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艾泽拉斯的星空下 _TOM段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艾泽拉斯的星空下
2018-05-15 09:52 有意思吧   

 

 

写给你,无数次给我生命的德鲁伊。

01

高考出分数那天我一早就睡不着了,偷偷打了电话查分。

作文没写完的我考了不出所料的低分。

我蒙头继续装睡。

半小时后老爸起床,查完分后进屋对我说,快别睡了,这下完了,国内容不下你了,只能把你送出国了。

没多久阿刃就打电话给我,阿重啊,我能上二本,你呢?

我说,你就是个蛋蛋,别刺激我,我考砸了。

心情不好挂了电话。

紧接着电话铃又响了。是阿洛打来的。

阿重啊,我估计得复读,你呢?

我说,哈哈哈哈,你比我更惨我就心情好了。

阿洛说,你就是个蛋蛋。?

02

阿刃,阿洛,我们从小长在一个小区,千足金含量的发小。

小学,初中,高中都在同一所学校,一起打过架,一起追过女孩,一起混迹了高中前两年,然后一起在高三最后一年里冲刺拼杀。

2006年,我们上大学。

考了低分的我被家里送去了宇宙大国韩国,每天被食堂的泡菜折磨。

阿洛没有复读,他去了湖南的一所专科学校,学计算机。

成绩最好的阿刃去了一座美丽海滨城市的二本,学社会学。

我问他,你学社会学将来能干什么?

他说,能教社会学啊。

03

在大学里我们有了新环境和新朋友,虽然平常的联系少了,但假期一回去就成天腻在一起。

刚见面那几天有聊不完的话,几天后有些无聊了,三人一商量,去网吧玩游戏吧。

就这样,我们正式接触了《魔兽世界》。

在一家干净宽敞的网吧,三人并排而坐。

在纷乱的游戏快捷方式中,我点开了桌面上的WOW图标。

虽然游戏开场的CG动画震撼到了我,但当时的我根本不会想到,这个游戏会带给我那么多欢笑和感动。

它是我的金戈铁马,它是我的光荣岁月。

04

我选择了人类,职业是术士,因为看到可以带很拉风的随从。

阿洛也选择了人类,职业是圣骑士,因为他觉得这个职业的名字很酷,一定有主角光环。

阿刃被暗夜精灵种族背景里那种梦幻的氛围吸引,选了精灵。职业选了德鲁伊。

我们三人都起了很中二的名字,然后进入了游戏。

我和阿洛的人物出现在一个修道院外,熟悉了操作后四处走动,突然发现附近没有阿刃的人物。

看向他的电脑,尖耳朵暗皮肤的游戏人物在一个非常漂亮的紫色场景中。

我和阿洛分头找他,很久都找不到。

后来旁边一位热心肠的大哥对我们说,你们的出生地不一样,距离很远,你们要先各自升级,到一定级别才能出现在一个场景里。

我说那大哥你来带我们升级好不好?

那个大哥说,好呀!你们等我!虽然我也刚玩,但带你们应该不成问题!

大哥赶到了我和阿洛的出生点,却看不到我和阿洛。

大哥懵了很久,然后一拍脑袋说,糟了!我们不在一个服务器!

05

大哥虽然不能带我们升级,但教会了我们很多东西。

比如他告诉我们组队升级比较快。

可根据我的试验,恰恰相反。

我和阿洛组队时,阿洛总是引来很多怪物导致我俩团灭,或者经常莫名走失,所以我俩的级别进度比阿刃独自一人升级低了不少。

我说,阿洛你就是个蛋蛋,耽误我升级。

阿洛说,没关系,慢慢来,比较快。

在我捉摸这句话的时候我们又一次团灭了。

旁边的大哥探过头来,说,你们打的怪物级别太高了,你看怪物头上的数字颜色,只有黄色的才适合你们打。

阿洛说,那这个头上是问号的呢?

