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郭德纲:我是个很随和的人,我不怕得罪人 _TOM段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郭德纲:我是个很随和的人,我不怕得罪人
2018-04-21 16:16 有意思吧   

 

 

01

我一次郭德纲的相声也没看过,但他成名前的传记我看过三遍。

如今满世界都是郭德纲的相声,那首“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醒木一响)我是郭德纲”的定场诗,尽人皆知。

尽人皆知的不仅郭德纲的相声,还有他眼中的“江湖险恶”。

那个曾经三进京城的天津小孩,那个曾经为房租犯愁的有志青年,那个曾经在无人的夜里流着热泪大背“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的年轻人,在江湖之远闯出一番天地,终于蜕变为20年后的一条好汉后,当年拜入门下的徒弟接二连三远走,他不得不面对这些他眼里“欺师灭祖”的恶徒。

就像曹云金说的,是时候了,该做个了结了。

 

02

大凡有抱负之人,早早便有宏志,王宝强八岁为了电影梦赴少林寺学武,郭德纲八岁时也已经投身艺坛,学起了相声,这个他打小养成并坚持了半辈子的行业。

郭德纲早年的经历不仅不顺,甚至可以用命途多舛来形容。为了学艺,他到处请求名师指点,他的第一次登台演出是一个露天晚会,从此开始了他的演艺生涯。

他三进京城,吃过太多苦,经历过太多不为人知的心酸。第一次进京因为赶上八十年代末的学潮被迫返回天津;第二次进京很快也以失败告终。他甚至尝试过做生意,但后来同样以失败告终,面对债主逼债,不得不卖掉房子还债,一如当年生意失败败走麦城的黄渤。他也因此与妻子离婚,葬送了他的第一段婚姻。

郭德纲不死心,第三次进京,他做好了不出人头地誓不回津的打算,毕竟当年的自己是含恨离开。他只身一人再次来到繁华的京城,租住在离地铁站很近的一个小房子里,这一年郭德纲22岁。因为年轻,不谙世事,他尝到了被骗的滋味,也尝到了饿肚子的滋味。

最拮据的时候,他身上只有两块钱,饿极了就都买了包子。后来生了病,把身上唯一值钱的一个呼机卖了十块钱,买了一盒消炎药和两个馒头,他的生命就是这么维持下来的。他曾经给一个老板打工两个月没有拿到一分钱。没钱交房租,连门都不敢出,一如千千万万的北漂。

后来回忆起那段难熬的悲苦日子,他曾写下两首诗,表达了对那段日子的感慨,生活的居无定所,难酬的雄心壮志和自己从未破灭的相声理想。

数载浮游客燕京,遥望桑梓衣未荣。苦海难寻慈悲岸,穷穴埋没大英雄。

日出而作子夜还,奔波皇城叹流连。人前枉作青云客,男儿暗泪对谁弹。

那时的郭德纲,去天津演出,剧场工作人员甚至不知道晚上登台说相声的是谁,看到他没几个人认得出来。

这时候的郭德纲,已经小有名气,获得了不少名家的指点和推崇,但他依然是非着名相声演员郭德纲。

 

03

他师从过不少相声名家,得到过不少人的扶持,就像前辈艺人对他的教诲:“成角儿?三分能耐六分运气一份贵人扶持!”。

郭德纲苦尽甘来,最终拜师侯耀文门下。在此前后,他认识了他后来的黄金搭档——于谦。这时候的郭德纲刚过而立之年,他的事业开始稳步上升。相声这个当时正在没落的行当,也因为他有了中兴之象。

郭德纲有了名气,剧场从过去的三两个人甚至一个人还担心他去厕所的情况到场场爆满,座无虚席,甚至许多站着的观众,以至于郭德纲把这写进了他的相声段子。“今天来的人不少啊,满坑满谷!我很欣慰啊……”“后边有很多朋友都是站票,站着听,我们演员心里很感动,也很不落忍,花了钱还得让您站着——这不么,因为这个,我今儿也站着,陪着你们几位……”

他在演出时曾应观众要求返场22次!不仅观众满意,他还得到了相声界的大师张文顺先生的青睐。他说:当今相声界能把相声说好的, 马志明算一个,杨议算半个,郭德纲算多半个。这是十多年前张老先生对郭德纲的评价。他接受这样的评价。

