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毕业那天,我欠你一句告别 _TOM段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毕业那天,我欠你一句告别
2018-03-13 16:35 有意思吧   

 

 

毕业那天,我欠你一句告别

文/七佛

1

一个朋友私信我,说,我们敬爱的大黄走了。

我看着这条信息,静默了很久。

朋友口中的大黄,不是一株植物,也不是一只拉布拉多犬,而是一位姓黄的老师。

对于黄老师,我只是和他有着一堂数学课的渊源,因而对他的印象并不是太深刻。

只记得,他教隔壁五班的数学,幽默中带着风趣,每次经过我们六班的教室门口,都有种参加马拉松的架势。

有时候,看见他训斥他们班级同学的样子,很像一棵巍然屹立的常青树,从骨子里透出一股正然之气。

然而,这棵屹立不倒的常青树,却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轰然倒塌。

朋友圈里的气氛,骤然变得像陷入泥沼一般,

令人绝望无助,令人无法呼吸。

一时间,一人远逝,千人悲泣,万人叹息。山重水复,再寻不得柳暗花明。

书读得虽少,但为良师点起的蜡烛却是生生不息。

情交得虽浅,但对良师书写的挽歌却是连绵不绝。

在经历了一场别人的生离死别之后,我越来越想念那个独挑大梁的女汉子和那个东北来的纯爷们。

2

那些年率领我们浴血奋战高考的班主任,是个能撑得起场面的女汉子,犹记得第一次见她还是在我读高一的时候。

那时候,我在的班级教室投影仪罢工休业。当时教我们数学的老师特意从办公室请了一位高手过来与投影仪抗战。

就这样,她一身霸气闯入了我的眼中,很霸气地扯了一张书桌,很霸气地站在课桌上修挂在房梁上的投影仪。

那时候,我就盘算着叛变,发誓要成为她的小跟班,学她这身本领以后留着混饭吃。

结果,叛变成功。高一下半学期文理分科,我一转身就成了她的小跟班中的一员。只不过没有学会修投影仪的本领,也没有学会她解得一手好函数的思维,只学会了炖一大锅心灵鸡汤。

那时候,教数学的老班操得一口浓浓的家乡话把数学知识理得比姑娘的刘海还顺,虽贵为女汉子,但比老妈子还操心。

担心走读生吃不好,就把自家的微波炉给顺到了学校办公室。

担心住校生的被子叠得不好看,就一大早过来挨个挨个给住校生叠被子。

怕学生学习压力大,就带学生一起去爬大伊山,虽然爬到半道找不到下山的路。

为了给学生一个干净的卫生环境,每周都会水淹教室,带上洗衣粉、铲子、清洁球等工具来为教室来个彻底的大扫除。

每逢中秋节,都会从家里带一些自己烙的饼,来陪学生一起过中秋节。

每逢元宵节,都会带着全班同学到走廊上看烟火。

每到月底学生放假回家,总会在班会上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不要做黑车,一定要坐公交车回家。记住,花同样的钱,一定要买到安全。

老班就是这么豪迈,就是这么心系同学。心系到周末没事就骑着电瓶车到处在大街上晃悠,不为逛街,只为把班上表面一心只为学习实则一到周末就出校门把妹追帅哥的妖孽逼出原型。

我记得高考前一天晚上,老班九点半不到就开始轰我们回宿舍睡觉。第二天一大早,还特地去了超市,买了一大包巧克力,亲自放在住校生的手上。

老班义正言辞地对我们说,语文考试有两个半小时,如果饿了就边考边吃。

我想,考语文,满胃里都是紧张惶恐,哪还有心思惦记着考试袋中的巧克力。

不过真的有一位同学,一直将老班的话奉为真理。那位同学说,考到十一点实在饿得撑不住,就剥了巧克力。刚咬上一口,两位监考老师就像是装了弹药的枪,随时准备一枪将其歼灭。

我想,要是语文老师知道有学生在写高考作文的时候,还一门心思想着吃巧克力,没准会把他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大一的寒假,我和几个在高中时代很要好的哥们和姐们去学校看老班,发现她依旧没改往日霸道的性子,总是会占着大课间的时间给学生讲数学题,而且讲得津津有味,忘乎所以。直到在教室门口看见我们几个,才扔了课本把我们几个请去办公室吹空调。

匆忙忆往昔,有些人和事,你仍然记忆犹新?

