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难道驾校教练都有毒? _TOM段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难道驾校教练都有毒?
2018-02-13 11:43 有意思吧   

 

 

最近室友忙着补考科目二,每天脸色阴沉怨气爆棚;前两天和一个朋友聊天,讲到考驾照这件事,她一脸哀怨地跟我说:“虽然现在拿到驾照了,但有时候午夜梦回,又梦到自己倒库挂了,真是太恐怖了。”

太恐怖了,这不仅仅是“倒库”问题,想想考驾照这条路,实在是可以掬一把辛酸泪。

出于价钱便宜和方便学车的考虑,我准备报大学附近的一所驾校,走路去大概十分钟就可以到。因为我想着要找一个同伴一起练车可以方便些,又听说社团里正好有一个妹子也报了这所驾校,我就说,“要不咱们报一个教练吧”。于是,从这个决定开始我们俩就双双开始了一场可怕的考驾照之旅。

01

第一次见姜教练,就被颜值震惊,我后来想要是当时没用“人不可貌相”这句话说服自己,直接因为教练太丑影响学习心情为由转身就走,会不会我后面就会找到一个好一点的教练,也不用受那么多罪窝那么多火。

教练姓姜,头顶有个圈里面有寸长的头发,其他的头发都剃光,看上去好像头顶上顶着一个圆盖子。后来我发现很多教练都留这个发型,看起来他们的头都贼溜圆。姜教练黑黄脸,小眼睛,眼睛下面有两堆横肉,他一说话我就怀疑这两堆肉跳啊跳可能会从他的脸上逃走。当然,还有一个圆滚滚的大肚子。

练车的时候见的教练多了,觉得这的教练好像都长一个样。以至于后来,我在路上看见嚼着槟榔、圆盖发型、大肚子,偶尔脖子里挂一个金链子的人,别人都觉得会不会是混社会的,我的第一反应都是这人可能是个“教练”。

先报名的妹子大一上学期就报了名,但是就一直搁置着没有参加考试。我是大二下学期报名的,但是姜教练方面沟通拖拖拉拉,科目一考试大三上学期才完成。

科目一结束后,我向姜教练约时间训练科目二。我每次在微信上问什么时候可以去练车,他就说最近忙过两天吧,等我过两天再去直接问他:“明天可以练车吗”,他又说:“明天有学员考试,要送考”,如此一而再再而三。

后来我才知道,姜教练收的学员太多,又到处喝酒聚会,老学员带不完但还要不停地忽悠新学员,以至于人满为患,他只想拖延你练车的时间。

终于有一天我问他的时候,姜兵说:“你明天下午直接去P驾校吧,去找一个姓高的女教练,就说是我的学员。”

我第一次去P驾校,并没有看到什么姓高的女教练,我坐在简陋的凉棚下等了一会,秋老虎作祟这时候的太阳还是毒辣辣的。

不知等了多久,高教练的车驶进驾校,旁边两个男生也站了起来。高教练画着两道标准横眉,大眼睛,如果不瞪人的话还是挺漂亮的。我们三个人跑到教练面前,结果高教练眉毛一横,说自己有事先离开。留下我们三个人在太阳底下面面相觑。

我和一个男生都是完全没碰过车的新手,另一个男生学过几天。于是,我们俩在“老手”的指导下学会了启动车子,踩离合和踩刹车。“老手”说要自己试试倒库,我们就下了车,站在旁边看着他把车开上了水泥桩。

终于高教练回来了让我们练稳速,大概三百米的一条长直线,前后为一轮,一人两轮。等我们都练完,发现又来了四个学员,于是下车换人。然后我们就等啊等,等到日落西山,本想上车再练一轮却迎来高教练的一句:“好了,今天就到这啦,明天再来吧。”

第一天练车就以正式练习时间不超过15分钟结束了。

第二天下午去练车发现还是有七八个人,踩了几下离合,高教练就让我们几个先去练习打方向盘。要说这里的天气实在是醉人,真正的随机播放模式:昨天还是艳阳高照晒得人不停出汗,今天却又是北风呼呼吹,让人措手不及。凉棚下面放着一个铁质的方向盘,底座已经生锈,圆盘被摸得无比光滑。

这个铁圆盘摸起来冰冰凉,我心不在焉地打着转盘。有个阿姨也是学员坐一边说我打得不对,我按照她的样子重新练习,然后和其他准备打转盘的男生说了几句话。

不一会,高教练让我上车练习转弯。我的反应很差,手很不协调,她很嫌弃地说:“你这方向盘怎么抓的呀,你看看你,有你这样打方向盘的吗?”又说:“你会不会弄啊,有没有脑子?啊呀,不是这样的啊!”

