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后来,再无消息传来 _TOM段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后来,再无消息传来
2018-05-04 17:23 有意思吧   

 

 

有天看动漫,看到一句独白:“曾经有人告诉过我,对生死毫无执念的人,是因为还没有经历过真正绝望的别离。”当我明白这句话的时候,我最好的朋友已经不在我身边了。我们虽然没有经历过生死,却经历过别离的绝望,懂得失去之后魂不守舍的滋味。

我一直记得那天我先离她而去的情景,一个傲娇的人是不允许自己没有面子的,所以先一步做出决定,搬离我与她共同合住的房子。年少时期我们就在一起了,怎么会不明白彼此的心意?她可能也察觉出我的举动了,所以在我离去的前一天晚上,她不知所踪。而我还沉浸在对她的幽怨中。

我走的那天,留给她唯一的东西就是那一个月我的房租,其他关于我的东西我都没有留下。

那个日子我永远记得,五年前的今天——8月22日,阳光明媚,天气燥热,我背着行李坐在公交车上,戴上耳塞,耳朵里传来《还是好朋友》。这首歌是她教会我的,我跟着旋律哼唱起来。只怪眼窝太浅,泪水一直在眼眶打转,我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却还是泪流成河。

回想起那些年,我们在一起吃喝玩乐的时光。黯然销魂处,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好像青春是场盛大的演出。现在算算,我们认识15年了,与她分开的时间也有5年了,没有她的日子和有她的日子也快一样多了。

记得我们初见时的场景,她说,我们俗,所以我们在一起了。我说,俗,是雅的拐杖。于是我们乐呵呵地捆绑在一起。我们喜欢吃一块钱一份的炒粉;喜欢吃放很多辣椒的凉拌蕨粉;喜欢去动漫城玩开车;还喜欢去小饰品店试各种头饰,但我们从不买。

我将写好的短篇小说,用一下午时间,全部读给她听,而她也是我唯一的听众和读者。那些读给她听过的短篇小说,后来放在家里的储物柜里,被不明真相的母亲全部当成废纸卖掉。她可知道,我心痛了多久。因此,我还与母亲大吵一架,只因为那些发黄的纸上留着我们的专属记忆。

我们也会臭美,顶着夏日炎炎的火球,去照相馆照相。每人摆好各自认为最美的pose,随着摄影师喊茄子时我们裂开嘴巴笑起来,“咔嚓”一声将我们永远定格在胶卷上。

那时候的我们,向往美好。

后来,我们计划了第一次旅行,去的是南岳衡山,坐的是绿皮火车。在南岳我们烧香拜佛,我许下三个愿望,其中一个便是愿我们的友谊天长地久。可上天给我开了一个沉重的玩笑,三年后,我们便分道扬镳。或许,佛祖也怪我没有去还愿吧。

这么多年,我一直带在身边并且一直在用的东西,就是她送给我的那把谭木匠的梳子,已经八年了,还如新的一样。自她送我梳子之后,我再没换过梳子,这一梳就是八年。还记得当初她送我梳子的时候说:“梳万丈青丝,留万尺情缘。”

我们在一起做过的事情真的太多太多了,随便一件拎出来就能感动天地,连天皇老子都要退让三分。可是今天我不打算说我们的催泪友情史。

我们在一起的十年里,无论做什么都惊人的一致,不需要多废话就会懂得彼此心意。我们的情谊没有败给时间,没有败给现实,却败给了爱情。我们别离的那一年,正是她恋爱的那一年。我不知道我们的矛盾是从什么开始的,只知道后来因为她的男朋友,我们开始冷战,最终,我先离开了她。

在那时,我一直偏执地认为,她为了捍卫爱情,而放弃了我。至始至终,她都没有解释过半句。在我离去后的不久,我们共同的朋友来劝说,希望我们能够和好如初。而我却说:“只要他们在一起一天,我就不会出现在她的世界。”我只不过嘴硬地那么一说,却没想到她认真上了色。

谁也不愿意低头,谁也不愿意让步。我们就这样在岁月如歌中渐行渐远。

离别后的前三年,我时不时会听到她去男方家里见家长的消息;也会听到她在准备婚房的消息;还会听到她结婚的消息;更会听到她当妈妈的消息。每次听到这些消息时,我都会更新签名:久见天苍,久未见蒹葭芳。

还记得我曾说要当她的伴娘。可是在她大婚时,我在沙漠里看星星看月亮;记得我曾说,她如果有孩子,我要做宝宝的“亲妈”,可是在她为人母的那天,我在东北滑雪。曾经我们的友情令多少人羡慕,风雨同舟十年,可最终因为一个男人褪了色。在那么多人生大事面前,说好彼此不能缺席的,却都失了约。