她去接被门卫叔叔扣在门外的你。

她带你去看元宵节的烟火。

她在天热的时候整箱整箱给你搬雪糕。

她带你去跑步,去爬伊山。

她说,放学的时候要注意安全。

她说,以后在外面要多注意安全。

她说,有空就常来学校捣捣乱。

你说,她说得话,你都记得。

可事实上,老师是假忽悠,学生才是真骗子。

3

陪我们走过疯狂岁月的,除了有位女汉子的数学老师在前冲锋陷阵外,自然少不了德才兼备的语文老师继续为我们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只是,我们那位满腹经纶的语文老师,却不是个死而后已的主儿,而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东北纯爷们。

那东北爷们,虽披着一身大学生的行头,但教起书来却是激情澎湃,横行霸道。那股教育起我们的劲儿,比东北的寒风还要沁人心脾。

我记得那爷们,每天早上进教室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在讲台桌前把我们数落得里外不是人,然后整一整讲台桌,再翻开书本,才开始一天的课程。

虽然每次都会有些高雅的损人词汇劈头盖脸地砸过来,但课堂的内容却是精彩纷呈,使人印象深刻。让人有种犯二逼的冲动,就想被那爷们用文雅的文字羞辱两句,才算开心。

当年,我最喜欢的就是他在晚自习开茶话会。我每天捧着小本子,比期待午饭还要期待他踏着小碎步款款而来。一晚上换一个故事,不是秦淮八艳,就是三国里的十大美女。相对于二次函数和唐诗宋词,这些古代美女的风月事可算是小黄书。

像我这种小流氓,最喜欢这些逼近小黄书的故事了。我记得,当年我在茶话会上用的笔记本比当时英语课堂笔记本都要厚。

此外,那爷们不仅语文琢磨得透彻,还精通英语,物化生地史。偶尔有些雅兴,就会带着我们一群理科弱智一起备战小高考。偶尔出其不意,带着全部同学溜操场,溜完之后便甩了一篇作文给我们。这让我们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没有利用上课时间让你白逛操场的日子,更没有轻易就让你摸得清头脑的老师。

校园里人都称呼那爷们毒舌,那爷们真的不辜负这雅称。光凭着三寸不烂之舌,真的能让你回家找爸找妈。那爷们有很多的金言玉律,比如:

那你是惆怅呢?还是犯傻呢?

你是幼儿园爬儿班的吧。

你天天除了米田共就是大人更。

我喜欢动口,还喜欢动手。

是吗(妈)?不是吧(爸)。

这只是那爷们的小试口水,那些洪水我真的不敢引进来,因为我不会浮水,我怕被吐沫星子聚成的洪水淹死。

当然,那爷们虽是一只一直走在云端的老狐狸,虽走得孤傲,走得咄咄逼人,但一张毒嘴之下却藏着一颗豆腐心。

在他翻着白眼,理直气壮说着不行的时候,总会在上晚自习之前,为全部同学准备好了雪糕。

在他支着一口皓齿说,你脑子有屎的时候,又在离别之时为大家在黑板上写下最美的情书,然后潸然泪下。

在他前脚刚说完文言文罚抄五遍之后,后脚又折回教室说,文言文罚抄五遍改为三遍。

这样一位雷厉风行,不走寻常路的爷们,怎能让人不惦记?怎能让人不想在毕业之后给他一锤子?怎能让人在岁月蹉跎之后不嫉妒他那张仍是大学生的脸?

年少轻狂的时候,我们总是喜欢这样一本正经地说着谎。

匆忙毕业,匆忙带着毕业纪念册的最后一页,在茫茫人海中销声匿迹。

没有告别,更没有道一声再会。

4

时至今日,我还留着那爷们在笔记本上给我写的四个字,祝你成功。这本笔记本我也一直带在身边,借那爷们的吉言,我在漂泊路上走得高昂悲壮,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时至今日,我们仍然把那个女汉子的手机号码背得比警察叔叔的号码还顺口,却像是一个犯罪分子,从不敢自己拨号投案自首。

我们仍然把那个东北爷们的英勇事迹称颂得比三国演义的故事还要精彩,却唯唯诺诺,不敢再听他的唇枪舌剑。

他们,从我们的青春里打马走过,又继续闯进别人的青春。夜以继日,不辞辛劳。

毕业的时候,我们总笃定自己将来足以名扬四海,足以风风光光重返校园。可事实上,我们一直马不停蹄地往前走,从未想过回头。我们总会打着“放心,等我回家就去看你”的旗帜到处招摇撞骗。

我们也总会给自己“这次忘了去看他,那就下次吧。”这样冠冕堂皇的理由找借口。

我们有太多天马行空的想法,有太多惊喜到死人不偿命的鬼点子,却从未付诸行动。

而他们纵然知道此经年后鲜少有人问津,也会固执地在毕业那天叮咛一句,同学,以后多来办公室喝茶。

纵然隔着千山万水,也会在你空间里给你留言,或是损你两句,或是再扔给你一句良言,让你在未来的路上走得舒坦,温暖。

可惜,他们是桃李满天下,却鲜少有人记得回去请他们吃一盏热茶。

可惜,我们也总是在失去之后,才会对往事耿耿于怀。

时光荏苒,山高水长,再也找不回那个管吃管喝,管叠被子,管送巧克力,惜别洒泪护短护到骨子里的人了。也再也没有人这样掏心掏肺,想法设法管束我们,摆平我们,给我们撑起一片蔚蓝天地了。

那些可爱又可恨的老师,年少时最美的风景,最疯狂的青春,都是你带着我们看透,琢磨透。而我们这群疯丫头和疯小子却注定不能陪你细水长流。

只是在多年之后,兀自想起,毕业那天,我谁都不亏欠,唯独欠你一句告别。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