那个份上,豁出去,蹬鼻子上脸的,天天下班时间到公交站蹲着,遇到女的就问,结婚不?生孩子不?还愁嫁不出去,娶不到媳妇吗?这话听起来虽然有些耍流氓,但理大概是这么个理,人要是努着劲专心干一件事儿,事儿总能办成。愁嫁愁娶,只能证明还不够努力,不够“端正态度”而已。

 

《深夜食堂》里面有一集,有三个女的总会搭伴一起来大叔的深夜食堂里,一个点鲑鱼茶泡饭,一个点梅干茶泡饭,一个点鳕籽茶泡饭,三个常聚在一起谈论那些关于男人的话题。一次,三个女的刚从别人的婚礼回来,点了各自的茶泡饭,开始谈论今晚的新娘笑得多么幸福,一个提议不如我们去相亲如何,另一个附和,第三个听到他们“没出息的”提议,有些义愤填膺地说,“相亲会,那是什么玩意儿,怎么能就这么妥协了呢,我们不是要追求纯爱吗,不是要一直追求电影里面的爱情吗,在这放弃怎么行呢”。最后变成三个女的同仇敌忾的近乎呐喊地说,“结婚?狗屁!相亲?开什么玩笑!决不妥协,纯爱!纯爱”。后来,鳕籽茶泡饭回乡下相亲去了,梅干茶泡饭和鲑鱼茶泡饭因同一个男的大打出手,最后,茶泡饭三姐妹重归于好,又开始一边吃着茶泡饭,一边聊着不三不四,不清不楚的男人,一边呐喊着纯爱了。

扯得有些远。说回跟班长的久别重逢。

我说:我妈最近老灌输我一个思想,要我先在深圳关外供套房子,你妈有没这么催你啊。

他想了想,说:她倒没这么说。她只是说,你没房没车的,看以后哪个女的敢跟你。

要是那女的因你没房没车,就不跟你,这样的女孩,不要也罢。我说。

话也不能这么说,毕竟哪个父母都想自己的女儿过得好。

我说:那也不一定。要是女的执意嫁给你,纵使你没房没车,父母一开始可能会执拗一阵,如果女儿抗争到底,父母也不至于绝情到那份上。

在世俗世界里泡惯了,思维难免惹上点福尔马林味。有的时候是,我们改变不了世界,而世界却轻而易举地改变了我们。最好的情况是,让世界以最缓慢的速度改变我们,这样,我们便能争取到足够的时间,潜移默化地改变世界了。就像一对小夫妻,房子是租的还是买的,都丝毫不影响小两口的幸福生活,这也算间接让自己的爸妈看到:房子车子TMD没那资格评判我们的幸福。

而且,买房供房在我看来的另一可怕之处在于,在未来的几十年里,你的生活瞬间变得清晰无比,就是要为这套房子努力拼搏。我很怕这种确切的目标与十足的束缚。我怕,所以自始至终抗拒。

又扯远了。说回初中同学聚会的计划。班长说他一想到要组织聚会就觉得心烦。是啊,他不烦我都替他烦。要拉着扯着凑到一起,真不是件易事,到最后,说不能来的最后来了,这是好事,最可恨的就是当初说能到的,最后连个影儿都没有。

十年,十年,耳边响起陈奕迅的十年。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十年之后,最好还是朋友,就算不是,也总可以像在火车上,因为无聊而闲聊起来的陌生人一样吧,火车外,一棵棵树以告别的姿态往后快速地倒去。

火车到站,陌路之人,再见了。若有缘再相见,则道声再见,若是无缘,也该应景地道声再见的,好做日前日后美好的念想。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