说着他上前打了一下。

大哥抽着烟拍了下我的肩膀,说,你这个朋友生错年代了,在战乱年代怎么也是个军阀。

我看着眼前变成灰色的屏幕,点头称是。

06

那天我们玩得意犹未尽,但三人仍然没能出现在一张地图上。

第二天,我跟着家里去了海南亲戚家,在那里待了半个多月,期间我偶尔夜里上游戏,自己打到了十多级。

从海南回来后,阿刃和阿洛已经四十多级了。

他俩带我去打死亡矿井。

阿洛一身帅气的装备,尤其是一个绿色的头盔闪瞎我双眼。

他进了矿井副本之后大开杀戒,我远远跟着他,看他遇佛杀佛。

他战斗的时候脚底下总是有一片黄色的光芒在燃烧,很是拉风。后来我才知道那片黄光叫“奉献”,除了视觉效果炫酷外好像基本没什么用。

阿洛总是跑一大段路引来很多怪物聚在一起一并杀死。

最初对这种战术我大呼厉害,但接着就发现不对劲。

后面引的怪物越来越多了,战斗时间也越拖越长,一直到阿洛的人物被无数小怪围攻,里三层外三层,左三圈右三圈,他的血槽急速下降,加血技能的读条不停被打下去。

我仿佛能听到他的人物发出“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的娇喘。

终于,在时隔半个月后我又看到了久违的灰色死亡视角。

07

他们带着我一路升级刷副本没遇到什么困难。

直至站在了荆棘谷的土地上,才算正式挑战的开始。

荆棘谷是无数小号升级时的噩梦,由于联盟和部落在这里开始有了频繁的交集,对升级资源的抢占时常引发双方势力之间的群体性对决。

除此之外还有个别被称为“荆棘谷怪叔叔”的以屠杀小号为乐的人渣。他们在荆棘谷游荡,看见小号就跑过来,跳舞,不停跳舞,你走他就杀掉你,站在你尸体上继续跳舞。

你复活后他会骑马追上你,收起马停下,跳舞,不停跳舞,你走就杀掉你,在你尸体上继续跳舞。

妈的智障!

变态呀!

神经病啊!

这是很多小号挥之不去的梦魇。

但我不怕,因为我有阿刃和阿洛。有时他们也会跟别人去打副本,留我一个人在危险的荆棘谷做任务,但只要我被部落大号欺负,他俩就立刻拍马赶来,满地图追杀那个部落,绝不手软。

在几次冲突之后,他俩干脆就待在我身边,保护我。

我心想,太好了,这下可以震慑下那些杀小号的变态了,终于能安静地练级了!

这时阿洛跑到不远处组队的几个部落小号面前,对他们招了招手。那几个部落小号也对他招了招手。画面很和谐。

阿洛跳起了舞。

我预感到不妙。

舞姿停止,阿洛先放了个奉献作为视觉效果渲染,然后一把飞锤甩过去接着啪啪几下把那几个部落小号击杀了,接着站在他们尸体上继续跳舞……

那天,我们被十几个部落大号满地图追杀。

08

阿洛是服务器着名的插旗狂人,战斗欲极强,到哪里都要先跟别人决斗,由于胜率很高,所以还收获了一些崇拜者。

那段时间阿洛最爱的事情就是跟我插旗决斗,我经常莫名其妙就接到这个比我高好多级的人的决斗请求。

当然最后的结果就是我被他虐。

艾玛,各种虐。

我到了三十多级的时候他俩就放弃了升级,专门带我。

从荆棘谷,到阿拉希高地。

从塔纳利斯,到费伍德森林。

从灼热峡谷,到瘟疫之地。

征程的最后,在败落的人间炼狱斯坦索姆里,我身上黄光闪现,头上的数字变成了60。

看着前方顶住怪物打击的阿洛和身后为我释放加血的阿刃,我放在键盘上的手不自觉得握成了拳头。

现在,到我守护你们的时候了!