马志明是马三立长子,那时候年届六十,人称“少马爷”;杨议来自相声世家,相声大赛金像奖得主,年届四十;郭德纲没有任何背景,自学成才,三十出头。

人一出名,各种事情相应地就来了。郭德纲的相声表现形式曾引起了一些所谓专家的批评,但郭德纲这个来自天津的孩子并没有惊慌恐惧,而是非常尖锐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观众才是他的衣食父母。观众说好就是好,观众说不好就真的不好。毕竟,他要吃饭,他需要的不是考虑相声承载多少价值观,而是能挣来多少钱。专家不会养活他,只有观众才会。

也是从这一年开始,郭德纲迎来了他事业发展黄金时期。

 

04

郭德纲出名了。他不再是非着名相声演员,摇身一变成了相声表演艺术家。这让他诚惶诚恐,在他眼里,得是“腕儿、角儿、艺术家”这样一步一个脚印地走过来,不是谁都能像梅兰芳周信芳那样成为表演艺术家的,马连良都只能算角儿,但今人太爱慕虚荣,总喜欢各种各样的头衔。

郭德纲不是神,他也关心头衔,但前提是这个头衔的有无会关系到他的生存的时候,不然于他而言,可有可无,练好活儿把观众逗乐才是第一位的。就像他在相声段子里说的:相声大腕?他不一定会说相声!一句逗哏引来满堂彩,皆因道出了相声这个行当的肮脏内幕。

郭德纲越来越忙,主持电视节目,写剧本,接拍影视剧……当一个人开始被频繁邀请去这个电台录节目,去那个剧组拍电影,去这个节目做主持的时候,只有一种可能——他火了。

好在郭德纲没有头脑发热,没有一夜暴富后的六亲不认,他仍然视相声为他最热爱的事业。对于相声,他也一直底气十足,满怀自信。他说: 木匠我不懂,上台说相声?我是王!

那时的他已经开始在网上写自己的传记,虽然有了名气,但题目依然是《我叫郭德纲》,而非《我是郭德纲》,一字之差,云泥之别。

再后来的郭德纲,尽人皆知,拍电影,世界巡演,上春晚,出自传,做评委……当然,少不了与他众多徒弟的江湖恩怨。

 

05

如今的郭德纲今非昔比,似乎应验了张文顺先生十多年前说的一句话:“ 到四十岁时,他会了不得的。今后的十年、二十年,他会对中国相声有大的震动。我是赶不上了,你们一定能看得到。

一语成谶。张文顺先生2009年去世,他的确没有看到这样的场景:四十岁的郭德纲登上了春晚的舞台,德云社的世界巡演和二十周年的辉煌庆典。

不管郭德纲与他的徒弟有何恩怨,至少他的相声带给整个相声行当,带给整个社会,带给我们太多的笑声和感动。

让我们记住这个来自天津的孩子曾说过的话。

我的相声是说给观众听的,第一不是给专家听的,第二不是给学者听的,第三不是给领导听的。”

“木匠我不懂,上台说相声?我是王。沾别的,跟您学,您都是我老师。说相声?闪开了!”

“一百个说相声的里头要有一个好人,那就了不起了。我太爱相声了,也太恨这行的人了。我看不起他们。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没学过。”

“我是戗着茬儿活着的,不会顺着茬儿走。一般说相声的都不这样,人家关系处的都特别好,怕得罪人。说相声的说话都特谨慎,说句话谁谁会不高兴,或者传到说耳朵里不高兴,他们都想得很周到,他们想很多这个。这就是所谓的一团和气——和气到头是害人家!我顾不了这些,我就说我的实话,不对就是不对。”

“别说你中央三,你联合国的电视台我也不往心里去。没有你我一样活得很好。我不能为了你把我窝屈了。不能委屈我自己去就合你。这不可以,不可以。”

“我是个很随和的人,但是沾相声,我不许别人瞎动。绝对不行……因为这是我心爱的东西。我在别处都让着你们,但是在这儿,我不让。寸土都不让。”

“我不指着任何一个说相声的活着,我不指望某某大师带着我,某某演出找我。好多人不敢得罪人就是怕有事不带着他,我不怕。归根结底一句话,还是他们没有能耐,他们不敢。”

最后,用郭德纲曾经的一首定场诗结束本文,这也是我非常喜欢的几句话。

守法朝朝忧闷,强梁夜夜欢歌。损人利己骑马骡,正直公平挨饿。修桥补路瞎眼,杀人放火儿多。我到西天问佛,佛说——我也没辙。

不知如今陷入舆论漩涡的郭德纲,他有辙吗?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