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我想有个好朋友 _TOM段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我想有个好朋友
2018-04-15 10:54 有意思吧   

 


1、

我上中学的地方很奇怪,名字叫树台,听起来像是一个种满了树的平台。其实没有树也没有台,只有一条光秃秃的街道,常年累月袒露着胸怀,承接着来自四面八方的风。每逢一四七,这里会有集市。

方圆三十里农民汇聚在一起,出售田里的瓜果蔬菜,这里的顾客大多细致霸道,买菜等于拣菜,边边角角,不美的,泛黄的,全部撕去,每到集市结束,街道上便堆积起厚厚的菜叶子,葱皮,蒜皮……

第二天,我和我的同学们,便踩着厚厚的菜叶子,穿越过葱皮和蒜皮的障碍,去我们的学校上学。

我们的学校叫树台中学,是全乡唯一的中学,和我们的母校树台小学一墙之隔。我们所有的同学,来源都非常明确,都是通过树台小学输送而来。我们很多同学从一年级就在一起,初三毕业的时候还在一起,这让我们无比的害羞,因为学校让我们有了一种一起白头偕老的感觉。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们那一拨人都长得无比壮实,也无比着急。

四五年级的时候脸上就有了一种千帆阅尽的沧桑,上中学后就开始穿各式各样的西装,但我们在心底一直都无耻地深信,我们是天底下最单纯的存在,我们都发育得很早,但成熟得很晚。

2、

号赛便是这些人当中,最苍老的存在。

苍老也只是我们的推测,号赛的年龄一直是一个谜。其实上初三那年,由于很多复读生的加入,我们班学生的品种日趋复杂,形态各异。有隐姓埋名,虚报年龄的,有不屈于家长棍棒,每天背着馒头在课堂混淆视听的,还有田里麦子已收完闲来无事在学校混文凭的。但即使这样,号赛依然有望拿下最老学员的头衔,这里的证据主要来自于香香同学。

香香是一位品学兼优的女孩,观察力尤其惊人。更重要的是,香香从上学前班就和号赛在同一个班级,也就是说,她目睹了号赛所有的成长历程。据香香同学回忆,号赛上学前班的时候就很有表现欲望,一到课余时间便为大家表演节目。他最擅长的项目是对着啤酒瓶瓶口放屁,放那种巨臭无比的屁,因为这项回味悠长的表演,很多人疏远了号赛。

那一年,号赛就长了一张成就大业的脸,但七八年之后,香香通过自己精准的观察发现,任凭岁月变幻,雨打风吹,号赛始终都保持着当年的样子,你七岁的时候他像十七岁,你十七岁了,他依然像十七岁。

一切只能有一种解释,号赛一定在年龄上甩出我们十八条街,在我们出生之前,他已经率先完成了最大程度的衰老,如今,连岁月都奈何不了他了。

3、

和香香一起推断出这个结论时我们也很吃惊,但我们佯装平静,并且自作多情地约定,帮号赛保守这个秘密。

一天课间,坐在我后排的号赛抓耳挠腮,在纸上写着什么。我起身离开座位,想出去透透气,号赛忽然把他的笔记本递给我,上面用钢笔歪歪扭扭写着一行字:我想有个好朋友,一个很好很好的朋友。

从我站着的角度俯视下去,号赛那少数民族独有的微蓝的眼睛中,闪烁着一种执拗的真诚。我立刻参透了他想和我做朋友的想法,我看了一眼他,在脑海中仔细计算了一下他的年龄,各种价值观、择友观从我脑海中飞速闪过,最终一种坚定的信念给了我力量:谈恋爱都能对年龄不管不顾,做朋友更应该和年龄无关,更何况号赛的年龄还是个谜。想完这一切,我便用一种无比严肃的口吻问道:我算不算你的好朋友呢?

号赛无比坚定地点了点头,就从那一刻起,我们便鬼使神差地成了好朋友。

4、

为了证明我们真的已经成为好朋友,号赛便经常将班里各种和我有关的前沿资讯传播给我,哪个男生对我有点好感,哪个男生正在给我写一封信,信已经写到了第几段,因为什么原因没有继续下去,都在我的掌握中。

坦白讲,初中的女生得知有人爱自己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虽然偶尔我也会装装贞洁烈女,将男生的信件直接交到老师手中,但私下里还是无比的开心,乐此不疲地向号赛打听男生世界的新消息,力图捕捉到又有人爱上我的证据。

聊得多了,号赛有时候也会失言,透露出他暗恋对象的一些信息。我很快对号入座,找出了他喜欢的女生,不过他似乎一直都没什么动作。但有一段时间号赛明显的忙了起来,那段时间学校刮起了一阵送明信片的风,林志颖和周慧敏满天飞,号赛财大气粗,一口气买一叠明星片,趴在桌子上写各种煽情的赠言,分发到每一个人的手中。在那个消息闭塞,满大街只能看到烂菜叶和菜农的镇子上,那些明信片上美得不可思议的明星,点燃了无数少男少女的心,孩子们表面上波澜不惊,心里都在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找一个像他们一样美的对象。

而在这件事上,号赛的思路略有不同。明信片送完之后,正好是放学时间,号赛手揣在裤兜里,朝街上最好的一家理发馆走去。理发馆只有一位美发师,姓白,脸和姓一样白,卷曲的发梢,高高的发髻,代表了镇上最高的时尚水平,看到号赛插着手走进来,她职业化地笑了笑。

