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世俗不足女追男 _TOM段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世俗不足女追男
2018-03-13 10:51 有意思吧   

 

 

世界上有太多的约定俗成,啃馒头一定要就腐乳才香,吃烙饼卷大葱才对,遇到雨水就该躲起来,见到阳光才会跑出来,家务都该是女生的活,表白才该男生更主动。

所以老人们都说,我们要顺应自然,不然是会不得好死的。亚楠就属于那种不怕死的姑娘,浑身从上到下都散发着一种不合时宜的气味。

都说红配绿赛狗屁,亚楠偏偏红绿混搭,竟然还能搭配出一种不同于狗屁的美感。都说小姑娘留长发更漂亮,亚楠就偏剪齐耳的短发,也映衬出一种精干的女人味。都说爱情中女生应该矜持一点,亚楠就偏偏主动找凡白表白。

亚楠和凡白第一次见面是在大三,两人所在的社团都在饭店聚餐,在当时真心话大冒险成了聚餐时必玩的游戏,亚楠被派去隔壁雅间与最靠近门的异性表白,并对视一分钟。那人就是凡白。

亚楠在满堂呼声中走到凡白面前说:“同学你好,我喜欢你很久了,能与我对视一分钟吗?”大家都看出这是真心话大冒险的套路,凡白大方地说:“好,对视两分钟都没问题。”

与人对视一分钟,就会无可救药。

那一分钟发生了什么,我来告诉你,世界上的磁场全部紊乱,七十多亿人的荷尔蒙一同蒸发到大气,南北极冰川融化,所有沙漠同时下起雨,每块石头都开出了花,你看她穿什么都像是没穿,然后感染上一种绝症,叫做哪里都尼玛是你综合症。

所有人小心翼翼地看着对视的两人,直到一分钟结束,大家都在欢呼中嘘了一口气。然而亚楠目光并没有从凡白身上移开,凡白问:“怎么?还没结束吗?”

亚楠看着凡白犹豫了一会儿,然后斩钉截铁地说:“同学你好,刚才我玩的是大冒险,但通过一分钟的对视,我想说真心话,我叫孙亚楠,我现在真的喜欢你,难道通过一分钟对视你对我就没什么感觉吗,很期待你的答复。”然后在大家惊呆的目光中转身离去。

其实亚楠不是凡白喜欢的类型,凡白喜欢长头发,平时多穿素颜色衣服和运动装,举止优雅,气质不凡的姑娘,类似于古代的千金小姐。他的朋友告诉他,亚楠这个姑娘有点特别,和大多女生不太一样,你可能驾驭不了,要想仔细。凡白笑笑说:“放心,反正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亚楠的朋友知道了这件事后一边骂着她傻一边问她,“你是疯了吗?就算你的真喜欢他也不能这么主动啊,一点女生的矜持样子都没有。”

亚楠不以为意,“谁说一定要男生主动追女生,谁说女生只能被动地等待爱情?”

如果不是天意,缘分的制造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亚楠每天跑到凡白的教室,和他一起上自己不需要上的课程,每当凡白出席社团活动,她就会给凡白送来饮料,冬天热饮,夏天凉饮。

凡白说:“对不起,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你不需要这样做。”

亚楠不理他,出现在每一个有凡白影子的地方。

亚楠说:“真后悔没早一点认识他,所以不能再留遗憾,对于凡白,以后我要不缺席每一场惊喜,不错过每一滴泪水。”

心里有了喜欢的人,时间就会过得特别快,因为总是在仰望追逐,就看不到地上的路。这种亚楠主动,凡白无感的日子一晃就即将覆盖了整个大三。临近考试,凡白发高烧,一整天没有上课也没有吃东西,亚楠从他舍友的嘴里得到消息,大晚上给凡白打电话,想给他买些吃的。

亚楠打着电话不住地在各个摊位面前转悠,“吃手抓饼行吗?不吃啊,那烤冷面吧,哦,烤面筋怎么样?泡面吗,可泡面没营养啊,好吧,那加根肠吧。”凡白不知道在电话里说了什么,亚楠委屈地放下手中的香肠,在原地犹豫了半天,又拿起了一个鸡蛋。

要知道,你的每一个不经意,都是别人的小心翼翼。

凡白在楼下看着从远处跑来的亚楠,短发,混搭。刚接过亚楠手里的泡面,她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鸡蛋,“给你,不吃香肠就吃个鸡蛋吧。”凡白看着鸡蛋犹豫了好久,最后嘴里挤出句谢谢,那是凡白第一次对亚楠说谢谢。

