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我若死了,你会怀念我多久? _TOM段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我若死了,你会怀念我多久? 
2018-02-06 11:12 有意思吧   

 

 

于娟的《此生未完成》,我在刚生病的那一年看的第一本病友励志书,里面的很多医用学名基本看得懂,边看边研究。如今回想起来,记忆中的文字慢慢模糊,但阅读时的那种感觉还在,“买车买房买不来健康”。

每个人都以为可以活到白发苍苍,甚至担心自己的容颜随着岁月的变迁而老去,可是,你们害怕的却正是我想要的。朋友问我,你最近有没有迫不及待的那种愿望?我说有,就是想看见几十年后的自己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样子……

前几天,去旅游了。国庆节的人没有想象中的多,大概是因为受台风的影响。小花与我汇合的那一天,我的心脏剧烈地跳动,那天“彩虹”登陆各大沿海。不怕他飞机误点,就怕他坚持来的路上会被风刮跑了,那一夜,我几乎没合眼。庆幸的是,我们乘风破浪,安全到达目的地,不禁双双感叹,活着真好。

六天来,没有一刻停留,只有我们想不到的,没有我们做不到。上山,下海,感受人文,吃当地美食,那一片土地,那一片海洋,留下了我们匆匆的足迹。我还胆小,所以不敢在这里说我们到底去了哪里,我怕小花会看到。不是怕他会离开我,而是怕他不离开我,怕他会难过,然后更加心疼我,怕他着急的样子,怕他看我的眼神。我也怕我自己,一直以来坚强的外表在被揭穿的那一刻,会远远地离开小花,不再见他。

回想起刚开始和小花在一起时,我对他说:

“小花,你和我在一起,是你上辈子造了孽你知道吗?”

“你说错了,遇见你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气,然后,我丑,你瞎,所以,便在一起了。”小花总是在我耳边叨叨,说一定是他家祖上烧了高香才会遇见我,若不是现在的生活艰辛,他多想现在就娶我。

我怎会嫌生活艰辛,只是,我该如何开口告诉你,我无法与你相伴到老。

这段时间说来也怪,前男友和他妈总会时不时地给我发信息。对于长辈,小花告诉我,要礼貌。所以我会告诉前男友妈,我很好。但是我内心是不想再收到他们的信息的,是他们抛下了与死神斗争的我,如今却又问我过得好不好,身体是否还健康。

可怜我?同情我?还是为他们自己过去的行为良心感到极度不安?这都无所谓了,关键是,我每次把自己当个健康的人去生活的时候,冷不丁地被他们的信息拉回现实,我还是个病人!我说:

“小花,前男友妈又给我发信息了。”

“她为什么又给你发信息。”他看上去郁闷极了。

“大概是怕我死了。”我飞快地嘟囔一句。

“你说什么?”

“哦,没事,我是说大概是我太好了。”

“……”

我对小花说:“若将来嫁得小花良人,谢前任叉叉不娶之恩。”小花就在那里一直笑,问我哪里学来的话。

我对小花说:“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怀念我,会不会记住我很久。”小花说,他会立马找别的姑娘好好过日子,所以劝我先别死,要好好活着。

我对小花说:“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帅哥,也有很多有钱人,可你是独一无二的,所以我才喜欢你。”往往这个时候,他会大叫,可我想做又帅又有钱,然后顺便对你好的那个人啊。

每次拍照的时候他都会很苦恼:“阿布,为什么我这么丑,哎呀,真是太丑了,愁死我了!”

“是啊,你真的好丑,这样刚好衬托我貌美如花。”每次回头翻看相册,有小花的地方,我会笑出眼泪。

以前只想和家人在一起,快快乐乐地生活,无畏生死,用老妈的话说我,就是活得太放肆。可是,自从遇见了小花,我开始怕了,我想活得久一点,欲望就像一个无底洞,得到的越多,渴望的就越多。

由于身体原因,有几天极度不舒服,看到小花剥虾,洗碗,洗衣服,低头认真做事的样子,我的心里装满了忧伤,我要对这个人更好、再好一点,才能对得起他。

以前闺蜜总是说我:“阿布,你已经活成了你嫁的人的样子了。”在同事,朋友面前我是那么强势,那么严谨,像野草一样生活的人,可在小花面前,我变成了孩子,放空自己的脑子,放松自己的四肢,有他在,我很安心。

旅游那几天,小花问我:“你爸妈为什么不给你打电话,难道你出这么远的门他们就不担心吗?”

“担心啊,我爸每天都给我发微信,评论我朋友圈啊,若我没有更新,他们就会打了。”我爸妈不知从何时起对我很是放纵。

“那他们难道没问你和谁一起旅行吗?”小花太好奇我家那两个老人家了,为何如此对待自己的女儿。

“问了啊,我说和朋友,特别要好,关系不一般,而且,我交的朋友他们都很放心。你不是知道的吗?他们有好几个干闺女呢,喜欢得不得了,而且啊……”

“我是说,你就这样和我出来,他们都不问男女,就这样让你坐着飞机到处飞?天气又那么差!”小花有点急了,他大概无法理解,为什么他们这般放心。

其实,我爸妈自从我生病后,便任何事都依着我来了,只要我想要做的,哪怕是极具挑战的事情,他们都会支持我。至于是男是女,我爸妈不是傻子,每天通到半夜的电话,他们估计也猜到了。我们心照不宣,是因为我们都怕这是一段泡沫一样的爱情,若没有了希望,便也不会有失望了。

我对小花说:“因为他们相信我所相信的。”

我一个小学妹叫小井,她最近病了,每天朋友圈里都显示着她吃药的状态,我问她为何都快一个月,还没好。她说,得吃两年中药,中药能吃好的病,多好啊。她说,学姐,我还有机会,两年而已,有些人,却已经没有机会了。我不知道她说的有些人里面包不包括我,不过,我觉得我还是有机会的。哪怕是多活两年,一年,或者半年,我都是幸运的。

《分手合约》、《被偷走的那五年》、《滚蛋吧,肿瘤君!》,白百合成了这一系列电影的专业户,不知道我会上演哪一个系列,就像熊顿一样,我把每一天都当作最后一天去快乐的生活,我不会埋怨,不会哭鼻子,不会像以前那样张牙舞爪,但我会舍不得。

以前和阿M讨论过我的病,她是唯一知道我的人,她姐姐和我一样,坚持没几年,用现在比较流行的话说,如今坟头上的草都有两米了,哈哈。她问我怕不怕死,我说,怕。我怕我的家人会悲痛欲绝,我怕他们在没有我的日子里孤独,我怕我舍不得所有我爱的人,我怕你们很快就会忘记我……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