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帅逼的英雄 _TOM段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帅逼的英雄 
2018-02-07 15:16 有意思吧   

 

文 / 七佛

前两天,我妈打电话给我说,昨个儿你爸找我商量,说要不要给你相个对象?

我说,我爸就这么想把我扫地出门?还是他在他的一群狐朋狗友已经物色好小兔崽了?

我妈说,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你爸怕你下手不快,好男孩都被其他人抢走了。

我一听,真真是把我心中的三千弱水感动成浩瀚汪洋,还带十二级龙卷风的那种。

平日里我们家贼老头就知道在麻将场上指点江山,没想到竟然心中还为他的贼闺女藏着小九九。

01

我打小骨子里就透着硬汉的气质,自然就不喜欢我妈和贼老头再为我上大学这种芝麻大的小事而操心。

因而在去外地读书的那天,我果断地拒绝了贼老头的一腔热情,一个人提着装满春夏秋冬衣服的行李箱,单枪匹马闯荡在苏州的小桥流水中。

刚到苏州学校报到不到三天,贼老头就用qq给我发信息说:“闺女,你的零花钱够用吗?”

我说,钱肯定是够用啊,像我这种粗糙的汉子,一不用化妆二不用买包三能自己兼职赚钱,怎么可能会穷途末路呢?

贼老头说,闺女,千万不要死鸭子嘴硬,你是什么货色老爸心里还是有谱的,就不要藏着掖着了。

该吃吃,该喝喝,该买买。老爸不要求你招蜂引蝶,只希望你盛开成一朵花。

我捧着qq的聊天页面,眼冒泪花,总觉得贼老头会在下一秒说出,闺女,你银行卡号是多少,老爸马上掏出票子资助资助你。

结果,贼老头在我感动的第三十秒后,又给我发了一条信息,说:“要是真缺钱,就厚着脸皮向你妈要。记住,脸面不重要,硬骨头不重要,生存才重要。”

什么?我的眼泪瞬间逆流而上,一脸懵逼地感叹道,贼老头到底还是舍不得向我贡献出他小金库里的票子。

02

这世间有两种人容易成功,一是傻子二是疯子。不过,我们家聪明的贼老头就不属于这个范畴。

贼老头开辟了一条聪明人的新路,凭着小学的数学水平,勉强混了个建筑工人的小头目。

贼老头比我大二十六岁,虽个头只高出我一根一次性筷子。但他的脑袋瓜子转得比小时候爷爷做的纸风车都要快,时不时就冒出赔光钱不偿命的鬼点子。

最后,英俊的贼老头就只能随着农民工大队伍四处流浪,风吹日晒。

经过用两只手都数不过来的“寒来暑往,秋收冬藏”,贼老头毫无意外地从一个肤白貌美的英俊小伙儿蜕变成了一个黑得如煤球的糟老头子。

每次家里开茶话会,我们都会把贼老头奚落一番。而贼老头每一次都化身说书先生,给我们讲些睡前故事。

那故事不是安徒生童话,也不是格林童话,而是八路军是如何拿着大刀砍鬼子,牌桌上是如何出老千的,数学天才是怎么炼成的,怎样才能钓到十斤重的鲤鱼,以及类似小白龙探母的民间故事。

贼老头也总是会在我的耳边吹嘘他年轻时候的英勇事迹。贼老头说,他十七岁的时候就开始在社会上浪迹,以致于每次回家都教我些稀奇古怪的玩意。比如,怎样接烟。

贼老头说,发烟者一般会拿两根烟在手中,接最外面的烟说明你是在白道儿上混的,接最里面的烟说明你是黑道儿上混的。

后来我问贼老头,你这么牛逼,那为什么会在十七岁的时候辍学了?

贼老头说,当年一百分的试卷,数学考了九十五分,语文只考了二十分。

我说,得亏你语文考了二十分,不然真成了社会的祸害,俗话说不怕没文化的流氓,就怕有文化的流氓。

03

有一次,我妈给我透露说,当年我还不能撒开脚丫子跑的时候,贼老头总是架着我到处溜达,有时候去河边钓鱼,有时候去棋牌室打麻将,结果每一次回来准会把我弄丢。

我大惊,我爸不会是输钱拿我抵债了吧。

我妈说,那倒不是,主要是你爸赢了钱,就喜欢嘚瑟,一嘚瑟就找不到东西南北,找不到东西南北,顺带就把你给忘了。

尽管贼老头有些不靠谱,但我还是像崇拜从战场上凯旋的英雄一样崇拜着他。

我打小就喜欢跟着贼老头后面混,不是混在烟熏缭绕的牌场之中就是半夜走在荒郊野外。

我记得有一次,贼老头把仍然年幼的我从睡梦中摇醒,压低声音跟我说,闺女,要不要跟着爸爸去干一件大事?