直到濒临放假,亚楠提出要送凡白回家,说是在长假前希望能多看他几眼。凡白说:“不用了,又不是见不到了。”亚楠依旧不理他,第二天一大早跑到凡白楼下,凡白拎着行李下楼,看到她并没有吃惊,一路上凡白在前面走,亚楠在后面追,他发现,今天亚楠放弃了平底鞋,穿的是一双高跟鞋。

凡白在前面走着,突然听到后面诶呀一声,亚楠的高跟鞋卡到井盖里扭了脚了,正蹲在原地摆弄高跟鞋。凡白站在原地问:“还能不能走了?火车都快到站了。”

亚楠蹲在地上望着他,眼眶一点一点地变红,“如果可以,我真的愿意一直跟着你,我也真的愿意一直追着你,可是,我现在过不去了,难道你就不能过来吗?你就不能主动靠近一点点吗?”说着忍不住地哭起来,亚楠第一次在凡白面前掉眼泪。

凡白愣了一会儿,走过去背上亚楠就往回走,亚楠眼泪和鼻涕牛牛还在随风飘扬,“你,你干嘛?”

“先送女朋友回家。”

在一起的那段日子里,亚楠每天主动给他打电话,看他那里的天气预报,提醒他穿衣饮食,可感情和感动根本是两码事,人们会为一件事情感动,但不会为一件事情反反复复感动。感情会长情,感动会冲动。

在凡白实习的时候,身边的姑娘都是典型的职场女性,收身制服加上衬衫,简洁的搭配和长发,都突显出女性的柔美,举止谈吐稳重,那种成熟的美感是凡白一直所渴求的。

亚楠说:“冷暴力也应该被写入刑法。”

凡白说:“其实你真的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亚楠说:“没关系。”

没有结果的恋爱都是一场温柔的有期徒刑,暗恋是蓄谋已久,表白是见血封喉,相恋安乐死,冷战算凌迟,先走的是判官,后走的不喊疼。回忆会很持久,习惯了回忆像是习惯了一种残疾。他没有说对不起,你还是说了没关系,疼痛会很上瘾,他是自作的,而你是自愿的。

知道他们分开,有人说:“你看,我就知道他们长久不了,亚楠太主动了,男人总是爱犯贱,得不到的才是宝,主动贴上来的没人要。”

也有人说:“其实她也活该,连点女生的矜持样子都没有。”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女生主动追求爱情的权利就这样被世俗的舆论剥夺了。或许有一天,当凡白经历了人生的艰辛,世俗的冷漠,会想起有那么一个人,当时也不知道看上了你的哪一点好,就迫不及待的要与你一起上路,哪怕违反世俗,步步艰辛,泪流满面,她不顾一切以血肉铺垫幸福。

上个月亚楠结婚,新郎是她的同事,她婚纱在身,笑迎宾客,那一肩的长发是青春的尸体。

婚礼上新郎发言说:“谢谢亚楠,是她成就了我们的幸福,当我在失恋的边缘徘徊时,她毅然决然的站了出来,热情主动,不同于一般的姑娘。”

亚楠开玩笑地说:“喜欢嘛,就主动争取了,当时还不是被你拒绝了很多次,不过还好,终于还是感动你了。”

新郎听后愣了几秒,把亚楠转过来面对着他,盯着她的眼睛说:“你听好,我想告诉你,我们走到一起不是因为你感动了我,而是我认为,我可以爱你更多。”

亚楠眼眶湿润,来客眼眶湿润。

其实啊,每个人一辈子都出生过两次,第一次是最初的你,你觉得什么是对什么就是对,什么是错就是错。然后不经意间被一个叫做世俗的人杀死,我们就会换一个灵魂,却披着相同的皮囊,在这个世上继续生活下去。

这种变化你自己不会发现,身边人也不会发现,如何判断你还是你,有一个检验的办法,那里的城市乌云总是很浓,人与人总是很冷漠,那里的女人就该做家务,男人就该有车有房,那里的爱情很死板,初恋没有结果,男生应该很主动,女生应该很温柔。每个人的压力都多于幸福……

可是每一份幸福都是悲伤的伏笔,每一个希望都是都是失望的前戏,牛顿啃着苹果说能量总是很守恒,所以别人说什么你都不要信,就信分别过后相聚,付出就会收获,你在想他的时候他就在想你,你有多爱他就会有多爱你,勇敢付出的姑娘就会有勇敢的幸福来收获。骗子天打雷轰,相爱一生到老。

所以去做你想做的事情,你想做的事情就是应该做的事情,因为世上评判没有标准,现有的不一定是正确的。男人累了就哭出来,你可以不故作坚强。女人爱了就主动去追求,你也可以追求爱情。

因为大约在五亿年前,

狗嘴里还吐得出象牙,

天下乌鸦也不是一般黑,

一个巴掌就能拍得啪啪响,

相爱的人就会永远在一起。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