09

那个假期结束的时候,我和阿刃一起坐车去他上学的海滨城市,我要在那里坐飞机去韩国。

在车上我说,你换成野性天赋吧,这样能享受到输出伤害的快感。

他说,不了,还是用恢复天赋吧,我们三个人就是一个团队,团队利益的最大化才是要考虑的,只要你们玩得高兴,我丧失点游戏趣味又有什么关系。

开学后我们白天上课,晚上才有时间一起玩。

我们加入了一个名叫“星之所在”的公会,公会里每个人都很认真。

副会长是个侏儒法师,可以这么说,他把所有业余时间都奉献给了公会。有副本活动的时候打副本,没有活动的时候就为公会制作一些打副本用的材料。不上游戏的时候查副本攻略。

诸葛亮式的鞠躬尽瘁的人物。现在想想都很佩服他。

熔火之心,黑翼之巢,安其拉神殿,通灵学院,黑石塔上层,这些副本有讲述不完的故事,那是属于60级年代的经典。

有次阿刃对我说,真怀念那些副本,那些故事,那些记忆。

是啊,那个版本是最美好的,因为有你的身影,我最伟大的德鲁伊。

10

阿刃的操作在我们三个人中是最厉害的。眼花缭乱的形态切换,闪转腾挪的战斗技巧,及时到位的控制与强力加血。由于他的存在,我们的野外遭遇战胜率很高。

开了70级天赋后,我召唤出了恶魔卫士。

那段时间恶魔术士强到无解。在野外经常有部落的盗贼偷袭我,我一直被晕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盗贼一直打我,打啊打啊,然后就被我的恶魔卫士砍死了。

也正是那段时间,阿洛再没找我插过旗,我发送的决斗请求他也不再接受。

后来,外域开放了。

艾泽拉斯的勇士们厉兵秣马,冲向新世界。

11

刚穿过黑暗之门,我就被庞大的战斗场面震撼了。

如山高的恶魔们咆哮而来,庞大的火团从天空坠落。

这是燃烧的远征。

这是新的历险。

联盟和部落最初在外域十分和谐,同一块地盘里大家都忙着做任务升级,无暇争斗。虽然升级资源有限,僧多粥少,但也没有发生大规模冲突。因为双方都知道,冲突只会意味着升级效率的降低。

但,阿洛的到来毁了这和平的假象。

阿洛的战斗方式非常卑鄙——骑马冲进玩家最为密集混杂的地方,然后下马,放杀伤力很低但视觉效果炫酷的“奉献”,然后打开“无敌盾”,搓炉石回城。

莫名其妙伤血的部落们感受到了侮辱。他们草木皆兵,开始攻击身边的联盟,从此一场大战开启。

阿洛乐此不疲,但玩砸过一次。

那次他像往常一样冲进人群中,放了奉献,打开无敌罩,搓炉石。

到目前为止这套路都很OK。

可就在炉石进度条还剩零点几秒的时候,他按了下空格键(这是他的习惯,后面还要讲到)。

他高高跳起,帅气下落。无敌消失后的他暴露在了部落们的仇恨视线中。

惨遭轮殴。

12

阿洛是我们中的搞笑担当,类似的趣事层出不穷。?

在外域他频繁插旗的毛病还是没改,只要组队进来一起做任务的人他都要发出决斗请求。

阿洛的PK技巧很强,但总是犯一些低级失误。

在网吧看过他跟一个法师PK。他当时的天赋是神圣,把快速加血的技能设置在了数字键6上。他说想用这个技能消耗掉法师的魔法,然后再打死没魔的法师。

但整个战斗过程在我们看来就是:法师不停地打他,他站在原地不停地按666666加血,后来加不上被打败了。法师满血,打了一屏幕省略号。

我们笑得不行了。

他严肃地说,别笑,虽然我输了,但你们觉得我这个战术想法是不是很牛逼?

