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机场的眼泪:留学生都懂的情感 _TOM段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机场的眼泪:留学生都懂的情感
2018-05-08 10:11 有意思吧   

 

 

生活在国外,一年回国一次,一次一个月。这分外珍贵的一个月总是由热热闹闹的接机拉开序幕,又止于一场不多言语诉离别的送机。

快到家的时候习惯跟家里人电话联系一下,说好航班号和到达的时间,对方的回复多半是那一句:我们在出口等你。

要走的时候似乎没有人再愿意提起跟航班有关的任何信息。

过安检之前的气氛还算很平静,因为大家还是可以继续围在一起,叮嘱些什么,有时候即使不说话默默看着机场的航班大屏幕也是好的。

要过安检的时候是最难受的时候,因为过去了,就不再看得见彼此,也听不到那些早已听了几十遍几百遍的碎碎念了。

安检排队的时候还好,家里人总是说:不急,时间来得及,不用排那么早。而我总是想要早早去排队,因为我怕时间久了,情绪酝酿好了,眼泪就要下来了。排队的时候,我表面上都要装作不耐烦的样子,嘴上说着:哎呀,你们快回去吧。其实,我都不敢轻易回过头去看。我不敢仔细看每个人的脸和脸上的表情,写着牵挂,写着不舍,写着心疼。他们有的站得近些,有的站在远处,哦,对,还有刚刚去门口抽烟急匆匆跑回来的人。机场里的人总是很多,有的站着,有的坐着,有的走着跑着,有的抬头张望着。满满地占据着每一寸空间。可是每次回头看,我只真切地看到这些牵挂着我的,我也牵挂的人。

他们站在人群中,人群中站着的他们。

安检的时候,脱下外套,从书包里取出电脑,看着行李一件一件地在行李带上向前缓缓行进。然后装好电脑,重新穿上外套,拿好机票和护照。转身,抬头,挥手告别,眼泪再也忍不住。

目光穿过安检的大门,穿过排队的人群,我可以清楚地看到亲人在向我挥手。我会情不自禁地想象,他们怕我看不到,于是踮起脚尖,仰起头,使劲地伸高手臂,用力地晃动。

这一刻,仿佛所有的人都静止了,只有他们在晃动。我看得真切,也看得模糊。

往往是过了安检之后,电话就会准时响起,无非还是那些嘱咐:别渴着,别饿着,别累着。

这个时候也许脸上还有一点泪痕,但是眼泪多半已经干了。

与我而言,那挥手的一刻竟是有些戏剧性。好像抬手间触动了什么开关,能够让泪水尽情释放。少一秒,还可以忍住;多一秒,便只剩牵挂注视背影。

与我而言,转身后他们的样子总是不得而知。也许,他们放下了挥动的手,但目光不会马上离开。也许他们会看着我是向右还是向左走去,也许他们离开时还会边走边揣测着一墙之隔的我有没有还在流眼泪。

每年一次这样的分别,我每次都会在挥手的时候流眼泪。真是奇了怪了。像是一个不断重放的镜头。已然没有了改剧本的机会,也没有喊“卡”的可能,同样的情节无限循环播放,可是,演员一年一年在变。变老,也变脆弱。

脆弱的人儿啊,最是经不起这分别的疼。既是分别,便可能不再见。也怕自己习惯了这分别,万一有不一样的情境,却如何再去习惯。

《目送》中,龙应台说: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机场的眼泪,肆意飞。

分离的背影,不必追。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