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我们只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_TOM段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我们只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2018-05-24 15:16 有意思吧   

 

 

敏儿跟阿乐初次相识是在大学里组织的同乡联欢会上。那个时候加上他们俩拢共十几个老乡在校园的草坪上围坐成一圈做自我介绍。他们就坐在彼此隔壁,自然聊得最为熟络。经过深聊,发现原来他们在乡里的住家也离得不远,但都奇怪旧时为何不曾谋面。

在相识一个星期后,敏儿给他发信息,说有个男孩跟她表白,而她也接受了。阿乐假装闲聊地问及男方的基本信息,尽量不让询问留有疑似调查户口的痕迹。男孩老家远在西部的S省,跟敏儿阿乐位于沿海的老家F省犹如远在天边。阿乐笃信恋爱中距离的重要性,近水楼台先得月,他知道他的优势,尽管现在赏着月的是与她同班的那个男孩。

阿乐知道分寸,所以并不过多参与到她与那个男孩的感情世界里,但敏儿却会主动给他发信息谈论他与那个男孩的牵手,相吻,争吵与和好。阿乐认真思考过自己在这场恋爱中扮演的角色,渐渐品出第三者未遂的意思。大一暑假,阿乐原本想约她一同回乡,但那个男孩已经与她约好暑假去他老家玩。阿乐回说,他家好远耶,到那边多麻烦啊。敏儿笑他没见过世面,现在的交通不知有多方便。

以前的暑假没有敏儿也照过了,可自从遇上她,上一个寒假回家过年原本还能多个常去的去处,如今倒又打回原形,日子从出生到认识敏儿之前的维度看,物事不增不减,若从认识敏儿之后到现在看,则少了女主角,出戏没了主线,阿乐也仿佛没了主心骨。不过敏儿的父母都在,所以整个暑假阿乐照样没少往她家跑,陪他们聊聊天,做做事,渐渐也就有成家庭成员的意思。敏儿的父母自然看在心里,对阿乐也十分认可。两家有阿乐做桥梁,加上离得实在近,也就熟络得渐渐像一家人。

一天,阿乐接到敏儿打来的电话。电话里,敏儿啜泣着声线断断续续地往外蹦字儿,阿乐好不容易凑成一个句子:你什么时候回学校,我在这边呆不下去了,我想见你。此时距开学还有十几天。阿乐直接订了最近一次班次的车,晚上便到了S市。第二天晚上,阿乐到车站接她,远远便瞧见她形容憔悴。敏儿见到他,没有说话,径直依偎在他怀里,哭得一塌糊涂。此时的阿乐,心里五味杂陈,这是他们有史以来最亲密的一次肢体接触,却是拜那个男孩所赐。

敏儿失恋了,具体原因她没主动提及,阿乐自然也没多问。不同的是,敏儿换了专业,避免了与那个男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尴尬,也比往常更多的约阿乐出校外吃饭。阿乐自认他们的关系与以往相比又上了一个台阶,有一天晚上,两人在校道散步。阿乐主动去牵她的手,敏儿先是一愣,一秒后却主动脱开他的手。在那短暂的尴尬里,阿乐极力开动脑筋搞懂他们之间的关系。

我想你是误会了,我对你不是那种感觉。她说。敏儿见他依旧不言语,又加了一句,我们还是继续维持这种关系吧。说完,便径直往前走,速度比她往常走路要慢。阿乐站在原处又想了一会儿,才跟了上去。

在那之后,他们依旧维持每周至少三次出校外吃饭的频率,偶尔也会有朋友加入,但渐渐地,也都淡出他们两人的圈子。在饭桌上,他们会很自然地互相给对方夹菜,像是一对恩爱多年的老夫老妻,也难怪别人会误会他们是一对。在敏儿不在的场合,阿乐的朋友提起她也多是冠以阿乐的女朋友之封号,阿乐在一旁乐呵,既不否认,便是默认。话传到敏儿的朋友那,之前便这么以为,于是大家心里也没起什么波澜。敏儿百口莫辩,只能放任流言走串,有种清者自清的决绝,但也不是说阿乐是那股浊流,她只是固执地认为阿乐不是那个人。

一到放假,他们照例约好一同回乡。有一回,大概是太累的缘故,敏儿在熟睡中下意识地把头往阿乐的肩上靠去,阿乐像是守夜似得生怕自己睡着,身体一动不动,生怕她少睡半秒。家里人也都默认了他们的关系,敏儿妈妈好家里热闹,隔三差五就让敏儿叫阿乐过去吃饭,阿乐早不把自己当外人,吃完也会帮着收拾餐桌,洗碗,敏儿的爸妈也不跟他客气,心里盘算着:迟早是一家人,让他多锻炼锻炼,以后成家也不至于累到自己的女儿。从前这些活都是敏儿做,如今能有个顶替的人,她自然也乐见其成,这让阿乐更认定敏儿只是口非心是。

转眼到了大四,家里人关心的倒不是他们找工作的事,而是什么时候先把婚事办了,无论是对他们,还是两家的父母,都能了却后顾之忧,但主要还是两家长辈的忧占得多点。两家离得近,首先就没有过年去谁家过年的问题,就这点,两位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再而,早结婚早有小孩,趁着大人都还年轻,父母早点含饴弄孙,意味着敏儿跟阿乐也能早点含饴弄孙,虽然想得有点远,但敏儿她妈没少跟她女儿这么摆事实讲道理地谈过。妈,他不是我要找的那个人。敏儿一句话就把她妈的长篇大论给咽了回去。

阿乐渐渐怀疑自己的认知能力是不是出现了问题,当面问及她如何定位两人之间的关系,敏儿也只说是非常非常好的朋友。

为什么不能是男女朋友呢?

我觉得我们两个现在的关系就挺好的,为什么要去改变它呢?

可你对我的言行举止容易让我浮想联翩,你知道吗?

所以我才说我们是非常非常好的朋友啊,你为什么那么容易想偏呢?

敏儿的反问让阿乐有些许无奈,他沉默了一会儿,接着说:或者,我再给你五年的时间找你的那个人,如果没找到,我们就结婚。敏儿潜意识里只想暂时地摆脱他但又想留住他,于是也就答应了。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