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冬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 _TOM段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冬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
2018-05-21 11:47 有意思吧   

 

 

 

(电脑端点击播放)(手机端点击播放)

这几日反复听张国荣的《春夏秋冬》。耳朵一接触到他的声音,身处的环境立马就变了一个样子,不再是拥挤、不耐、沉默的公交车上,仿佛是进入一场灯光璀璨的演唱会上,他在台上尽情展示他的样子,我在台下安静地聆听。依稀我们都还活在同一个世界上,虽然天南海北,但时空因歌声而跨越,感应到共同的风尘好景,珍视着相同的悲喜体悟。听他的歌,实在让我领悟太多,说真爱和感谢都觉得假。

人生有这样一个能深深安慰自己的歌手,也算是幸运一桩了。这么多年,我永远都记得他的格言:要为喜欢的生活而活。

也许是因为北方的冬天,寒冷一天天把人掏空了,希望有些温暖的东西来填满自己,就比如喝一碗温度正好的粥,索一个不经意的大大拥抱,听一首真心真意的歌。听到有关冬天的句子,思绪都会停下来发散联想一番,再把听得中意的储存进心智里,直到它们带着温度进入新生的细胞,一起生长出来见到明天的太阳。我的那些不值一提的郁结也就都发散了。

“冬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天空多灰,我们亦放亮。一起坐坐谈谈来日动向,漠视外间低温,这样唱:能同途偶遇在这星球上,燃亮飘渺人生,我多么够运。无人如你逗留我思潮上,从没再疑问,这个世界好得很。”

好的歌词就像好的美酒,一饮而尽,浇心中之块垒,百味浮沉,一切尽在不言中。他是个那么骄傲和认真的人,努力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生活,没有比这更能打动人的生活艺术了。最初的时候看他,看的是他的角色,后来听他的歌,听的是他沧桑之上的依然天真,再后来,听说了他生前更多的故事,再循着他的歌声一一索味,再打动我的便是他为艺术敢为天下先的职业精神以及他做人在讲的道理。

 

 

 

(电脑端点击播放)(手机端点击播放)

所以每次听他自己谱曲的《沉默是金》的小副歌前奏时,我都忍不住鼻子一酸。为生而为人的挣扎和背负,为最后的清醒和知晓,人在成为历史之后还能剩下什么呢,躯壳不在了,灵魂不在了,名声亦不重要了,过往是非只能交由世人猜疑和评说。然后这些歌声仍然能温暖和激励着许多人,让他们依然相信世界的善意和活着的美好,多么的富有意义。

 

 

(电脑端点击播放)(手机端点击播放)


他曾用《月亮代表我的心》致意一生最在意的两个人——妈妈和唐唐。我在赶车回家的路上,也因此想起了千里之外的妈妈。此刻她在做什么呢?平安夜没有刻意准备礼物,至少应该向至爱的家人报一声平安吧?所以拨了妈妈的手机号。

妈妈在哄着二妹家的外甥女,说这个两岁多的小丫头嘴巴可甜了,每天早晨都跟她的姥姥说:姥姥我想你,住在姥姥家我好开心啊。妈妈感慨我妹妹和妹夫笨嘴拙舌不善说伶俐的话,好话全都让这个小丫头说了。我也是笨嘴拙舌的人呢,作为他们的女儿的幸福感,从不曾表达过一二。

冬天冷气袭人,时常觉得生活里布满凄风苦雨,难耐的时刻,总会想到家人,让我在这个世上有绝对安全的温热可依。他们都还在场,这便是命运最好的馈赠了吧?节日时,人们可能会暗自琢磨,要什么礼物好呢,送什么礼物好呢,对我而言,他们平安无事,已经是上天给我最好的礼物了。

我一直都记得,毕业之后第二年的正月里,我的那个麻烦的病又犯了。由大姨家的表姐带着我在市里求医问药,辗转住在大姨、二姨和同学家。头一年生病时,是爸爸陪我住了半个月的院,有爸爸在身边替我遮挡一切阴霾困苦,我总是安心得像一个三岁的孩子,完全不知所措地依赖着他们。第二次,我自己来面对一切,不由得悲切惶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不知道已经毕业的自己将来的路要怎么走。前途一片灰暗,看不到任何月色星光。

有一天我在楼下一个公共电话亭里打给妈妈,我哭着说,快来接我回去吧,不管怎样,我想回家了。妈妈听着我的声音也立马哭了起来,第二天就和爸爸来把我接了回去。回去便安心了,在家输了一个多月的液,病情控制住了,一点点好起来。那时候几乎什么都不能吃,不到半月人软得连路都走不动了,我妈就诅咒这个病真他妈邪乎。有时候连自己都烦自己了,我就说,我这么大了还拖累你们,你们一定也烦我了吧?我越刺,越反感自己,他们越是难过。

 


病是最能消磨人的意志的,本来就不坚强的人,在生病时更加觉得脆弱无助。所以我一直都很佩服漪然,就是创建小书房儿童文学网的那个公益推广者,在我眼里,她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英雄。如果让我写一本《她们是世上的奇女子》的书,我一定会把她选入其中。

常人可能无法想象,她四岁开始就瘫痪了,常年卧床不起,抵御病痛已经需要耗费许多心志。此外她还自学了多门外语,翻译、创作了100多部童话,并且致力于儿童文学公益阅读的推广,是一个真正的心中有大爱的强者。

漪然14岁那年,千万百计为她治病的母亲带她来到一个亲戚家借助养病。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季,她们在一个朝北的小房间了度过一整个冬天。期间差点就去拜见阎罗王了,最终她又活了回来。回忆当时,漪然禁不住嚎啕大哭,因为这不堪的命运和对生命意义虚无的叩问,但仍是想继续活下去,再去体验一些新的东西,再留下一点痕迹。“在这个世界,总有很多选择,总有很多让你舍不得、要活下去的东西。我就是……就是舍不得那一道阳光,为了这么细小的事而活下去……”

这个冬天,她已经不在场了。希望她去往的世界是一个一开始就能善待她、更加光明的世界。

今天在办公室里,大家聊起有钱的人和没钱的人,贫富差距越来越大。邓小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再带动更多的人致富的蓝图并没有那么顺利地实现。有钱了,你会做什么呢?你会尽情挥霍,还是帮助他人?有些人从没有钱时就已经开始为这个世界点明亮的烛火了。每个人的心中都深埋着无数的欲望,但毋庸置疑,大部分人心中也都留存着善意。妈妈从小到大一直在教会我的就是,要善意地接纳一切,付出一切。

“与其诅咒黑暗,不如点亮蜡烛。”至理名言,在柴静的《看见》中也曾读到过。去年的年底,她曾用一部《穹顶之下》来激起民众对霾的认识,今年呢,除了增加了对霾的吸入和恐惧,人们再没有接受什么敲打,更加无所适从。但我相信,当许多人都能像她那般警醒和行动时,我们的空气还是有救的。

“天空多灰,我们亦放亮。”这一句一直在我耳边回旋。我每天对自己要说的一句话就是,尽管路途时有灰暗,我在积蓄勇气和力量,我每天尽量照亮自己,照亮这个世界上一个小小的角落,感应日光,再发散出日光。我可以不成为有钱人,但要做一个对万物生长显现微弱能量的人。

 

 

责任编辑: 3947DJX TS001
责任编辑: 3947DJX TS001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