后来,远方,再也没有传出你的消息了。

那天半夜时分,书友哆哆在书群倾诉,她与好朋友之间情感出现危机。她不明白,她与好朋友之间为什么会出现隔阂,关系开始僵化,如果再不做出努力去维护,这段关系就会慢慢淡化了。哆哆二十出头的年纪,还那么小,非常用心地经营着与好朋友之间的感情,不禁动容。而我,却不知道如何安慰她。

哆哆的坚定,唤起我心底里隐藏许久的那份珍贵的友情,更让我想起歌德和席勒的伟大友情来。以前看书,看到歌德给席勒写的一封信里说道:“我们二人中,总有一个是最后之年。”而在席勒去世的那天,歌德知道消息后,捧着脸掩面呜咽,哭得像一个少女(歌德通常情况下是比较沉郁,不露笑脸,矜持的),说道:“我一半的生命死去了。”

是的,在我离开她的那一天开始,我的生命里,再无好朋友字眼,只剩下她的回忆。虽然我们分开五年了,我也失去了她的消息。但谁都不能够替代她在我心中的位置,她就是我永远最好的朋友。我也知道,在这五年里,她也会用她的方式关心着我。

当微博兴起时,我没有玩微博,我依旧更新着空间的内容,只是害怕她找不到我了,看不到我的消息;当微信兴起时,我依然没有放弃更新空间的内容,只是不想她失去我的消息。我的空间从不设置,任何人都可以进,就是为了让她以我不知道她来过的方式进来看我。

我没有和哆哆说起我的这份友情。在她正当好的年纪,面临一段僵化即将要崩溃的友情,她想做出一些努力,希望对方能够同她一样坦诚相待,也是正常之举。不过,听哆哆的语气,对方似乎有苦衷,也有难言之隐,对哆哆也有隐瞒,并不想突破目前的隔阂,回到昔日的亲密。哆哆非常不理解好朋友的做法,这让我非常心疼她。

我只知道,王家卫告诉我们: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什么东西上都有一个日期,秋刀鱼会过期,肉罐头会过期,连保鲜纸都会过期。我开始怀疑,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是不会过期的?

随着年龄的增长,环境的变化,心境的不同,经历的人事,朋友之间的关系也会发生改变的。就算是亲人之间,感情也会发生变化。何况是其他情感呢?这个世界上没有一层不变的东西,人的心最为复杂,也是最难以控制的。

哆哆说,她不想好朋友之间走着走着就不来往了,她是把对方当作一辈子的朋友来对待的。我想,在所有一见如故或欣喜若狂的感情里,谁不是怀揣着一辈子都要在一起的信念去交往的?可是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最终走散了呢?

有时候,对一种情感奢望过高也是一种错误。还记得以前,我认识一个姐姐,一开始关系非常好。在一起也做过一些非常值得纪念的事情,我一心一意待她如亲人。渐渐地,我发现她有意避开我。她组织活动时,经常约上我们共同的朋友一起出去,却没有约我。几次之后,我当然失落,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我拼命的想要变得更好,改正她以前和我开玩笑说过的那些不好,可事实是,她依然不喜欢与我玩在一起。

她还和我说:“朋友分三六九等,有些人并不适合在一起玩。”那一刻,眼前的世界一片黑,成年人的世界太复杂。我只能说,在社交的领域里,每个人在不同的关系里扮演不同的角色,对待每段关系有深浅的程度,这是不可避免。

如果连朋友都分等级,那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在我的观念里,能称为朋友的人,一定是可以“把酒话桑麻”的,否则那只是一个熟人而已。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体会到物是人非与世事变迁的苍凉。我也逐渐明白,在一段感情里,你做出很多努力,总是把自己感动得一塌糊涂,殊不知在对方眼里,你却像是一个难甩掉的包袱。我们开始都一样,斤斤计较,伪装成顺其自然。后来,我们也都一样,尽过全力,才可以接受失去。其实,是自己变得优秀,变得强大了,强大到可以接受失去什么都不足为奇了。

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一段缘分是特别不一样的,也没有哪一段感情一定是要一生一世在一起的。有些人只是为陪你走一段路而出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在每段关系里扮演的角色也都不一样。就算是亲人,也会因为一些矛盾、利益或者现实问题而不再来往,又何况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其他人呢?

时间是漏斗,能筛掉许多虚情假意,也能沉淀下纯青炉火。但凡任何坚实可靠的关系都无需用力声张。而我们能做的,努力过不后悔。只是不管过去多长时间,我们也会,偶然看到一段文字,一张照片,听到一首歌,还是会想起那个TA。只是,有些人,有些关系一旦变了,就回不去了。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