我当时心潮澎湃,问道,什么大事?

贼老头很是神秘地说,跟我来。

于是我蹑手蹑脚地跟着贼老头在万家灯火熄灭之后偷偷地溜出房门,那偷偷摸摸的架势就像是大小两只劫富济贫的义贼。

我拿着小电筒穿着小鞋踩着贼老头印在月光下的大脚印,淌过泥泞小路,翻过高我半截身子的杂草,终于到了一条长满芦苇的河边。

贼老头负责赤手空拳地拨开芦苇寻找肥美鲤鱼,而我则负责打着电筒给贼老头指一条明路。

指着指着,我就不顾在河水中瞎晃悠的贼老头,而是打着电筒三百六十度旋转,时不时看见有黄鼠狼从杂草中一跃而过,又时不时地抬头打灯照天空,数着天上的星星。

在我自娱自乐了好一会儿,贼老头才扯着嗓子喊,闺女,打灯,打灯。于是我立马回到了与贼老头并肩作战的状态。

04

在我如小人书一般的记忆里,贼老头演义英雄的一幕幕像葡萄串子一样挂满我的脑海。

我记得我很小的时候,贼老头轻拍我的背,笑着跟我说,闺女,看,爸翻一个空跟头给你看。于是贼老头就真的像孙悟空一般当着我面翻了个跟头。

那个时候,贼老头抱着我一起逛街,带着我一起抓彩票。贼老头总是会说,大赌伤身,小赌怡情。但贼老头这情一直从二十来岁怡到过半百。

贼老头的字写得非常好看,那时候在笔记本上抄歌词,贴明星贴纸非常流行。

那时候,我喜欢追风,就让写得一手好字的贼老头帮我记歌词。贼老头蹲在我的小书桌旁,边抽烟边看着电视剧帮我抄了厚厚的一本歌词。

那时候,露天电影风靡整个村子。贼老头一直是走在时尚前沿,什么新鲜事都喜欢凑一脚。

像看电影这种稀罕玩意,贼老头当然不会放过,于是伙同我和弟弟背着我妈一起去看露天电影。

那时候,我们家有猎枪,有九节鞭,有弹弓,有关武术的书籍堆满了小阁楼。

贼老头,爱看金庸小说,古龙小说,梁羽生小说,练就了一身江湖义气。我老妈说,要是贼老头没有点义气,早就抛妻弃子去少林寺学武功了。

至此,我越来越钦佩这个把我养大的英雄。被此等英雄人物的熏染,我就长成了一枚有勇有谋,独立自主,智商超群,有点文化知识的女流氓。

05

大学的最后一个暑假,我第一次坐火车回家。到火车站那会儿,贼老头给了我来了九个电话。

我在候车室里刚接到第十个电话,贼老头说,你人呢?你怎么不接电话?

在我刚要解释时,贼老头又说,火车站小偷特别多,你小心一点。

我说,没事,我一个大活人,谁敢偷我?

贼老头说,你我倒是不担心,我只是担心你手中的手机,那手机百而八千的,可值钱了。

我瞬间感觉又着了那贼老头的道了,想逃都逃不出来。

今年六月,我终于脱下了一身学生的行头,成为一个真正有胆有谋的社会青年。

我刚要喝些啤酒庆祝时,贼老头的一通电话扫了我的雅兴。他说,闺女,你的毕业证买到手了吗?

毕业证?买到手?我说,毕业证太贵我还没买,等什么时候打折我再过去买。

贼老头说,那要等到什么时候?直接去抢不就好了。说吧,要不要老爸我为你两肋插刀?

我说,这个可以有,不过你要答应我,以后千万不要为了我妈插我两刀。

贼老头说,可以可以。我听你的,你听你老妈的,我还是听你老妈的。

在岁月的芦苇荡里,我是一株新冒出头的芦苇芽,而贼老头已经窜成了一根被风吹弯了的老芦苇,就等着砍柴人挥起镰刀割下。然后填炉火,化尘土,随风流浪到远方。

而我只能这样默默地看着,看着我生命中的英雄走上一条不归路。

06

网上流行一个段子,说,我老爸虽然没让我住上别墅,但他也没有让我流浪街头。他虽然没让我穿上几千块的名牌,但也没让我冻着。

他虽然没让我成为富二代,但也没缺我零花钱。他虽然没带我天天下饭馆吃大餐,但也没让我饿着,我的老爸是全世界最帅的男人。

嗯,说得好,你爸是全天下最帅的男人,而我们家贼老头除了是世界上最帅的男人,还是世界上最帅逼的英雄。

岁月容易苍老,我只愿你在英雄路上一切安好。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