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你是我的故事 _TOM段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你是我的故事
2018-03-11 12:10 有意思吧   

 

 

暗恋都是唱不出的歌,写不出的诗。

很久很久之前,我看过一个朋友写的日志。里面说,如果你没有暗恋过,你就不会偷偷进一个人的空间然后悄悄把记录抹掉;如果你沒有暗恋过,就不会对一个人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地研究,对他的每一个表情你都想了又想;如果你没有暗恋过,你就不会了解一个人的一举一动,喜怒哀乐,却从不敢送上一句安慰或祝福。


暗恋会让人拥有一个专属于自己的全新的宇宙,你是这个宇宙的上帝,一个会被另一个世界的某个凡人影响心情的上帝。

我的朋友阿珍,是那篇日志的作者。她是我的小学同学,也是我的高中同学。

高一下学期的某个傍晚,我刚从食堂扒了几口饭回来,看见教室后排多了一副桌椅,一个女生趴在桌上休息,乌黑的头发和瘦削的肩膀。

那个桌子突兀地放在两列桌子中间的夹道,看起来就像一个孤岛,而那女孩仿佛孤岛上等待援救的小兽。

我一边整理桌上的作业,一边问隔壁组没去吃饭的流氓什么情况。

流氓虽然不是真流氓,但是因为他姓刘,又成天爱讲黄段子,大家就封了他这个称号。流氓说,哦,她啊,是从育文高中转过来的呀,还是我兄弟的干妹,叫我照顾她呢。

我笑着说,你就这样照顾人家的啊?流氓回我,怎么了,我可是帮她订了鸡排的呢?我自己都还没吃饭啊!

就在我们两个说话的时候,妹子突然抬起头了,一双黑亮的大眼睛盯得我俩瞬间噤声。一股扑面而来的熟悉感是怎么回事,我看着妹子的脸,用手肘捅了捅流氓的胳膊说,我觉得这妹子我见过啊。流氓白了我一眼,要不是你是个女生,我真怀疑你意图不轨。说完还审犯人似的看了看我。

我反击说,别把你心里的想法强加在我身上,这时流氓兜里的诺基亚嗡嗡震动起来,想必是鸡排到了。流氓还哪顾得上和我斗嘴,连忙屁颠屁颠地跑出去,他那宽松得感觉随时都要掉下来的裤子瞬间虎虎生风。

流氓一出去,我就往妹子旁边的座位一坐。我在心里自嘲,嘿,我这动作也太麻利了点。跟流氓说两句话,这痞子气可比人气涨得快啊。我非常纯真善良地问她,请问你是城西小学的吗,你是不是叫阿珍啊?我看到她睫毛颤了一下,又翘又长,点了点头。我的少女心还没来得及对那睫毛羡慕嫉妒恨呢,下一秒我就心如死灰。我指了指自己问,你还记得我吗?她摇了摇头。

说好的来提前刷题的呢,我可不能让那生物老太婆得意,数学题也没解完呢,英语课文也没预习,我要去学习,我要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算了算了,我投降。我终究没有回去写作业,而是和阿珍回忆往事畅想未来。

一通洗脑的结果就是,过了几天,流氓神秘兮兮地问我,我发现你和阿珍关系不一般啊,她怎么跟你那么亲。我得意一笑,没什么,我就是答应她让她抄我作业了。我怎么会告诉他,在我追忆往事的时候阿珍已经成了我共患过难的战友。

流氓一直遵循着哥们的交待照顾着阿珍,不能说是无微不至,也至少是有求必应。这没有什么,我就是觉得流氓本人不大正常了。因为,流氓竟然不流氓了!

宽松的运动裤不穿了,取而代之的是清清爽的牛仔裤;荤段子也不讲了,甚至在阿珍出现的场合脏字都很少吐了,不经意说了句还是自责的表情;甚至,他连上课都不捣乱了,实在听不下去就自己睡觉,以至于语文老师现在看他都是眯着眼一脸祥和。

有一天我煞有介事地拿了本天文学的书唉声叹气,流氓凑过来问怎么了,是否有异象发生?我答,太阳黑子也没增多啊,这世界怎么就变了呢?我说你最近学习挺认真啊。流氓挠了挠头,竟然有点不好意思,说,我不学习,不能影响别人学习不是。我惊了,千年老脸皮的流氓竟然还会不好意思!天啊,当初一语成谶了。