阿洛战斗的时候有个习惯,喜欢按空格键跳跃。他觉得这样人物动作很帅。

有次他跟个战士决斗,前面的操作都很精彩,双方均红血,他还有一个大加血技能没用,只要施放出来就稳赢。

这时只见阿洛放出了制裁之锤,把战士晕住。

他开始读条加血。

我心想这次赢得漂亮。

谁知读条还有零点几秒完成的时候他按了下空格键,高高跃起……

战士醒来后把他一招带走。

后来在铁炉堡门口,也是跟一个战士,同样的情形。他用制裁将战士晕掉,同时高高跃起,落地后开始读条加血。但没想到的是他跳到了小火堆上,加血的读条一直被火烧退,人物发出了熟悉的“呃呃呃呃呃呃呃”的娇喘。这时战士醒过来了,在读条完成的最后一瞬间将阿洛打败。阿洛的人物单膝跪在火堆上,被火烧了一下,死了。

我和阿刃笑到了地上。

13

前面讲过,阿刃是我们中的最高战力。

70级的那段时间恢复天赋的德鲁伊是野战的食物链最顶端,能战能退,再加上阿刃的操作和意识,几乎未尝败绩。

跟他在一起我超级安心。

曾经有次我骑着飞行坐骑,阿刃变成鸟形态,在空中经过纳格兰时看到下方有4个部落,其中两个人在决斗,我认出里面一个曾经在野外杀过我。阿刃听说后立即就下去了,变成豹形态隐身,当两个PK的人都残血时突然出现将两人秒掉,然后迅速逃开。

另外两个部落先是懵逼,反应过来后骑上马追杀。

我想下去帮忙,阿刃说先等等,看我的。

他边跑边还击,加血,缠绕,吹风,月光,硬生生把对方两个人耗成红血,然后反手击杀,全身而退。

我赞叹不已。

14

我们三人的配合越来越纯熟,在野外与部落的同级别遭遇战基本没输过,而且多是3人VS多人的不平衡战斗。

最高记录是在时空之穴,3个人连续击杀了对方不同的3波共15人。

其次是在白骨荒野3人击杀对方9人。

这些还都是在别人先动手的前提下。

我们虽然喜欢打野外遭遇战,但坚持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态度。

实在没有“人犯我”的时候我们就去部落多的地方跳舞。总有忍不住的部落仗着人多势众先动手,然后我们就开启了杀戮模式。

这酸爽。

15

某天我一个人在野外被几个部落偷袭,守尸。

那时阿刃和阿洛都没有上线,我在公会里喊了好久,由于大家都在打副本所以没有人来帮我。

突然我觉得一阵心酸,就退会了。并不是怪他们,毕竟每个人有不同的游戏方式,不能强求别人什么。只是我想找个比较团结的、不把副本作为唯一目的的团体。

后来才发现,这是可遇不可求的。

也好,本来选择魔兽这个游戏就是为了能跟阿刃阿洛一起玩,这个初心,多久也不会变。

其他的,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之后他们上线,问我为什么退会。

我说了原因,他们也立马退了。

阿刃说,你做出的选择,我就支持。

阿洛说,我也是。

第二天,我上线后发现阿刃在。

我发信息给问他,今天怎么这么早?

他说,昨天守你尸体的那几个部落,我在满世界找他们。

16

为了让一颗战斗之心有安放的地方,我们打起了战场。

战场中我洗回了恶魔天赋,阿洛洗回了惩戒,阿刃始终是恢复天赋没变过。

因为知道身后有阿刃在保护我们,我和阿洛肆无忌惮地输出伤害,尽情将毁灭倾泻到敌人身上。

三人当关,万夫莫开。

阿洛说,如果有天我们不玩游戏了,就把人物停在战场入口吧!

