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邮购新娘_短篇鬼故事_TOM段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邮购新娘_短篇鬼故事
2018-04-11 13:48 内涵网   

在按回车键之前,他回头望了一眼,小苏兰跑过来,用力抱住他——他抽泣一声,按下最后一个键。

失恋后,卢苇彻底打消了恋爱的念头。这年头,要找到一个真心爱自己的人太难了。他把原先用来谈恋爱的时间都泡在网上,到后来渐渐沉迷,觉得虚拟的世界比现实更美好。

半年后,卢苇已经成为一名标准的网虫,基本上足不出户,连购物也在网上进行。

易趣网是他常去的购物网站,在这里他买了很多有用没用的东西,没事就搜搜那些新开的店铺,看有没有什么好玩儿的东西卖。

这天,易趣又新开了一家网店,网店的名称是“伴侣销售店”。这名字很奇特,是咖啡伴侣吗?他疑惑地点开店铺,出现的商品列表是各式各样的俊男美女。下面有一行说明文字:选取你喜欢的异性,作为你终生的伴侣。

这算是怎么回事?色情服务吗?卢苇正这么想着,一眼看到窗口上方漂浮过一行文字:本网站不提供任何色情服务……

有意思!卢苇好奇心顿起,再看看那些俊男美女的价格,都很便宜,不超过10块钱,而且可以试用7天,7天以后如果不退货,易趣才会把钱打到对方账户上,可以说对买家是绝对公平的。

那就买一个看看吧!

卢苇在那些美女中选择着,每一个都有不同特色,没多久就看花了眼。好几次想要购买,始终下不了决心,连翻了好几页,直到看到那张脸,移动鼠标的手猛然停下来,他终于明白自己一直在寻找的是什么。 这并非一张让人惊艳的脸——普通的眉眼,一头齐耳的短发,在一堆美女中甚至显得有些丑陋。

可是卢苇一看到她,就忍不住热泪盈眶。他本来以为,经过了这么久的时间,他应该已经忘记她了,没想到再次见到这张脸,还是那样让人心疼。

这张脸他太熟悉了,在过去的5年里,这张脸的主人苏兰都是他的女朋友,但在半年前,苏兰终于无法忍受他的胸无大志,毅然和一名前途无量的IT精英结婚了。苏兰结婚的消息来得让他措手不及,他还在盘算着怎么向苏兰求婚,一转眼就收到了她的结婚请柬。婚礼他去了,但是一看到苏兰穿着结婚礼服笑得那么高兴的样子,他就觉得心里像针扎了一样,没等落座便仓皇逃走了。从那以后他再没见过苏兰,也是从那以后,他躲进了虚拟世界。

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看到苏兰的照片。这是怎么回事呢?他有些疑惑,有些恍惚,不管怎么样,先买了再说。于是点了购买键,把钱支付到易趣的账户里。

7天后,他收到一个包裹,包裹上写着“终生伴侣,小心珍藏”。这就是他购买的终生伴侣?他捧着和鞋盒差不多大小的包裹,感到自己上当了。

打开包裹,里头是一个精致的纸盒,再把纸盒掀开,一个一尺来长的木头人露了出来。木头人做工极其精致,若不是手感和尺寸不对,看上去十足是个活人。木头人的容貌和苏兰一模一样,穿的也是苏兰喜欢穿的那种淑女屋的裙子,一双眼睛深情地凝视着卢苇。 盒子里还放着另外两个小盒子,外加一份说明书。卢苇打开小盒子,是一套小型的婚纱,另一个一寸大小的盒子里,装着两枚钻戒。说明书上称,卢苇给小人穿上婚纱,戴上婚戒,并且依照指示办个婚礼,小人就会成为他的终身伴侣。

卢苇觉得这事有些邪门,但还是依照指示帮小苏兰穿好婚纱,然后自己打开衣柜,取出那套为了和苏兰拍婚纱照特意买的西服换上,戒指先给自己戴上,再给小苏兰戴上,抱着小人在房间里走了一圈,互相鞠躬,就算是完成了仪式。他觉得自己有些可笑,这么大的人了,还玩这种幼稚的游戏。看着怀里一动不动的小人,他叹了口气。

正在此时,电话铃响了起来。一接电话,居然是很久不见的苏兰。

“卢苇吗?”苏兰的语气幽幽,“你好吗?”

卢苇不知所措,呆了一呆才道:“啊?还好,你呢?”

“我……也好,”苏兰道,“刚才不知怎的,突然想起了你……能出来见个面吗?”

理智告诉卢苇,苏兰已经是别人的妻子,这个面是不该见的,但没等他想清楚,就已经脱口而出:“好……”

挂了电话,他回头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木头人,觉得很疑惑——这木头人和苏兰的电话之间,仿佛有某种神秘的联系。来不及多想,他匆匆换了套衣服,便出门赴苏兰的约会去了。

走出门,离约定的咖啡店还要穿过一条马路,走到斑马线边上,他看到对面的苏兰正踮着脚朝这边望。苏兰身上的衣服和盒子里小人穿的衣服一模一样,看到卢苇,苏兰高兴地挥了挥手,马上朝这边跑过来。

卢苇忽然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没等他反应过来,侧面一辆大卡车驶过来,苏兰被撞飞了。

卢苇的大脑一片空白。

苏兰被送到医院,抢救了三个小时后,医生走出来说,苏兰处于昏迷状态,不知道能不能醒。

卢苇想走进病房看看苏兰,但她的丈夫已经在里面陪她了。他在门口看了一会,便黯然回家。

回到家中,天已经黑了,屋子里的灯不知怎么竟然亮了,他打开门,惊讶地发现,餐厅桌上摆着一桌热腾腾的饭菜。

谁来了?