可是突然有一天,流氓又上课讲话了。整天还精神不振,颓丧得很,后脑勺的头发都能翘到天上了。终于,流氓期期艾艾地跑过来,表情幽怨地说了句,你知道吗?阿珍有喜欢的人了。我一边把物理题里面的条件标注出来,一边说,我知道啊。说完,我突然觉得头顶盘旋着一股冷气,是流氓哀怨又冰冷的目光。我摊摊手,表示事不关己。

一个人暗恋的苗头刚刚被压制,另一个人的暗恋才刚刚开始。

阿珍喜欢上了楼下尖子班的一个帅哥。都说男生长得高就可以拯救自己的脸,同样的道理,如果长得不是很高,得靠脸来救。而这个帅哥身高一七五,不算高,但脸的颜值救身高真是绰绰有余。

阿珍拖着我把他偷偷指给我看的时候,我表面上不屑,心里是苦闷的,其一他确实挺帅的,差一点点就赶上我盯了很久的风衣男学长了;其二,这丫的不是我初中隔壁班的劳动委员吗,我跟他还因为包干区问题吵过架,结果不吵不相识。不过,我完全没有透露出一点点认识他的意思,我只是在阿珍探询的目光下,处变不惊地点了点头。她就像是一个农民诚恳地征询我的意见,你觉得我的庄稼长得好吗?我只要回答,好。

阿珍观察帅哥非常认真,知道他什么时候去食堂,一般会在哪几个窗口点菜,会点哪几个菜,吃到难吃的菜是什么样的表情。不过,也仅限于此,非常有限。因为我们在二楼,他在一楼,楼梯在教学楼的一侧,阿珍绕远路兜圈子经过他的教室也只能偶尔看到一眼。

就算只是这样,阿珍也非常高兴。这样的小欢喜,让她的眼睛每天都是亮亮的。直到有一天,阿珍顶着黑眼圈来上课了,愁眉苦脸地对我说,她各种辗转加到了帅哥QQ。我说,好事啊,你怎么还这种表情。阿珍回答,啊呀,一晚上都纠结死我了,我不知道要不要跟他说话,我就眼睁睁看着他的头像从亮变灰。我一点也不知道该怎么接她的话。

流氓又开始没正经,但是比阿珍没来时候真是好太多。视线里没有阿珍的时候,他是一匹小狼,阿珍靠近,他立刻就变成乖狗狗。有次阿珍来大姨妈,脸色很不好,流氓向老师撒了个谎,跑出去帮她买止痛药,结果买回来还不敢自己送,硬是塞在我手里,让我说是我买的。看那一脸做好事不留名的样,我真是有助攻的心都没处使力。

很长一段时间,阿珍只是偷偷关注帅哥的动态,偶尔会在篮球场边上看他打篮球,但是从来没有交谈过,也从来没有正面打过招呼。

马上就要分班考试了,阿珍知道帅哥那种学霸肯定会选理科班,她也没多想,直愣愣地想报理科,就是想离他近一些,想看他从窗口走过的身影。虽然基础差,但我还真佩服她的劲头,就算不理解题目也要死背住过程。有时候看她那么辛苦,我真想劝她休息,可我又实在不忍心泼她冷水。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我也看到了她的进步。然而,现实,毕竟是残酷的,阿珍不仅没能进理科班,最后她所在的班级跑到了三楼,离一楼的他更远了。

公布分班情况的那天,放学时候我流氓还有阿珍一起走。快走到停车棚,一片低气压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我想着要说些什么话打破这局面,却看到阿珍突然专注地凝视前方。

我顺着她的视线看到正在取车的帅哥,他快把车推出车棚了,就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阿珍嗖地跑向车棚站在他面前,留下我和流氓在风中各自凌乱。

我看见阿珍的嘴巴动了动,却不知道她说了些什么,然后就看见帅哥推着车面无表情地走了。我注意到流氓紧握的拳头和阴晴不定的脸。后来他说,他希望那人严辞拒绝阿珍,又想着他千万不要拒绝阿珍,这两个想法在那一分钟里天人交战,不分胜负。

然而,其实阿珍根本没有表白,她已经把所有勇气都用在了完整地站在他面前,至于说什么已经不重要。

爱情,会让胆小的人突然勇敢,也会让大大咧咧的人突然细心,它会激出我们身体中的另一个自己。

而暗恋,是一个人的爱情。

暗恋者说,云是风的故事,山是水的故事,你是我的故事。

即使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你的故事。

 

 

责任编辑: 董佳鑫 TS001
责任编辑: 董佳鑫 TS001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