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当一颗玻璃心变成铁疙瘩 _TOM段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当一颗玻璃心变成铁疙瘩
2018-05-10 11:42 有意思吧   

 

 

清晨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某君抱怨道:你能不能别对着我咳嗽!

当时真的是很迷糊,想也没想就反驳了一句:“不对着你咳嗽,难道对着我儿子咳嗽?”

我左边睡着某君,右边睡着我家小朋友。

然后某君起床上班,我想再次进入睡眠,却没了睡意,心里有些微不是滋味儿。

昨天似乎也发生了这么一幕,而且是一模一样的对白!但当时我也是迷迷糊糊的,以为是在做梦,今天相同的一幕再次发生,我才恍然昨天清晨并不是梦,而是一个真真切切的事件。

MD,我怎么这么想骂人呢?

是这样的,我感冒一周多了,先是狂流鼻涕,然后就转成咳嗽,现在基本上已经在痊愈的边缘,只是偶尔会咳嗽几声。

某君不但一直没有表示对他老婆大人我的关心(就无关痛痒地叮嘱我多喝水),竟然让我别对着他咳嗽!!!满满的嫌弃与指责!

第一,我那是在睡梦中咳嗽的,我TM怎么知道我对着谁?第二,你是嫌我吵你了,还是怕我传染给你?(无论哪一个原因,都有点缺人情味儿)

想到这里我的不爽又升级了一个档次,变成了特别不爽。

一个人默默不爽,向来不是我的作风,两个人同时不爽,才是我的做派。不行,得打电话骂一通这臭男人,什么玩艺儿!

这事儿要搁我以前特别玻璃心的时候,肯定会委屈得哭鼻子抹眼泪,跟他冷战个两三天,还算便宜他了。

路上我就在琢磨怎么跟他表达,我设想了表达不满的版本:你不但不关心我还嫌弃我,有你这样的老公吗?或者:这样对待生病的老婆,你还是人吗……

结果一到办公室我就开始忙,忙到十点才记起我要责骂某人的事儿。

办公室里打电话不方便,于是我决定在QQ上和他交涉。

奇怪的是,我竟不像刚才那么愤怒,相反倒挺平静。开头的话变成了这样:小张,今天有个事儿,你做得不太对啊。

某君:嗯?怎么啦?

我很平静地向他表达了我的不满。

某人表示道歉,意思自己当时也睡得很糊涂,都没注意自己说了什么话。

OK,就此和解。

要是以前,这事儿我绝对不会让它轻易过去。

可日子长了吧,我就慢慢发现,和他生气、冷战,最终生气受伤受损的是我,而非他。

很多时候我气得肺都快炸了,人家都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生气!比方,有一天晚上当我强烈表达我的不满,希望他深刻反省,痛改前非的时候,那边厢却传出轻微的鼾声。

有闹得比较严重的一次,我和他冷战近一个月,气得要和他离婚,他竟然没事儿人似的。

跟自家男人置气,还不算我“玻璃心”症状最严重的时期。

很久以前,甚至外界我所接触的一切人事物,都能让我郁结半天。那时的我特别在乎周围人的态度和想法,哪怕是个不相干的人。

比如,会因为卖水果的嫌我挑他水果,说话特难听,心里的气儿半天顺不过来,会因为邮局某个办事员的态度不好,好几天心里不爽,甚至委屈地哭。

那时特希望自己变成一个优雅淡定的女人,情绪气伏不要太大,总是心平气和的。

后来发现,不是修为不够,是岁数不够,是太痴太傻,不知道如何让自己快乐起来。

那天,因为写字楼里的保安总是好心帮我看自行车,我请他吃圣代,他说,阿姨我不吃!!

我其实并不知道他有多大,都工作了,至少不得18岁吗?(就算农村里出来的娃上班早,也得十六七岁吧),反正他一声“阿姨”叫得我极不爽,但也没怎么着他。反而想到多年前,我上大学的时候,管我们楼道里小卖部的大姐叫“阿姨”,你看,当初你叫的“阿姨”,都会一字不差地还给你。

再比如,那天去超市买水果,秤台没人,我就想自己称,我还没动手,负责秤量的售货员过来了,她先是责备我不能自己称,非常强势,在我不吭声后,以为战火平息后,又冒出一句:“没看到写着暂停服务吗?”声音还特别大,特别愤怒。

姐姐我就怒了。我都举“休战牌”了,你还得瑟个什么劲,于是我便哐哐一顿“扫射”。

和我在一起的90后小同事直说我厉害。

我其实原本都懒得和她吵,可她实在莫名其妙,不回她几句,实在心头愤难平。

同样是搁以前,我肯定会耿耿于怀半天,而现在,吵过放下了,该干嘛干嘛去。

也不知道从哪天开始,玻璃心慢慢地变成了铁疙瘩,看来岁月让人变糙的不光是脸,还有心呐。其实我并没有自鸣得意,没觉得自己情商提高了,反而有那么一点点伤感,这种小失落,我希望你懂。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