“妈?”他试探着喊了一声,走进厨房。

厨房里,一个两尺来高的身影在忙碌着,听到他的脚步声,那人一回头,卢苇顿时后退了几步——那是苏兰。确切地说,那是他买来的木头人苏兰,她仍旧穿着一身婚纱,只是个头长高了不少,看上去也不再是木头人。

“你回来了?”小苏兰温柔一笑,继续踮着脚炒菜。

卢苇觉得毛骨悚然。

小苏兰完全没察觉他的情绪,就像一个真正的妻子一样,温柔、体贴,偶尔会撒娇。除了身体小得不像话之外,她就像是真正的苏兰。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小苏兰也一天天长高,到了第6天,她已经长得和真正的苏兰一样高了。

这6天里,卢苇每天都会去看真正的苏兰,她仍旧没有醒,脸色越来越苍白,但卢苇心中的焦虑却一天天少了——他已经习惯了家中那个渐渐长大的小苏兰,甚至,他觉得那就是真正的苏兰,两者之间看不出有什么差别,如果非要说有差别的话,那就是:真正的苏兰并不爱他,而这个邮购来的苏兰却对他死心塌地。

作为一个男人,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总是用含情脉脉的眼神看着自己,还能怎么样呢?

这天夜里,他第一次和小苏兰同床。

小苏兰温柔地靠在他身边,说着绵绵情话,就像他曾经在梦里梦见过的一样。他就在这样的温柔中幸福地睡着了。

第7天,他是被电话吵醒的。电话是苏兰的丈夫打来的,他在电话那边泣不成声:“苏兰死了……”

卢苇脑袋中“轰”的一响,随便抓了件衣服就要下床。“什么事?”小苏兰拦住他问。

“苏兰死了。”他失魂落魄地道。

“你说什么呢?”小苏兰笑眯眯地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我不是好好的嘛!”

卢苇心头一震,身子僵了半天,凝视着小苏兰,忽然有个念头闪过脑际,他忍不住脱口而出:“是不是你干的?”

“不是我。”小苏兰微笑着摇摇头,“世界上只有一个苏兰,只有一个……要我还是要她,你可以选择……今天是最后一天,过了今天,你就不能退货了……”她把他的手放到自己脸上,“摸摸看,我是货真价实的苏兰,唯一不同的是我爱你……”

是的,这是货真价实的苏兰,肌肤细腻,温柔可人,最重要的是她爱自己。

这么说,只要这个苏兰存在,那个真正的苏兰就会死去?

“我记得我们过去发生的一切,我们相识、恋爱、分手,我全都记得,在这之前的一切我也都记得,你要知道,我就是苏兰。”在卢苇出门前,小苏兰强调道。

如果她全都记得,那她和苏兰有什么区别呢?一直走到医院,卢苇也没有找到答案,直到看到苏兰的尸体。

苏兰的尸体仍旧停在病房,她丈夫在一边握着她的手不肯放手。死去的苏兰苍白浮肿,看起来一点也不可爱。他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会看到她变成这样。

说到底,她变成这样,还不是自己害的?如果自己没有订购那个“终身伴侣”,就不会发生这一切。

然而,就算她真的死了,又如何呢?另一个和她一模一样的、爱自己的苏兰,正在家中等着自己。那个人的灵魂和眼前这具尸体毫无区别,但却能永远陪伴在自己身边……卢苇的脑子乱了。

苏兰的丈夫无法永远握住她的手,最终,她被慢慢推向太平间。

看着那个泪眼婆娑的男人,卢苇仿佛看到很久以前的自己,在苏兰刚刚和自己分手的时候,自己也是如此憔悴可怜。他忽然想到两个苏兰的另一个区别:这个苏兰的爱情是自己选择的,而那个苏兰的爱情是自己花钱买来的。

爱上苏兰,是自己的选择;爱上别人,是苏兰的选择——正是因为有了选择权,爱情才更显得珍贵,不是吗?

“等一下!”他拦住推往太平间的车,把苏兰重新推回病房,让她丈夫再等一阵子。那做丈夫的求之不得,抓住苏兰的手重重点头。

卢苇飞奔出医院,飞奔回家,打开门,小苏兰笑脸盈盈地迎上来。他一把抱住她,用尽全身力气,拥抱、亲吻,眼泪涂满了她洁白的脸。

“你要退货,是吗?”她不安地问。

他点了点头。

“可是我爱你啊!”小苏兰哭了起来。

他从来都不忍心看到苏兰流眼泪,即使眼前这个只是另一个的替身,他也同样不忍心。他转过身去,强迫自己想起在医院里的那具尸体,打开电脑——强迫自己不回头——下了退货订单——在按回车键之前,他回头望了一眼,小苏兰跑过来,用力抱住他——他抽泣一声,按下最后一个键。

身后传来“咔嗒”一声,那是木头人掉到地上的声音。他仿佛听到自己心里也“啪”一声——如同折断了一双一次性筷子。

电话铃响了,苏兰在医院复活了,他机械地说:“祝福你们。”便挂上了电话。他把木头人抱在怀里,抱了很久很久。木头人最终寄回给卖家,他的电脑里留下的是那7天他们欢乐相处留下的DV和照片,他一遍一遍地看……

有几次卢苇在路上又遇到苏兰,苏兰客气地跟他点头,身边是她深爱的丈夫。他眼里泪光盈盈,想起那7天,他最爱的人就在自己身边。

责任编辑: 董佳鑫 TS001
责任编辑: 董佳鑫 TS001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