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等待是一场与时光的较量(21) _TOM段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等待是一场与时光的较量(21)
2018-05-08 13:24 有意思吧   

 

 

研究生答辩完的第二天,照例实验室聚餐。老头请客,在场的是还在学校的师弟师妹和已经留校的师兄师姐。须臾之间,岁月回转,这样的聚餐,三年来我经历了三次。以前是看着别人离开,这一次终于轮到了自己。

因为找不到下一个可以去的地方,毕业之后,我还得在学校里待一段时间,所以,这一次,反而没有了离别时的伤感。毕业对于我来说只是身份的转变,却不是人生的起点。我的人生早在知道考博结果的那一天,就被按了暂停键。

这次聚餐,我和古木峰是焦点。大家轮流来祝贺,手中的酒喝了一杯又一杯。大概是喝得太多,我怎么都记不得他们对我说过些什么。我只记得,我走到老头面前,喝干了三杯酒,郑重对他说了声:“谢谢”。他喝了一杯酒,然后对我说:“不管是三年前还是现在,我一直都相信你的能力。”

那天我喝了很多酒,我都不知道自己原来有那么好的酒量。从大学毕业到现在,好像每经历一次毕业,我的酒量就会进步很大一截。

听了老头的话,我才觉得自己有点醉了。嘴巴里面是令人不快的苦涩味道,那或许就是自由的味道。

古木峰坐在我的对面,蒙古族的他酒量比我好太多,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一丝醉意。这个一米九四的男生,三年来,我对他发过很多次的脾气。我总觉得他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实验室里所有的事情都要我替他操心。大概是自己的气场太强,我常常无视他的存在。现在终于毕业了,我不用再教他做实验,也不用再督促他完成作业。他追随心爱的姑娘回了他的大草原,我以后可能再也没有机会跟他见面。

等到离别的这一刻,我才发觉自己欠他一声“谢谢”,谢谢他这三年来对我的包容。有时候我对他发火,并不是他真的做错了什么,而是,他能理解我内心的孤独需要的释放。我一直嫌他不够成熟,在毕业这个残忍的季节,成熟不成熟的都要一同收割。越长大,越知道做事不容易,越知道每个人都有难处,也就越能懂得温柔和体谅。

于是,我起身走到他的身边,端起一杯酒对他说:“谢谢你让我欺负了三年,希望以后没人再会欺负你。”

跟在场的人一一和解,为自己这一阶段的读书生涯做了一次告别,我觉得轻松了很多。

接下来的几天,需要办理各种离校手续。直到毕业,我才知道自己有户口和档案这种东西。因为还没找到工作,我只能将它们寄放在人才服务中心,而我自己更像一个流浪者,身后留下一串希望,漫漫长路却不知如何启程。

除了档案和户口,学校要求回收一切证明你还是学生的东西:饭卡、学生证、借书卡、甚至是校游泳馆的游泳卡和宿舍的钥匙。陈曦答完辩之后把她的相关物件交给我,就迫不及待地离校了。

最后的最后,还是只剩我一个人。走在这个曾经陪我度过七年时光的校园里,每到一个地方就交出一个证件,我用这种方式跟它一一告别。

离校前,全专业的十个同学最后一次聚餐。他们或是找到了工作,或是考上了博士,一个个全都眉笑颜开。作为班长,我也倍感欣慰。

这顿饭吃得愉悦,大家敞开心扉无所不谈。乔宇娟在答辩前从南京回来,我在学校里见过她几次,因为彼此都忙,并没有多少交谈。说来惭愧,她去了南京之后,我们都抹不开颜面不肯先跟对方妥协,两年来,竟完全没有过联系。

这次聚餐,我和她彼此挨着坐,旁边是夏芸和杨姝。时隔两年,我们四个又重新坐在了一起。研一的时候,我一直渴望能跟她们保持亲密的关系,即使以后我们不在同一个城市,也要定期打电话,分享彼此的秘密,一直一直这样下去,等我们都老得头发斑白,还有接个电话就穿山越岭去另一个城市的冲动。后来证明,青梅竹马的玩伴不过是我乌托邦式的渴望,人生的旅途,很多人只能陪你走一程,却不能陪你走一生。

杨姝毕业后要去上海工作,因为她的男朋友在上海读博,为了追随爱情,她从一个异乡奔向另一个异乡。夏芸则义无反顾地回了家乡,在重庆的三年,她得到一个学位,却失去了一个让她刻骨铭心的人。

最让我想不通的是,乔宇娟最后没有读博,她也回了家乡,并且考上了公务员。她在我们四个当中最有干劲,曾经的她对科研的热爱和执着超过我认识的任何一个人。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她放弃理想,选择接受现实?

聚会上听她说她研二的时候,曾在所里参加过一次博士生的考试,分数很高,却因为学校的制度规定不能让她提前毕业,她郁郁了一段时间。等她研三,同寝室的博士师姐找工作到处碰壁,每次她回到寝室,都能看到那个师姐躺在床上唉声叹气。或许就是这个场景让她觉得读博不再那么神圣和光明,她开始动摇,并很快找到了工作,在工作和读博面前,她选择了工作。我去南京考博的时候并没有见到她,因为那个时候,她正在家里准备公务员的面试。

当初她执意要去南京,又那么认真地准备GRE考试,可是最后却还是放弃了读博和出国的理想。每个人在坚持理想的道路上都会遇到很多难以预料的情况发生,会让我们看到人生的另一面。也许突然有一天,我们会走向人生的另一条路,登临另一个山顶,另一条路也会有另一条路的风景,不同的山顶都有美丽的日出。不必念念不忘原来的路。我曾经很敬佩她,现在依然。

曾经的同班同学一个个离开了学校,留我一个人坚守着这个地方。夏芸走的那一天,我送她到校门口,看着她上了去机场的客车,她向我挥手的刹那,眼泪终于模糊了我的视线。

我头也不回地往学校走去,熟悉的校园里,路还是那条路,风景还是那些风景,只是陪在我身边的人换了又换,我只希望能记住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字和笑容。身边的人都是越走越少,人生的路也是越走越孤单,人一出生就是为了离别,或许习惯之后就好了。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