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其实感情这码事,我真的不懂啊(6) _TOM段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其实感情这码事,我真的不懂啊(6)
2018-02-25 11:59 有意思吧   

 

 

(1)

告白事件之后,我和那个人还保持着朋友关系。

然而我开始纠结。

好想跟他聊天啊。好想跟他聊天啊。可是我们本来就没有什么话题好说,之前都是他找我聊天,扯东扯西,我也乐得接着他的话题说,没完没了地继续下去。然而现在,费尽心思寻找话题的变成了我,而他并不愿意继续聊下去。

话不投机半句多。

那天我数不清多少次对着他的头像发呆,然后给他发了消息。

他回复得简短,我不知该如何继续。

拿着手机走在学校的路上,我鼓起勇气,问他要不要出来闲逛,然后意料之中地被拒绝了。

我走到体育场上,躺在足球场上看星星。

“我现在在体育场上看星星呢,这里星星好少。”

“哇哦,这可不像是一个死宅做的事啊。”

“但是很中二不是吗?”

我聊天的对象是在app上刚刚认识不到一小时的小伙伴。才刚刚认识一小时,我们便可以滔滔不绝地聊上几个钟头,完全不害怕找不到话题。

但是,与他聊天的时候,明明只是普通的闲聊,却感到满满的尴尬和无语。

这都是我的错吧。因为太在意,所以反而不会说话。

“顺遂心意就好,别管别人怎么想。”他给了我这样的建议。

我苦笑两声。如果要是顺遂心意,估计你会被我烦死的。

因为我的眼睛几乎无时无刻不在追随着你啊。

(2)

四月是个多灾多难的季节。那几天,体检找不到医疗证,然后弄坏了体重秤,被班长的玩笑搞得火大,却因为愚人节的原因不能发火,等等一系列的意外事故,让我感觉四月对我不友好。

四月对他更加不友好。那天他参加足球队训练,然后就坐上了轮椅。他给我的说法是“高速运球中摔倒”,总之要静养半个月。

知道他没什么大事,我觉得松了口气。然而他并不是很高兴,原因是室友对他的态度。

谁不希望自己生病的时候,喜欢的人来关心一下自己啊。

但是室友并没有。我能够理解她,一是因为她不希望他再对她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二是因为她忙着一段新的恋情,脑子里全都是粉红色的,哪有空来管一个自己并没有兴趣的男生呢。

室友问我,她是不是做得有点过分。我说是,你好歹也改稍微关心一下他吧,这货伤得不轻。

室友说,还是你来吧,我给他造成的伤害,就靠你来弥补吧。

我还是苦笑。我就算用最深的爱意安慰他,也比不上你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啊。

不久后的一天,我悄悄告诉他,室友可能有情况了。我承认我有私心,我承认我想让他快些放弃,可是他没有。

人啊,不见棺材永远都不掉泪。

有天聊天,他隐晦地问起我的感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是你奶奶去世那段时间吗?”他问。

“比那早得多。”我回答。

“就好像玩一款游戏,刚开始是困难级别,明明想要放弃,却沉迷其中,但有一天突然告诉你,其实难度是地狱级的,这谁受得了啊。”

“你还好意思说,你把难度调到地狱级别了,叫我怎么玩啊。”

我看着这条消息,愣了。

“喂,你怪我做什么啊,这难度上涨又不是我的错。”

“你都告诉她你喜欢我了,这游戏还有得玩吗?”

我平生最讨厌被人冤枉,心急之下,居然跟他说了实话。

“如果不是她已经有男朋友了,我到死也不会告诉她。”

那天晚上跟他硬是聊到半夜两点钟。我不会安慰人,因为我认为那些都是废话。什么没了她你也一样过啊,你要赶快振作起来啊,天涯何处无芳草啊,她有什么好的你之后会遇到更好的人啊,为了一个女人不值得啊这些话,明明他全都知道,我为什么还要再说一遍呢?

可能这也就是我的缺点,至今无法改掉。

我只是告诉他,这件事我无能为力,我希望你快点振作起来,但是这全都要靠你自己,还有时间,外人是帮不上忙的。

他回了我一句,你果然不会安慰人。

他跟我道歉,说让我费心真不好意思。

我不明白,就问他,你觉得她应该跟你道歉吗?

他说,她欠我的。

可是我并不觉得是这样。也许她的处理方法真的欠妥,可是感情这种事,根本不是付出了就该得到回报。

你喜欢她,而她不喜欢你,是她的错吗?

可是你又是做错了什么,才会每天为此难过?

根本就没有对与错,有的大概只是机缘巧合,阴差阳错,百年好合或抱憾终生。

聊到一点钟,我下床上了个厕所。

另一个室友还醒着。

“你还没睡啊?”

“没,稍微有点事。”

“XX怎么了?看他发的动态不太好的样子。”她问我。XX是他的名字。

我长叹一口气,瘫在床上。

“我真的不知道我做的是对还是错了。我到底该不该告诉他?”跟室友讲了事情经过,她也叹口气。

“早晚的事,你不告诉他,他也早晚会自己知道。”

是啊,如果我不告诉他,如果我一直不告诉他,他也许还在提前两个月准备给她的生日礼物,也许送出礼物的那天,发现她早就与他人两情相悦,不是更让人难过?

可是……我总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3)

几天之后,出事了。

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那天室友跟我说,拜托你,帮我跟他道歉吧。

我没有问那天他为什么想找我室友谈心,也许就是想把话说开,于是两个人去了体育场闲逛交心,本是件单纯的事情,但是由于室友的男朋友,这事变得不单纯起来。

那男生爱室友爱到痴狂,像是欠缺了最基本的判断力一样,或者也许是因为异地恋本身就是件缺乏安全感的事情,他敏锐地察觉到室友有事瞒他,三言两语之后就套出了室友的话,然后大发雷霆。

一番逼问之下,室友把某人的电话号码给了男友,她担心男友会说什么伤害他的话,便叫我替她道歉。

啧。怎么每次都找我。上次她误会前男友跟踪她,害怕到不得了的时候,也是要我帮忙去说清楚。上上次寝室里的仓鼠自相残杀只留一张皮,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要我给她男朋友打电话送走仓鼠。

我本就不擅长与人交际,接到这种委托更是让我一个头两个大。

于是我硬着头皮,给屏幕那边的他发了一个“嘿”。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发现了他发来的几十条未读消息,从凌晨一点钟到凌晨四点。

他几乎一夜没睡。

 

责任编辑: 江昕 TQ001
责任编辑: 江昕 TQ001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