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中) _TOM段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中)
2018-05-10 11:42 有意思吧   

 

 

01

“没什么,就是不喜欢了呗。”杨甘露跳到季檬面前,面向着她,自己倒退着走,一步一步,偶尔踩在樟树换下的旧叶上,扯出一段梦呓。

其实杨甘露心里也不知道,说不喜欢就能不喜欢了吗,那之前还是有点喜欢的吧,刚刚看他抬着下巴跟季檬说话,心里就觉得怪怪的不舒服,也不知道是因为他搭讪季檬让自己不舒服,还是扬下巴这个动作让自己不舒服。

杨甘露想着,周两亿说起来也没什么坏的地方,但是要说有哪里好自己也是说不上来的。总是坐在他的车后座上,头发心的那两个旋倒是有点可爱。不过,这人总是嘴上一套,心里一套,想知道怎么回事,怎么不自己追上来呀?

季檬看看杨甘露,又回头望望,心里觉得有些好笑,跨一大步逼到杨甘露面前,说:“喂,要是他真不追上来怎么办?”说完故意夸张地眨了眨眼睛。

“唔,不来就不来呗。反正······”

还没等杨甘露把后面的“反正”说完,周两亿已经气喘吁吁地奔过来了,想扎马步似的堵在杨甘露前面,他一手指指来时的路,一手撑着自己的大腿,因为喘气肩膀大幅度地抖动着,脸上的表情一阵一阵,好像是因为想说的话太多一下子堵住了不知道先说什么好。

末了,周两亿才终于整理出一句:“你说,你们俩怎么能走这么快啊?”

杨甘露和季檬原本以为周两亿急冲冲地奔来要说出什么话来,没想到竟挤出这样一句。季檬在一旁抱着手臂掩嘴轻笑着,杨甘露却憋不住似的发出一连串笑声,简直直不起腰来。

周两亿莫名奇妙地看着杨甘露,向季檬投去求助的目光,季檬只是无辜地摆摆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周两亿缓过劲来,站直了看着她俩:“嘿,这有什么好笑的额。”

说着,就想用手摸摸后脑勺,突然才想起来什么似的轻喊:“诶呀,我这一手油!”周两亿摊开双手,又俯身查了查大腿,看到右腿裤子上鲜明的黑色手印,他绝望地想抓头发,手抬到一半又马上折了回来,“我这好不容易养起来的头发哦。”周两亿心里想。

杨甘露笑累了,插着细腰一本正经地问周两亿:“你怎么这么傻?”

有一阵微风吹来,河边的垂柳枝微不可查地荡了荡,杨甘露的心也微不可查地荡了荡。

原本站在杨甘露前面的周两亿绕到她身后,想用手推她又放了下来,说:“往前走走吧,在这桥墩上站着做什么,没遮没挡地风全都灌到你身上了,让你多穿点又不听。”

说完,朝隔着他们两步远的季檬招招手:“走走走,咱们往前走一点。”

三个人慢悠悠地往前晃,周两亿手舞足蹈地向她们描述自己的小摩托是怎么动不了了,自己又是怎么急急忙忙地去修,折腾了一会才想起来修车不就是为了来找她们嘛,扔下摩托就跑来了。

杨甘露抬手用两个手指推了下周两亿的肩,说:“那你心爱的小摩托就不要啦?”

周两亿一脸的苦大仇深 :“要啊。可是你不正生气呢嘛,我现在哪敢想摩托的事啊。”

02

季檬抬头望星空,如果说夜色像一个大麻袋把我们包裹起来,那一定是有人拿棍子把这麻袋捅出一个一个小洞,外面的光透了进来,就变成了星星。季檬很小的时候就发现,别人看到的星星只有亮光,看不到颜色,非要说也只是白光而已,自己却因为对光的色彩更敏感,可以看到五颜六色的星星。

蓝宝石、绿宝石、红宝石、紫宝石、黄宝石,这撒了一地的缤纷只有自己能采拾。这是季檬的秘密,不过这仿佛珍宝一样藏在心里的秘密,似乎因前面那两个人的欢声笑语而蒙尘,没有以前闪亮了。

有藤蔓自内心深处生长蔓延,窸窸窣窣地爬行着,柔软的卷须轻轻地挠着季檬。千千万万颗种子在黑暗的无边的空间里摇晃着动荡着,左突右撞想要冒出芽儿来,想吐出一口气来。那些种子在土里,在海里,在广袤无垠的宇宙里,无声地呐喊着、叫嚣着、躁动着。

季檬心里很清楚,杨甘露那点小别扭是因为什么,她迫不及待地想把喜欢人介绍给自己,想让自己分享她的幸福和喜悦,可能还有一点炫耀,但是看到周两亿注意自己,又害怕周两亿会喜欢上自己,或者自己会对周两亿感兴趣,所以急匆匆地想要证明什么抓住什么。当然,她也见不得除了她杨甘露,有谁有一点点欺负季檬的意思。哪怕杨甘露知道,周两亿那个面瘫其实并不是那个意思。

小说电影里那么多好得像一个人闺蜜好友,总是会鬼斧神差般地喜欢上同一个人,被八点档肥皂剧毒害的杨甘露,脑袋瓜里一定不甘不愿又兴致勃勃地脑补出了一场狗血大戏。其实,她哪里知道,那些喜欢上好朋友男友的人,多半是故意的。

哪里是什么命运般的爱情,错误而痛苦的相遇,只不过是因为隐秘的小心思罢了,比较后的落差、缺失的寂寞、抢夺的快感,绵长而细密的小心思。如果他不是你最好朋友的男友,老天把他从茫茫人海里推到你面前,你真的会有兴致多看一眼?

因为是好朋友,想要争夺她多一点点关注,多一点点优越感,说不定就会出此下策。只是,要是为了自己的这点私心,真的让杨甘露痛苦,季檬一定不会原谅自己。所以这下策,也只是想想的下策罢了。


何况······季檬瞧了瞧说话手舞足蹈的周两亿,嘴角弯了弯,不过这长相和性格完全不符,冒着傻气的周两亿可爱是可爱,完全不是自己的菜啊,倒是和冒冒失失的杨甘露越看越登对。


羡慕,非常羡慕,这股情绪像海浪一般袭来,咸咸的海水浸润了季檬的四肢百骸,整个人像泡软了似的,被这股情绪闹得暖洋洋的。

好像,有一点期待爱情?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