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有《灌篮高手》陪伴的青春 _TOM段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有《灌篮高手》陪伴的青春
2018-05-31 08:10 有意思吧   

 

 

我经常删掉存在电脑里没用的资料,容不得半点无用信息占用空间。但存在电脑里有好几年没动过,占有11.7G的《灌篮高手》总舍不得删,因为它承载了我整个青春记忆。

电视记忆

那年夏天,没有微信,没有微博,是流行BB机的年代。我上初中,家里唯一的电器是一台金星牌的黑白电视机。通常只能收到四个台,还不是全天有,只有下午才有节目。信号不好,屏幕经常看不清:伴有“雪花”;想要画面清晰点,得有人跑到屋外去摇天线杆。若是碰上晚上刮风,电视机就变成收音机,画面可以忽略不计。

尽管如此,每天下午准时五点半,总有一大帮人守护在电视机旁,等候《灌篮高手》的开始。从片头曲到片尾曲结束,中间不会有人离席,也很少有议论,整个现场只有随着剧情而动的呼吸声。

在那年,班上女生疯狂购买各种有关流川枫的贴纸,好像谁买的最多,谁就有机会成为流川枫的女友;男生们干脆将樱木花道的头像贴在座位上,一上课就睡在上面,樱木成为他们美梦的守护神;年级篮球队把原本篮球术语“盖帽”改成剧中台词“盖火锅”。

在这么一个背景下,我喜欢上篮球,时常一个人躲在家里练球,把房间用板凳隔成几个区域,一次一次地带球绕过,幻想摆脱一个个对手。虽然没有招来邻居投诉,但运球所带来的灰尘没少让我挨揍。最终并没有坚持,我最后一次碰篮球是在大学体育考试考“三步跨篮”,结果很遗憾,并没有通过。

纸媒记忆

高中离家很远,只能选择寄宿。班级与初中不同:每个班级的讲台前都放着一台电视机,在午休及晚餐时段才能打开,有十多个频道,有时碰巧打开的频道刚好在播《灌篮高手》,往往停留几秒针,便会立刻换另一个频道。好像现在再看,会显得很幼稚,那个时候,我们都渴望早点长大,早点摆脱父母的约束。取而代之的则是对NBA的日益关注,时常挂在同学嘴边的是:乔丹复出的传闻,大鲨鱼奥尼尔的暴走,新星科比的崛起。

那时,大家获取外界信息主要靠报纸周刊,第二节做完早操后,学校商店挤满人群,有关赛事的报纸往往已被销售一空。教学楼与宿舍楼中间隔着足球场,一有比赛住在七楼的我们可一览无遗。每当这时,我就会想,要是樱木当年参加足球队又会怎样?

电脑记忆

大一学校规定不允许带电脑,也不许装网。但禁令之下,总有勇夫。Q把自家的电脑带到宿舍,不能上网的电脑,唯一的作用是用来看动漫。Q把一整套的《灌篮高手》从图书馆下回来,前后花了一星期,为此他总是夸赞图书馆惊人的下载速度(能达到2M每秒)。

随后我们用两星期时间,将101集的TV版《灌篮高手》从头至尾看一遍,每天准时四人守一台电脑。以前看国语配音,现在看日语中字。受其影响:宿舍四人接打电话用“莫西”“莫西”;看那边用“哦啦”“哦啦”;称呼剧中人物名字用他们的日语发音。谁发音更接近剧中配音,谁就能获得更多的羡慕目光。我们用这样的方式来怀念,彼此所共有的《灌篮高手》情结。

学校食堂每次一有NBA比赛直播,靠电视机旁的座位早已坐满观众,大家紧盯电视,唯有进入广告时段,才迅速吞下嘴里的饭菜,生怕因吞咽错过精彩球赛。那些躲在宿舍的,也会在同时段通过电脑收看直播。由于网速有快有慢,你在猜测球进没进时,隔壁的欢呼声已提前泄露答案。球赛时段,整个男生宿舍楼都随着球赛的节奏进行有规律的欢呼与叹息。

Q是湖人的死忠,同宿舍的Z是火箭的粉,一旦这两队交火,两人总有一人坐在前面,另一人则站在后面,比赛开始就相互讽刺打击:称科比“强奸犯”的Z,得到的是称姚明“姚大傻”Q的回击,这样你来我往,直到结束。随后这种紧张气氛也会消失得了无踪影,代之的则是“我们吃饭去”、“要不一起叫外卖吧?”奇怪的是Q从不打篮球,足球踢得比篮球好;Z不玩足球,打篮球可以虐Q,可他们都凑不到一个球场,偶然只能在乒乓球场点到为止,消消看球赛所积累的火气。

后来,大家纷纷从Q那里将整套《灌篮高手》全集拷到自己电脑里,时不时翻看一两集,有时只要有一人在看,随即另外几个会围过来,跟着剧中人物,大笑激动,像第一次看《灌篮高手》,依旧热情不减。有次Z不知从哪下到《灌篮高手》全国大赛漫画最终卷,四个人四台电脑几乎在同一时段看完漫画,那天晚上大家的话题离不开湘北、山王工业、流川枫……

2004年井上雄彦在一所废弃的学校,用黑板绘出《十日后》,有关《灌篮高手》的故事也随之落下帷幕。我始终记得漫画最后一幕樱木花道那句“因为我是天才”,表情骄傲而洒脱。我想每个人的青春都应如此:热血、无所畏惧。

欢迎关注有意思吧文字音乐版

微信公众号“后园”(gardenback)

 

责任编辑: 3963ZWQ TO006
责任编辑: 3963ZWQ TO006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