说是这样说,她也根本没有抬起她的贵手指导我一下。

我感觉到她在用她的大眼睛瞪我,大黑横眉和鲜红的嘴唇都变得狰狞起来。我很怂的,加上又气又烦,这么一说我更加无法集中注意力了。她让我往左边转,但是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往右边打了,最后她说:“行了行了,你赶紧下去吧。”

我相信自己肯定是一脸便秘的样子坐在那里“打太极”,很快一个男生好像也被骂下车了。他抱怨:“教练骂我了,还说你也打得很差。”嗯,我承认,但是没想到还有后面一句,“她还说你刚才根本没认真练习,老是和男生说话,到时候车没练出来倒找个男朋友回去。”他说完耸了耸肩。

我的天,我现在不是要生气,我是要炸了。

这这这,这跟某些人一起争论就要扯到对方乱搞男女关系有什么区别?要是我真在撩小学弟也就算了,我敢做敢当。说我技术差话难听点,但我也认,这给我捏造莫须有的罪名是什么意思?

我一看还有很多人等着练,心里想今天第二次上车也是不可能的了,赶紧拿上包蹬蹬蹬走了。我怂,离你远点还不行嘛。

因为有两天非常不爽的练车经验,我后面约车也没有之前那么积极,大概一礼拜后才又问高教练什么时候可以练车。结果,高教练让我去找姜兵,我去找姜兵,姜兵半天不回,回了又让我找高教练。

我就像一个皮球被踢来踢去,一边烦躁抓狂一边对他们俩人的关系产生了好奇。老学员跟我他们俩是夫妻,姜兵又称她是妹妹。后来知道,他们确实是夫妻,但是等我大三下学期再去练车的时候,有八卦说他们俩离婚了,分割财产一人一辆教练车。

嗯,练个车跨越了一场婚姻的破碎,有点心疼自己。

大概被踢了半个月之后,姜兵终于说明天可以练车。第二天露水还没有被惊醒,我准时6点等在校门,慢慢的,清洁工出来了,晨跑的人出来了,而姜兵的车根本没有见到一个影子。直到7点半,灰扑扑的白色教练车出现了。

又拐到另一个学校接了两个学员,绕到一个野生训练场,三人练了一个上午。还没开始练,姜兵伸手拿走50块钱。最开始交钱的时候我少50块钱现金,我随口说之后再给吧,我本想教练肯定会卖个人情这50块钱就算了,没想到,是我想太多。

上午练习结束后,我们问他明天练吗,他只说6点准备早上等他通知。据车上两个学员所说,她们为了以防姜兵早上练车,为了漂亮一般都5点钟就爬起来化妆,但是经常是8点左右才说不练车,她们就赶紧卸妆回去睡。

我除了对姜兵的不靠谱翻白眼,也是要感叹一声姑娘好毅力。

这次结束之后,第二天当然没有通知我去练车。再后来,不断地约时间,不断地被告知:忙、要考试、过几天、忙。简短的微信信息之间时光飞逝,期末考突然就来了。

02

这场撕逼大战是势必要来的。

大三下学期还没开始,我就紧锣密鼓地催着姜兵约时间,还好开学没几天我就去练车了。被通知这次练车的地方不是P驾校也不是那个野生训练场,又是一个新的H驾校。开始姜兵让我直接去找他,我跑到P驾校左等右等人不来,打电话他又说:“谁告诉你我是在P驾校了,你赶紧到XXX这边的H驾校来。”

坐着公交七绕八拐到了H驾校,有个同校的女生叶子和隔壁学校的女生盆盆。姜兵说,以后就我们三个一组一起练,“我给叶子发通知,她再通知你们,到时候你们来就是咯。”喷了我们一脸槟榔味。

六月份天气日渐炎热。姜兵开始教我们S路。虽然我们的练车次数都不一样,叶子和盆盆练习科二比我早得多,但是现在都被强行纠正到同一起跑线上了。

姜兵坐在副驾驶座位上龇牙咧嘴地骂人,真要教又教不明白。盆盆走S路,有个弯没转好,他张口就来:“哎,你在想什么啊?我说的话你没有听吗?是不是一天到晚想你男朋友啊。”

我坐在后面腹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怎么还会离婚?

