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梦里不知身是客 _TOM段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梦里不知身是客
2018-03-16 16:50 有意思吧   

 

 

有一句歌词,一直记在心头,“我不写梦,只写你的手”。为什么不写梦?为什么要写手?好没道理的句子,不过听来又觉得颇有味道,胜过俗句千言万语。

昨夜做了一个长梦,醒来依稀记得重要片段,因为太过投入,一时之间梦境和现实难分难解,恍恍惚惚,直到九点钟的太阳爬上眼睛晃醒我的心神。

梦境的情节就不赘述一二了,只是觉得难过,爱而不得的一种注定的破碎,在潜意识里碧海生波。很自然的,想起李煜的词来,“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裘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现在虽然是初夏,冷起来还觉得是春末,春思未净,一旦下起雨来,仍有“窗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的况味。

我所怀抱的,也不过是不值一提的寻常儿女情怀,怎能跟李后主的家国之恨相提并论呢?他的恨好大,我的恨好不起眼,不过呢,就是被这样的词句触动,深深地触动,觉得道出了心中不可言说的一切。除了“梦里不知身是客”,还有“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这些词句都是穿越千年仍可激荡人心的情绪代名词,他把不同年代不同身份不同经历不同性别不同年龄的人常常会有的感思几个长短句就提炼出来,又富有语言的巨大美感,实在叫人佩服。

叶嘉莹评他的词说:“有一种人的内心有一个锐感的诗心,像是一池春水,你只要向它投下一块石头,不需要多,只要打在水的中心,它水波一延荡,一震动,也就是摇荡性情,性情摇荡的时候,自然就把它的境界推广了。”

有锐感诗心的人写出动人魂魄的佳句,那么也只有有锐感诗心的人才能领略同种心境林壑飞瀑落千丈的跌宕动感。由此领略,人生苦短,时间无穷,世事变幻,无常是苦,这些都是生命中普遍而永恒的命题。

我最开始知道李煜的词不是在语文课本上,那时应该是刚上初中吧,初中的语文课本上还不怎么涉猎古典诗词,是在一个叫《情剑山河》的电视剧里。1996年出品,台湾拍的,围绕赵匡胤、李后主、大小周后等真实历史人物,讲南唐的没落,北宋的创朝,历史和情爱交叠。江山美人的戏,蛮好看的。电视剧的片头曲就是李煜最有名的两首《相见欢》: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时隔多年,这首歌到如今我还会唱。

片尾曲用的词是《玉楼春》:

晚妆初了明肌雪,春殿嫔娥鱼贯列。凤箫吹断水云闲,重按霓裳歌遍彻。临风谁更飘香屑,醉拍阑干情味切。归时休放烛花红,待踏马蹄清夜月。

我本来就晚熟,那时更是一个浑不知世事和情爱的呆子,茫然觉得这些词美极了,只想好好记住,放在心头时常回味一二。其实都不用刻意去记,能牵动人隐秘感情的诗词自然就能咬住你的记忆不放。“醉拍阑干情味切”“待踏马蹄清夜月”,那时他还是志得意满的君王,眼前佳丽如云,生活风光无限,饮春风,赏秋月,把人间的乐事都享尽了,写出这么潇洒的句子。只不过日后一头栽进家国沦陷的苦坑里,想起当初的繁华,也会生出人生如梦的恍惚之感吧。无论陷入何种境遇,他天生就是一个诗人,所有的情绪都能带入作品,赤诚,直白,所以才能那般动人。推崇他,必须的。

记得当年看《香草山》,余杰书里写过一句:“繁华落尽的悲凉,最耐咀嚼。”这样想的话,曹雪芹的经历和《红楼梦》里的小说脉络,都是同一种脚本。第一遍看《红楼梦》,也是在初中,读不出个所以然,大概知道主要的人物关系、情节脉络,再之后一遍遍读下来,越来越难以割舍,就好像自己也活在红楼梦里,附着在某个人物身上,一同经历兴衰转折。三四遍下来,再读到葬花词的“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已不知是为黛玉悲,为大观园女子的命运悲,还是为自己悲,为所有人注定的单行线命运悲,身世飘零雨打萍,以为自己也闯进了小说中。

这样说,读书就像是做梦,与古往今来的作者相会,穿越进他们的时代和命运,进入他们笔下的文学意境里,再出来,我还是这个我,只不过已经镀上了梦的颜色。

平生爱做梦的三毛感慨:“说到书本所起的化学作用,亦得看时看地看境遇,自小倒背如流的长恨歌,直到三年前偶尔想到里面后段的句子,这才顿然领悟,催下千行泪。”书中有什么呢,真的有颜如玉,黄金屋,哲学的智慧,发财的门道,爱情的真谛,宇宙的奥秘?书中有的,不过是你现实中未竟的梦。

白日里击鼓长歌,快意而行,夜晚就要停下脚步,歇一歇倦累的灵魂。如果能读一本好书,做一个好梦,也算夜不虚度,尽可弥补白日过于清醒的缺憾。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也罢,人生得意哪怕在虚幻的梦里就是须得尽欢。

于是,雨来,风骤,凭窗,待梦,未眠。回味昨夜的梦,念起前人的词。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