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天黑黑 _TOM段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天黑黑
2018-05-16 13:28 有意思吧   

 

 

有人说,凌晨四点多还没有睡的人,一定有他的秘密和心事。

其实不是的,那个时间点还不睡的人可能只是在等一个跨着时差的电话。

01

有些消息从我按下发送键开始,就背负着无果的命运,如沉船后静静的海面。我一次一次与杳无音讯切磋,在心力交瘁的时候安慰自己,或许沉默也是一种归还。

在机场的最后一通电话,是我和这个人的第一通电话。

他在那头支支吾吾,普通话不标准,声音不算太好听。而我看着手表上的指针一点一点逼近登机时间,用微弱的声音憋出一句:“你叫我一声。”

他回答:“我这里人很多啊。”

“哦,那算了。”

飞机出事的新闻播了这么多,我却从来不把这当一回事。母亲总是愁这愁那,还带着小姑娘嗔怪的语气责怪我每一次在机场和她再见之后,总是头也不回地入关了。

第一次独自飞美帝的时候,在转身之前就看到她噙满泪水的眼眸。她不知道,走到他们看不清我的地方,我才敢偷偷往回看一眼。隔着玻璃门和来往的人影,就不怕有人看到我的满眼通红。

可来回次数多了,对于离别快要无关痛痒。而这次,在挂断电话转身走进登机通道的时候,居然有一种离开之后回不来的感觉,眼泪毫无戒备地流了下来。

他在最后一通电话里说:“走不走对于我们并没有什么差别。”

我想反驳,可是最后依旧是没了后话。

02

时隔两个半月,重新回到这里的时候,我并没有什么陌生的感觉。

我倚着车窗看干净又湛蓝的天空,任阳光在手臂上拖着尾巴不肯走。破旧的高速路上的风景,除了川流不息的车辆,就是上空一架架起飞或者即将落地的飞机。

你看,人生是不是也是这样。有人来,有人走。在这个年纪,反复体会着像车站像机场的命运,很想要改变什么,殊不知自己也是这样一个来了也得走的人。

那个和我像双生花的姑娘在我临走前写了一篇文赠予我,而我看着她笔下一句句动容的话,除了掉两滴眼泪,再没有办法在她需要我的时候及时地给她一个拥抱。

因为我和她,和他,和他们,隔了十五个小时的时差和一万多英里的距离。接下来的一个漫长的秋天,我们几乎要在两个世界里过自己的生活。唯一的联系只能依靠那些苍白无力的社交平台。

忙碌起来的日子里,我握着静音的手机,却在大部分时间里希望能第一时间收到他的消息并且回复。

不对,他其实基本从来不发消息给我,永远是等他的回复。

他的生活开始了不可休憩的接力赛,忙完这个又有一场新的战争要打。他献身信仰,却又热爱孤独。几乎是以茕茕孑立的模样生活在周遭的环境里。

说起来有点不太幸运,我好像喜欢上这个患有孤独症的人。

03

不太幸运里最幸运的事情也被我碰上,那就是他也喜欢我。

几年以前,我觉得互相喜欢就是一段佳话的开始。之后,我知道,喜欢是仅仅不够,爱也是。在成人世界里,有太多的障碍去成全爱情和实现理想。

在我还不算特别成熟的时候,我抱着自己单纯美好的幻想,坚定着那些自以为是的相信,一遍一遍口口声声地强调着相信我。

但我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但他也从来没有轻易相信过。

成人世界的残酷我不是没有领略过,但我总有莽草般的自信:他的世界,会因为有我的存在有一点点不一样的。

但其实事实是,他依旧一个人花几分钟解决一顿饭,一个人辗转在疲惫和忙碌之间,一个人熬着夜胡思乱想。他不愿意多说什么,而我也全都不知道。

于是我们争执,然后和好,再争执,再和好。

他觉得这样的反复有着它的意义,而我也孜孜不倦地享受着这样的折磨。

我也曾贪享过他片刻的温柔,但爱情的美好总是转瞬即逝,留下的伤痕却是累累。然而,生活里总是有人前赴后继地付出一切来一场赌局,就像一个瘾,最后也总要有一方愿赌服输。

可能不愿意承认,但我大概是输了。

04

凌晨四点多的时候,我避开了熟睡的室友来到书房。洞悉时差的我大概摸透了他难得会有的休息,拨通了跨洋电话。而在此之前,我已经一天一夜没有睡过觉,满课的这一天,除了喝了几口水没有进食,胃疼得无法入睡,所以那时候的我已经处于即将虚脱的状态。

