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姑娘只要你不渣就不会遭遇人渣 _TOM段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姑娘只要你不渣就不会遭遇人渣
2018-04-12 10:03 有意思吧   

 

 

最近发生了一件事,想和大家分享一下。

一个男人前段时间加我,验证上面说是我的读者,我给通过了。寥寥几句赞美之后,话题一转,转到我的闺密身上。说我闺密最近是不是用钱紧张,如果可以希望通过我给闺密一些费用。

我和闺密通气儿,问怎么回事?闺密说遇到渣男。我说渣男还给你打钱?

细节我没多问,闺密说:你可以让他打钱给你,你当零钱花了去。

我说:好。

我回复渣男,说:你可以把钱打我,我转给她。

然后各位猜怎么着?他不但没有像刚开始那样急切地关心我的闺密,口口声声要我转账给闺密,而是怀疑我的用心,不但一分钱没给,还浪费了我好长时间,一直不停地口述着他是多么希望帮助我的闺密,关照她,注意她,在乎她!

实际行动呢?就是加上我这个中间人的微信号,巧舌如簧地骗取我的信任,然后当我询问闺密这个人的具体情况并告知有这么一人在通过我询问她时,他的目的就达到了。

后来我才明白,我他妈被利用了,他就是打着要给闺密资助的名义,接近我。当我向闺密询问情况的时候:看!我是多么地爱你,通过你的朋友也要转达我爱你这件事实!钱?幌子而已!

实际上,他除了喷了一大盆口水,浪费了我大把的时间以外什么都没有付出。

他被拉黑,天经地义!

这样的渣男,我也遇见过,不过我没有上钩。除了一张嘴什么都不给,是他们普遍作为。

说好的一切都是为了达到私欲的目的,其实屁实质性的都没有。哄女人的舌头倒是一流,可惜纸包不住火,扔个钢蹦都还能听见给声响,而渣男就是渣男,最后只剩下一堆渣。

总会有小姑娘问我,怎么样才能远离人渣,我也总这么回答:看他为你付出了多少,看他付出的多还是索取的多!?

甜言蜜语你爱听,可唾沫星子没成本,钓鱼都还要挂个饵料呢是不是!~

我曾经听说过,校园里一男一女去开房永远都是那个女人在掏钱,您说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愿那个女人是真心喜欢受虐和无条件奉献,最好是包养了那个小白脸能把她伺候得服帖,不然哪个妈会把自己的闺女养这么贱!?

猎奇是男性DNA中永远不会流失的本质,目的只有一个:吃掉,填饱肚子,饿了?再杀一头!

猎物只有死伤的下场。

连通着:他到底爱不爱我这个问题一起。傻姑娘都有个惯例就是:我信,我等,我乖,你来吧!

呵呵。

我特别喜欢看《动物世界》,虽然满世界跑的是动物,却播的全是人类的兽性。

你把哭的力气多动动脑子都不会有悲恨交加的下场。绅士是有耐心的狼,人渣是太心急的狗,如果你是“值得”的猎物就不要自降身价。容易得到的太难好好珍惜,就算你强烈地饥渴着爱情,也不要一副很容易“拿下”的模样。

短兵相接,刀剑无情。我特别喜欢看的就是狩猎和求偶的片段。生命中最动人的情节,生存的直接,荡漾的彻底。每一个眼神和动作都有明确的目的性。剥去人皮的虚伪,鸟兽们过于直接和纯粹的举动太过迷人。

每到非洲大迁徙,狮豹们专注的盯着肉食们,压下身,每一缕胡须都在为目不转睛的前方做准备,那一刻猎物是他全部,匍匐、奔扑、撂倒,吃掉,一气呵成,干净利落!只有新手才有多余动作。

而伟大神圣的繁衍更是竭尽所能,倾斜而出,甚至豁上性命。筑巢、撕打、展雄风不管一时发情还是一世相随,最美的身姿和羽毛带着你可以吃掉我的诚意,换你的认定和准许。

多么直接,没他妈那么多矫情和虚伪。食物就是要撕筋扒皮食肉饮血到最后一堆骸骨,自顾自的化成尘土,你的肉成了它肠子里的屎,拉出来之后,你们便再无瓜葛。

求偶就唯美的多了,拿去吧,都拿去。我的领土,我的瞩目,我的食物,我的巢穴,为了得到你,我愿意倾尽所有,就算被同类厮杀到血肉模糊,只要我还活着我会拼尽全力,在你面前挺立到最后一秒。

付出和索取的差别不明显么?

姑娘们,你们都知道我是个舌头不饶人的主儿。大道理那些鸡汤色套路和把戏早就翻来覆去的跟你们说了千百遍。

如果真是怕你们受伤,我就得先让你们看见血淋淋的惨状,压迫你谨慎,逼你成气候。劝人理智谁不会啊,可老子不是娇滴滴的文艺青年,更不是那些大V号主,只做“主流”好人,劝你你不听,做不到,受了伤还能再温暖的安慰你,等你缓缓再叫你爱,去赴汤蹈火,就像从未受过伤一样,有几个女人能真心实意的忍痛跌倒了还能在欢快忘情的上路奔跑?扯犊子!

疼就是疼了,受过伤、心碎不止是心理隐疾,身心都有痕迹,除非你失忆,能大风大浪次次不当回事的那人是洪七公,淘气是人家的本事,你行么?

实在不行想想你爸是怎么对你的,真情假意顷刻明了。电视剧里那些曲折狗血的剧情落在现实的情侣身上能有几对?悲情女主能有男一、男二、男三、男四、男五、男N团团围住温情呵护,得了吧!

人渣没有爱情,只有索取和泄欲!真拿爱情当回事儿,就得先拿自己当回事儿,真有事儿偷摸儿告诉我,我这儿阴招儿多了去了能让你出气,乖!老子罩你~!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