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程灵素:君且随意,我自倾杯 _TOM段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程灵素:君且随意,我自倾杯
2018-05-14 18:47 有意思吧   

 

 

 

(电脑端点击播放)(手机端点击播放)

十一月中旬的一天,邝嘉南转发知乎上的一个提问:金庸小说中第一可怜之人是谁?那天我正好和一个朋友去地坛看银杏叶子,落满廊檐。站在金黄的银杏树下,我第一个想到的是程灵素。并不是因为可怜,而是那一瞬间,我想到的是悲情。

邝嘉南说:“小时候看金庸,有些段落是不敢反复看的,程灵素之死是其中之一。后来谈恋爱,开始尝试揣摩女人心,再看程灵素与胡斐结拜的段落,也不敢看了。”

我回复道:“第一眼就钟情的人,要怎么做朋友和兄妹?可是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无迹可寻。有‘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也有‘白发如新倾盖如故’。世间的道理分明都摆在眼前,拗不过,你只向他看。”

程灵素的故事真正是一个悲惨的故事,金庸对悲惨生活有很深的了解,所以他给程灵素安排了一个惟一正确的结局。邝嘉南不敢面对程灵素为胡斐吸出剧毒而死的片段,那却是我认为最正确的安排。

程灵素一生发生过两件最重要的事情:养成了七心海棠,爱上了胡斐。这两件事情是她不幸的根源,更不幸的事情还有两件:她长得不美,胡斐爱的不是她。如果她活着,伴随着她的是永远的痛苦,为自己的容颜和无望的爱。

当程灵素决意一死为胡斐吸出剧毒时,她解脱了,将痛苦留给了胡斐。那一刻,她所散发出的美是那么凄楚,那么令人感到不安:

“我师傅说中了这三种剧毒,无药可治,因为他只道世上没有一个医生,肯不要自己的性命来救活病人。大哥,他不知我……我会待你这样……”

大概看过这段的人都会泪奔,这是程灵素临终前对胡斐的表白,更是她的自白——这段话更多的是她对自己说的。这是没有回报的爱在寻求永生。

多年前,我在某论坛里喜欢一个ID叫程灵素的人,她写过许多关于郭襄的文章,却没有为程灵素写过只言片语。那时候,我好想问她,为什么那么偏心?只可惜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在我知道她的时候,她早已褪去浮华,沉淀在岁月里,成为一个和顺而平静的人。

虽然《飞狐外传》在金庸作品中属于低端产品,层次不高,但程灵素却是他写的最好的人物之一。她冰雪聪明、兰心蕙质,心思缜密,个性坦白,唯独缺乏美貌。她的胡大哥说:“你虽没有袁姑娘美貌,但绝不是丑丫头。何况品德第一,才智第二,相貌好不好乃是天生。”

但那么一个冰雪聪明、个性坦白的姑娘,会因为爱而陷入无法自拔的地步,也会因为不美貌而自卑。胡斐却若无其事地说:“你事事聪明,怎么对此便这地放不开?”

初出茅庐、血气方刚的胡斐不明白女孩子的心思,他也不明白人性中原本就并存着一些奇怪的悖论:比如有时,最热情的可能也最冷漠,最聪明的也许就最痴迷。

当然,人性的复杂和矛盾,只有那个背叛过最后又悔恨的苗夫人才能懂,她说:“要明白别人的心,那是多么难啊!”

我曾千百次为程灵素设想她最美的人生,那就是她遭遇花满楼。

程灵素第一次出场:“……曲曲折折又转了几个弯,只见离大路数十丈处有个大花圃,一个身穿青布衫子的村女弯着腰在整理花草。”

这就是程灵素,一个双眼明亮之极,冰雪聪明、兰心蕙质、医毒双绝,整日打理花草的姑娘。

她与花满楼多么相配:“黄昏时,他总是喜欢坐在窗前的夕阳下,轻抚着情人嘴唇柔软的花瓣,领略着情人呼吸般的美妙的花香。小楼上和平而宁静,他独自坐在窗前,心里充满了感激,感激上天赐予他如此美妙的生命,让他能享受如此美妙的人生。”

这就是花满楼,一个双眼看不见东西的瞎子,他的百花楼里到处摆放着名贵花草,他常在黄昏时打理那些花草,给它们浇水。

如果程灵素遇见花满楼,就不会如献祭一般地死去。她遇见胡斐之后,只因不美,她的兰心蕙质、冰雪聪明便成了负担;只因不美,她的医毒双绝就成了缺陷。像程灵素这样的女子,大概只有花满楼能够包容她的一切,欣赏一切美好的男子才能配得上她。

以前我常说,花满楼这样的男子不该有女人来配他。当我遇见程灵素时,我才明白,这世间是有一个女人配得上花满楼的,那就是程灵素。记得深夜食堂里有句话说,人生最重要的是时机,时机对了,凡事都有可能。如果金庸与古龙结成亲家,那也不错。可惜,造化弄人。

我也只是这样想想而已,江湖上的事,十有八九是不如意的。如果程灵素不追胡斐踏入江湖,是否会平静地终老洞庭湖?如果程灵素明知痴爱无望,毅然离开胡斐,她的人生,又会如何地锋回路转?

容颜的美丽,可以悦人;灵魂的美丽,却连自己都悦不了。纵使才智过人,也只是算到绝望,此分悲情,天下第一人也。

 

 

责任编辑: 3947DJX TS001
责任编辑: 3947DJX TS001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