一个小时的通话时间里,我蹲在地毯上,一只手捂着胃,忍着疼痛和他说话。声音很轻,额头却一样有冷汗冒出来。

我们没有特定的话题要聊,常常前言不搭后语。而我喜欢像所有小女生一样撒娇,他又很傲娇地唱反调从不肯妥协。

是的,从凌晨四点多到五点多,我就保持着半蹲的姿势和一个大别扭说了很多无关紧要的话。

而说完之后,我终于毫无牵挂地睡了过去。

这不是我。但铁打不烂的一个人心里有了另一个人就是无比脆弱。

他不知道我等了多久,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等。这样一通看起来毫不起眼毫无作用的电话,究竟有怎样的魔力,能治好一个人孩子般的任性?

他不懂,我便不提起。

是的,有时候,爱没什么好。

05

他的世界里,一切都看起来没有那么重。坏情绪涌上来做自己的事就好,谁留谁走也不会强求,把我们之间的距离清算到毫分,可以因为惧怕没有未来而甘愿放弃现在。

我问他:“如果我要走,你会挽留么?”

他面无表情地留下一句:“你要走,我也留不住。”

他永远都是淡然的样子,不提喜欢不说情话,不给温暖不去讨好。

他说过的让我感动却又难过的一句话是“陪你走一段路,你遇到更喜欢更合适的人了,我离开,不用担心我。”

他似乎用成人的眼光看穿了结局,而只是因为我的一句“我需要愿意付出时间”陪我走一段路。

我就这样笃定着他对我的喜欢,一定是真的那么喜欢我才会为我考虑这么多,甚至可以为了我有更好的生活选择退出。

我给他发了一段三毛和荷西的对话,希望他能相信我。

“荷西问三毛:你想嫁一个什么样的男人?三毛想了想说:要是中意的话,千万富翁也可以嫁,要是不中意的话,亿万富翁也可以嫁。荷西说:说来说去,就是想嫁个有钱人喽?三毛说:但如果是你的话,只需一日三餐,并且以后还可以吃得再少一点。”

而他什么也没有说。大概是,即使相信我,也无法相信未来。

我不想相信他设定好的结局,不想理解生活给我们安排的不可逆转的孤独的命运。我只想做他身边一个永远不用长大的孩子,永远单纯永远美好,不用全副武装也不用历经沧桑。

06

下午的时候,室友在和男朋友熬电话粥的时候声音突然提高了几十个分贝。安静片刻之后,她无征兆地蹲下,带着哭腔控诉,埋在臂弯里的头重新抬起来的时候,我在她的眼里,除了看到了眼泪,还有自己。

在爱情里似乎永远不存在平等,有人拼着命地在乎,就有人无所谓地消遣。压抑不住心酸的人哭得很大声,能忍得住的人还是一副淡淡的表情。

恰巧收到他给我回复一句:“我喜欢孤独的感觉。”在意料之中,却又万般难过。原来,你我之间,孤独能共振,温暖却不能。

无数人举着旗帜“不介意孤独,比爱你舒服”,也有人唱着“就老去吧,孤独别醒来”。而这些人里,还有多少其实是无比希望,“你的世界,因为有了我,哪怕有一点点的不一样”。

我以为因为我的存在,他能把给孤独的拥抱分我一点。终究是我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又低估了他清醒的程度,或许,我在不在,真的没有什么区别。因为想要做的太多,能够做的太少。比如,我发着微信上看起来蠢蠢的抱抱的表情,却连一个紧紧的实实在在的拥抱都给不了。

而这一次,心里再怎么难过,也只是给自己一个淡淡的表情。

你说,这算不算是长大的一步?

07

又是快要凌晨三点的加州,于我,已经不再陌生。

耳边是孙燕姿淡淡的声音:“天黑黑,欲落雨,天黑黑,黑黑。我爱上让我奋不顾身的一个人,我以为这就是我所追求的世界。然而横冲直撞被误解被骗,是否成人的世界背后总有残缺。我走在每天必须面对的分岔路,我怀念过去单纯美好的小幸福,爱总是让人哭让人觉得不满足,天空很大却看不清楚,好孤独。”

有人在等,从那样的年少到这般的衰老。有这样的深夜,听到再也不敢播的歌。有朗朗的清晨,关于谁的梦总不休,记忆斑驳光阴。怀念的过往不多,有一个烈日,有一场大雪,有一条一同走过的巷。因为没长大,所以才用力。

而我也终将长大,活在自己的成人世界里,只有淡淡的表情和淡淡的转身。但那一腔热血啊,请晚一点再不回头。

天黑黑,黑黑。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