这些倒也就罢了,像那些老学员说的,骂着骂着也就习惯了,最受不了的是时间被白白浪费。我们都是“手忙脚乱”的大三狗啊,忙着找实习的阶段里一边翘着课一边忍着痛经练车,就是想把驾照早点考完。

每人跑两次S路,姜兵就说天太热了,车子引擎发烫要停下来歇一歇。他把车停到阴凉处,车前盖打开敞着,脚翘在方向盘上,拿着手机看电视剧,然后就“呵呵呵”地笑。

我们乖乖地坐着,盼着车子引擎凉快了我们能抓紧时间趁天黑之前再练一会。等太阳低了,车子凉了,姜兵悠悠地来一句:“好了,今天就练到这里吧。你们就回去吧。”

我真的是一个大写的微笑表情。

隔着日子练了两次,第三次平时习惯迟到一个多小时的姜兵整整迟到了两个半小时,我还是故意稍晚一点去的,最后还是等得炸毛。虽然知道没什么用,但等待的时间里我们都在网上投诉姜兵。一翻网页发现投诉他的内容非常多,感叹自己太蠢当初没有多了解一点。

期间给他打了三个电话,前两次都说马上就到,最后一次竟然质问起我们来了:“你们这是什么态度啊,你们这态度不对啊,一直打电话来什么意思?”

于是,等姜兵来的时候,我们自然而然地吵了起来。最后的结果是姜兵把我们推到一个姓马的教练那里。临了还不忘诅咒我们一句:“你们这种态度,是练不好车的。你们看看,那些考试挂的都是态度有问题的人。”

第一天到马教练那练车,感觉是前脚出虎穴后脚入狼窝。马教练的年纪可以做我们的父亲,皮肤很黑,剃个光头。据说,和姜兵撕的学员都被推到了这里。他说以前姜兵那一套要全部放弃,到他这里就全都要从稳速重新练起。

重新稳扎稳打地练挺好的,不过刚上车一分钟我便如坐针毡。盆盆在前面踩着离合,马教练不时地帮她修方向盘,但是每一次马教练的手都正正好好地放在盆盆的手上。我和叶子坐在后面交换了一个痛苦的眼神。三个人都被摸了一下午的手。

不过,除了喜欢在修方向盘的时候喜欢摸女学员的手,马教练的教学很清晰易懂,而且从来不会阴阳怪气地骂人,练了一段时间,觉得自己是真的会开车了而不是凭感觉瞎倒腾。

03

最后,科目二挂了一次跟着马教练交了补考费继续练,第二次通过,练科三又换了个教练不过人不错,心情好考试也顺利,我终于在大三下学期末拿到了驾照。那个先报名的妹子科目二挂了两次,搁置考驾照,跑到日本交流去了。

挂科目二的时候,为了补考再去训练的时候真是很烦躁,心里极度排斥驾校,想着:“真的真的不想再来这个鬼地方了。”

我后来知道考场为了利益会把科目二考试的通过率控制在50%左右,为了保证这样的通过率考场里自然掺了不少“问题车”。而我考试时抽到的那号车恰恰就是辆“问题车”。

除了考场黑幕,练车时还有各种名目巧立的费用,看考场要交钱,开空调要交钱,补考要再交课时费,科目三不想让姜兵带也要重新交钱。最开始签合同时候说好的“全包干”呢?根本没有,不交不让你练车。

从前到后,我被姜兵的老婆、姜兵、马教练、带科三的刘教练带过,练科二的驾校去过四个。我是因为姜兵是P驾校的教练才报的名,结果我的学籍却是在一个场地都没有的X驾校。原来,这边的教练一个人在好几个驾校都名额,打着各种旗号招人。姜兵到处乱窜,我考科三前一天找不到他人还差点没拿到身份证。

不过,我的驾照总算是拿下来了。

还有各种奇葩的教练,让你前前后后练不到五次就让你去考试,故意让你挂科再让你交钱;有教练大做广告以低于其他教练的价格吸引你进来,但却迟迟不让你练车。

而这些被欺负被蒙骗的往往是学生,学生都太愚蠢,愚蠢得总是轻易相信。有人拿着教练的罪状向驾校校长投诉,校长不会搭理;有人直接诉诸法律,牵牵绊绊,一只无形的老虎压得你案子无法成立。

当地还有一家和几所大学紧密合作的驾校因为老板卷钱跑路,无数交了钱的学员就这样被“堂而皇之”地晾着。教练被拖欠工资说自己也是受害者没有回应,紧密合作的学校方面没有回应,驾校剩个空壳没有回应,政府不关他们的事没有回应,那些大学生阿姨大叔跑去静坐仍然没有回应。

糟糕的教练背后是糟糕的制度。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