号赛一屁股坐下,手从兜里掏出来一张林志颖的明信片摊在白美发师的面前。

“我要剪他的发型。”号赛指了指明信片,林志颖正笑得灿烂如花。

“这种发型现在是挺流行的,从台湾那边传过来的,叫小分头,根据脸型,可以三七分,也可以四六分。”白美发师立刻证明了她的见多识广。

“他的算几几分。”号赛指着林志颖问道。

“四六。”

“那我也四六分。”

就这样,当广大的少女们还沉浸在自欺欺人的幻想中时,号赛做出了符合他年龄的老练选择,成为了明信片上的人。

5、

但事实证明,明信片上的人,并不好做。

西北的风每天呼呼地刮,虽然学了英语之后,我和同学们很自觉地将树台改为tree台,但tree台上依然没有一棵tree,这让每天顶着时尚造型的号赛无比的烦恼。无遮无栏的tree台常常会出其不意刮起大风,将号赛的四六吹成三七,再吹成二八、一九,直至最后变成威武雄壮的大背头,于是,保持发型,成了号赛生命中的头等大事。

号赛斥巨资买了一套梳子,那种很小巧方便的小木梳,里面还带有一面同样小巧的镜子。不和我聊天的时候,号赛就从抽屉里摸出装备,按着名理发师小白传授的方法,对着只装得下他半个脸的小镜子,一丝不苟地打理起他的头发来。他有时候照着照着,会抬起头痴痴地笑,作为他的好朋友,我多次想义正词严地教训他多在功课上留意,但一想到他年事已高,青春所剩无几,就不忍心打搅。

在号赛的影响下,班里的小分头越来越多,男生们纷纷效仿,买来梳子和镜子,在语文老师讲杨二嫂的时候梳头,在数学老师讲抛物线的时候梳头,在物理老师讲大气压强的时候梳头,在生物老师羞涩不已,让大家自己阅读青春期生理课程时,男生们梳头的兴致达到了高峰,每个男生都希望通过小分头引起女生的注意,那一年学校门口商店的小梳子一度脱销。

6、

大家就这样梳呀梳呀,毕业的脚步就近了。所有学生中考前要考体育,考点在县城,这是我们十几年来第一次有机会离开tree台,考前十几天,大家就激动得彻夜难眠。号赛人生阅历丰富,曾多次进城,所以显得很平静,只是不断地写明信片,留言册。

考体育的日子终于来了,也没什么组织,三五成群自由组合,一辆辆面包车像猪贩子装猪一样,将我们见缝插针地装进车厢。记忆中有位带队老师,但进城后这位老师的记忆就被删除了,只记得一路上大家还说说笑笑,但面包车将我们一股脑倒在了县一中的门口时,大家就傻眼了,辨不清东西南北。

县城远没有我们想的好玩,虽然到处都有好吃的,但都那些贵得离谱的价格让我们发慌,让我们想立刻回到我们的tree台,而更令我们发慌的是后面的考试内容。

直到到了一中的大操场,我们才知道女生考的项目叫八百米,有智商高的同学立刻告诉大家,八百米的意思就是跑赛,跟我们树台学校的跑赛一样,谁先跑到终点谁的分数就高。

既然是跑赛,那就来吧,向城里人证明我们实力的时候到了,飞奔吧。枪响之后,女生们像箭一样向终点冲去,我完全拿出了冲锋陷阵的姿态,一路狂奔。

跑道是椭圆形,号赛提前完成了自己的考试,一直站在椭圆里面追随着我移动,风吹乱了他的四六开的头发,但他还是很关心地跟着我挪动,在这个时候,他还想着我,没有去找他暗恋的女生,这让我感动不已。

但很快我的呼吸便越来越困难,胸腔里好像有一团火在燃烧,我的脚步越紧,这团火就越旺,烧得我挪不动步。城里的太阳赤裸裸地挂在天上,似乎要把每个人穿透,我的速度还在,但越跑越痛苦。号赛还在跑道边上徘徊,他始终跟着我,我感觉自己快死了,我忽然好后悔,好后悔把男生写的信交给老师,好后悔没给男生回信,好后悔没好好体会初中时代的味道,好后悔没好好把号赛当好朋友……

我终于没有死,最后一圈,号赛早早跑到终点等着,我几乎是扑倒在人群里。号赛走过来,叫我去空旷的地方走动,他把一瓶矿泉水递给我,瓶盖是打开的,瓶身是热的,可能他拿了好久。我一饮而尽,心里却荡起一种从未有过的甘甜,我想起号赛在笔记本上写的那句话,我想有个好朋友,一个很好很好的朋友。我想,他以后真的就是我的好朋友了,很好很好的朋友。

我一直埋首于自己的痛苦,没理会号赛。大约十几分钟后,我抬头看了看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用随身携带的小梳子整理好了头发,四六开的分头又回到了一丝不乱,早上打的摩丝油光可鉴。可能是八百的后遗症,我竟然看到了那头发在太阳的照耀下,bulingbuling,闪闪发光……

 

责任编辑: 3947DJX TS001
责任编辑: 3947DJX TS001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