阿刃想了想说,还是停在铁炉堡的拍卖行前吧,我记得那是我们游戏中的人物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铁炉堡,怒火与烈酒的王城。

从这里开始,从这里结束。

17

后来战场打腻了,我们就满世界转。

魔兽世界的游戏美工美轮美奂,有太多令人震撼的美景。

我们研究起了魔兽世界的历史,发现里面有太多可以挖掘的内涵。每一处场景每一个NPC都可以引出一段故事,这些故事又都汇入到主线情节中去,波澜壮阔。

于是我们脑洞大开,来了次历史进程观光之旅,从魔兽主线的开端起,沿着故事的发生顺序,去到历史事件的发生地,脑补当年的惊心动魄。

在海加尔山脚下时,我们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找方法,尝试能否去到山上。

虽然当时暴雪没有开放海加尔圣山,但还是被我们找到了BUG——

在某处山脚下决斗,我的恐惧术竟然有一定几率将对方恐惧到山顶!

我先把他俩恐惧到山顶,然后使用法术自焚,阿刃再把我复活到山顶。

就这样,我们看到了当时暴雪游戏的禁区——海加尔山内的壮丽景色!

发现这一BUG的我们决定利用这个赚钱。

我们在世界频道里刷“海加尔圣山历史旅游团”的信息,并配上一段蛊惑人心的激情文案,很快就有大批玩家照顾我们生意。

18个金币一次,我用法阵将他们召唤来。

简直赚发了。

阿刃感慨道,知识改变命运啊。

18

文章进行到这里,是该要开口说那件事了。

距离阿刃去世到今天这8年间,我始终不愿意去触碰这个事实。

有次做梦我化身成了游戏里的人物,在梦里BOSS的攻击目标是我,阿刃不停向我释放回血的法术,我沐浴在他德鲁伊魔法的光芒之中,周身都是温暖的力量。

就像在现实游戏中一样。前方无论是强大的精英BOSS,还是潮水般涌来的部落大军,他总是在身后给予我回复力,把我一次次从垂危的边缘拯救回来。

有他在,我就有无穷的生命。

可是,你守护了我那么久,我却一次都没能守护你。

19

大三刚开学第三天,就在电话里接到阿刃因车祸去世的消息。

肇事的对方也是学生。酒驾,在校园里撞了三个人。

其余两个抢救了回来,单单阿刃没有。

我哭着把宿舍里自己的东西统统砸了个稀巴烂,韩国舍友都以为我疯了。

我准备买票回去。爸爸打来电话劝我,学业为重,人死不能复生,回来没有什么意义了。坚强如他,在电话里也带着哭腔。

阿刃也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半个儿子。

20

韩国的寒假在圣诞节前就放了。阿洛也凑了周末回家,他到汽车站去接我,刚一见我就泪崩了。

1米85的大汉,稀里哗啦哭得像孩子。

我们直接去了陵园,在阿刃的墓碑前,伫立许久。我有太多的话想对他说,但哽咽着无法开口。

我还记得小时候我们因为被叫家长而一起离家出走。

还记得在你家时我们吃着夜宵冲刺高考,累并快乐着。

还记得我第一次表白女孩失败后你陪我喝得烂醉。

还记得我们一起在游戏世界里驰骋。

在西部荒野的麦田,在荆棘谷的丛林,在冬泉谷的冰川,在纳格兰的云端,在不可能攀登上的海加尔圣山的山顶,在整片艾泽拉斯大陆的星空下。

我们笑着,战斗着。

有你在我身后,我从未畏惧过什么。

21

还有很多想写出来的,但还是决定将这篇文字定格在第21段,写给永远21岁的你。

你去世后,我就再也没碰过关于魔兽的任何东西。直到今年《魔兽》电影首映。我和阿洛相约一起去电影院。

我们买了3张票,中间的座位空给你。

还记得么,在网吧玩游戏的时候我们就是这样,你总是坐在中间指挥战斗,带领我们两个,所向披靡。

特意给你选择了8号座位,纪念你的8周年。

开场前我让前面的朋友帮忙照了张照片,照相技术很渣,但你应该不会介意。

影片开始后放映厅的灯光黯淡下来。

屏幕上出现了“WARCRAFT”的字样。

我知道,你回来了。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