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三十岁了,我不想结婚 _TOM段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三十岁了,我不想结婚
2018-05-12 14:32 有意思吧   

 

 

我再见到这个女人,她还是单而不孤,那么骄傲,像行走在尘世间的一行诗,念出来好听,不念出来好看。

张小样是山东人,所以,无论我在哪里,遇见来自山东的姐们或哥们,甚至在高速路上看见“鲁”字抬头的车牌,都会觉得开心,忍不住与同行的人说:我的一个好朋友就在山东。

我认识张小样的时候,是初春,她穿一身米色大衣,高筒靴子,顶着一头比泡面直一点的短发,我差点喊她阿姨,忍了忍,才没叫出来。

当时,张小样正在西安,从事美容业,每天都把自己弄的香喷喷的。还经常私报公仇地带一些瓶瓶罐罐回家,是市面上少有的量贩装,摆在卫生间门口的临时桌子上,红的水、绿的水,色彩斑斓。每天晚上,我们俩就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搬来茶几,再将自己躺进沙发里,一边聊天,一边拍爽肤水抹乳液。

张小样还自告奋勇,隔三差五给我做水疗,做得后来我营养过剩,没几天,满脸青春痘,疙疙瘩瘩的,十分生猛,把她一个久经江湖的资深美容师也吓了一大跳。为此,我特别提出是不是化妆品的问题。张小样矢口否认,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耐心解释:长痘是因为现在气候干燥,所以,你要多喝水。我于是在那段时间喝了许多水,脸上的痘痘却依旧层出不穷。对此,张小样也特别抱歉,但还是坚持自己的理论:你要多喝水。

张小样骨子里是个挺浪漫的人,写得一手好文章,字里行间总不忘流露出风情万种,据说几年前就有杂志编辑找她约过稿,只是后来不知为何没能将这条路走到底,可能为生计所迫,也可能连她自己都觉得不靠谱。

此外,她还很干练,尤其是在工作上,三下五除二,能将问题分分钟搞定。不上班的时候,张小样也有十分丰富的生活,她会跟许多同事去吃火锅、K歌,逛街,喝酒也喝咖啡。对闭塞、无趣、生活单调的我来说,张小样像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缤纷多彩,活力四射,总能散发出不一样的动人。说实话,我很羡慕她对人际关系的掌控能力,虽然,她也常在漫漫长夜跟我吐槽每一个人的缺点。

这么一个天生热情的姑娘,却一直、一直没有谈恋爱。追她的人不少,有比她矮的,有比她高的,可是她依然勇敢的孤单着。我曾跟张小样讨论过这个问题,她说也相过亲,就是“我看上的,人家没看上我,聊天聊的两天打渔三天筛网;我看不上的,人家倒能看上我,天也聊得两天打渔三天晒网”。我问她:就没主动遇到过?她摇摇头耸耸肩:没有,一直没有。我沉思了一会,把冰心对铁凝说过的那句话告诉她:你不要找,你要等。

从此以后,我们再没讲过风月,只隔三差五说一些热闹。

直到有天晚上,热得人睡不着,我们买来啤酒和花生,坐在阳台上吹风,边喝边聊,女人嘛,总能把话题聊到感情上。张小样就说她在高中时候,曾经很喜欢他们班长,班长有小儿麻痹,走路不稳,对张小样始终爱答不理。而热情如张小样,非要将自己想象成圣母玛利亚,一再地展示自己对班长的爱和关心,排队打饭买两份热汤,一份带回教室给班长,班长有时候喝,有时候倒掉,张小样都会开心。

班长则又郁闷又生气,在张小样又一次的谄媚中,直接爆发了,当着全班的面把汤掀了,喊:你一个女的怎么那么不要脸。张小样没哭,只是呆呆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沉默了一个又一个日出日落,自此相安无事地走到了高中毕业。

女大十八变,大学带给张小样的是破茧而出的蜕变,她出落的晶莹剔透,也曾一不做二不休地迷倒过一些人。张小样说,有年暑假,她拖着行李箱下了火车,走在回家的路上,迎面一个人,老远就开始仓促地对着她笑。她以为是摩的司机,没细看,快步走过对方后,却听见那个人叫了她的名字,张小样茫然地回头,意外地发现,那个摩的司机很眼熟,再细看,竟然是她喜欢过挺长时间的班长。

后来,张小样就坐着班长的摩的,一路上,班长说了一些话,张小样都没怎么听,她一直出神地看外面,几年了,原本的平地也起了高楼,灯光闪烁,照亮人心。终于到家,张小样拖着行李下车,班长立在跟前,想帮张小样拿行李箱,又不知怎么着手,尴尬地立在一旁。还是张小样先开口:那个,我走了。班长木木地点了个头,却在张小样走出三五步后突然喊:那个,张小样,对不起啊。张小样在原地愣住,等了几年竟然只等来道歉,她没回头,举起右手,使劲晃了晃,像说再见,又不像说再见,十分潇洒。剩下的十多米路,张小样走得很快,走着走着不觉哭了,哭了又笑了,抹了一把眼泪,走得更快。直到张小样消失在黑夜,班长才不稳当地上了摩的。

经过这些事以后,张小样就再也主动不起来了。我问她:你恨那个班长吗?张小样哈哈的笑出了声,说:哪来那么多恨,那次坐他摩的没掏钱,就一别泯恩仇了。我听毕顿觉唏嘘,拿起瓶子,与她碰碰:来,喝。

去年,张小样终于了断了漂泊,回归了家乡,每月都会回家,却再也没坐过班长的摩的。再过几个月,张小样就三十二岁了,依旧活得像朵花,她不提班长,不说爱情,该吃吃,该喝喝,“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这么多年过去,张小样还是一副“世人皆醉我独醒,爱咋咋”的模样。像她对孤单的定义:单而不孤,独而不孤。当然,也有人劝张小样人生苦短好歹找个人结婚算了,毕竟年龄摆在那里。往往此时,张小样就会故作严肃地回应对方:不,我不要找,我要等。

原标题:《活得像诗》

选自:《坐在马桶上仰望星空》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