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同学,你还记得我叫什么名字吗? _TOM段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同学,你还记得我叫什么名字吗?
2018-05-21 11:47 有意思吧   

 

 

“同学,是没有血缘的亲情”

01

佛说,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你瞧瞧,五百次甩头,才换来你我衣服的静电反应。

那今生,你和我能成为同学,那不得有抛头颅、洒热血拿出去战场上打仗的架势?如此,才能换来你在课堂里帮我打掩护,平时帮我做值日,帮我写作业,帮我打饭。而且,总是阴魂不散地跟着我。

同学,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妖孽?这么阴魂不散?逛个街能遇到,吃个麻辣烫能遇到。逛个超市能遇到,坐公交能遇到。在网吧打LOL能遇到,在篮球场上打球能遇到。妈的,就连去清和园洗澡都能遇到,真心不愧是我上辈子甩头甩来的。

不过,毕业的钟声被时光这么一敲响。同学,就像是被风吹起的蒲公英,散落在四面八方,海角天涯。我再甩头时,发现甩下的都是头皮屑,再甩不来老同学。

顷刻间,我们就从彼此的世界走散。有人为了梦想,远走他乡。有人为了姑娘,放弃梦想。有人在课桌前念了一句诗人黄庭坚的:“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有人行走在江湖,腰间别一壶酒,背上背一把刀,走在西风瘦马古道上,唱一句:“走在江湖,携酒一壶。”

我呸,你携的哪里是酒?明明就是陈年旧友好吧!

那什么, 同学,行走在江湖,你不是我拴在腰间的裤腰带,而是我别在腰间的一壶酒。

02

大一的时候,我和陈小菲去轧马路。陈小菲走到教学楼前忽然停下了脚步,她扯着嗓子喊:“你看,那个男生像不像张康达?”

我看着站在教学楼前的那个男生,和张康达同学穿着一个款式的T-shirt,留着一样的发型,有一样的身高。甚至,连走路的样子都很像。

我说,根据我的观察,这家伙和张康达同学可能用了同一个造型师。

陈小菲白了我一眼,道,只可惜,这小子比张康达那小子要白上三分。

我说,是的,还没有张康达那小子帅逼。

高中毕业之后,我们班上有六个人在苏州。其中,张康达和王大仙在苏州昆山的一所学校混迹。不过,我们从来没有找他们出来喝酒,或者是去看他们打篮球过。因为,虽说老同学,但跟他们还没熟到能一起吃饭逛街耍流氓的地步。

不过,有几件事儿你一定要画押承认。在刚刚离别之后,你就会发现,班上同学每一位同学的名字你都记忆犹新。

甚至,谁坐在最后一排,谁离前门最近,谁和谁同桌,谁和谁一组。这些,你都比九九乘法口诀记得清楚。 还有重要的一点就是,不管你的同学丑逼成什么样子,在你眼里,永远是最美的、最帅逼的。

同学,我把世界上最动听的歌唱给你听,我把这个世界上最深情的诗读给你听,我把世界上最美的花朵摘下来别在你的发间。

然后,笑着跟你说,我要走了。我会记不得你的名字,记不得你家住哪里,记不得你的声音,记不得你的样子。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上那条属于我的不归路。

 

03

同学相聚,总有一个习惯,就是下馆子之后,便会到中大街的巢歌KTV飙上一嗓子。如若没有这个程序,就感觉像是洗澡没打沐浴露一样,浑身不舒服。

高中刚毕业,我就伙同班上的几个哥们姐们去下馆子,然后再跟着刘大头的后面去KTV里喝下午茶。

我一群流氓刚到KTV还没唱上两句,陈小菲就吵着肚子饿。我一脸懵逼,不是刚下完馆子吗?陈小菲完全不理会我的一脸懵逼,只拐了我们其中的一个姐们下楼去寻觅食物。回来的时候,陈小菲的包里揣了两瓶矿泉水,三罐啤酒以及她吃剩下的包子。

陈小菲走到我的身边,拿起一罐啤酒递给我,我记得你喜欢喝啤酒,特意给你买的。我接过那罐啤酒,心想,这丫头终于长了一回心眼。

我拧开刚喝了一口,陈小菲边吃着包子边凑过来问我:“怎么样,刷锅水好喝吗?”

你妹的,我喝的是我青春,哪里是刷锅水?

匆忙忆往事,蓦然发现,时光他娘的,就是一匹脱缰的野马。

我以春雨为纸,用草为你写下:“花开花落,宠辱不惊。云卷云舒,去留无意。”我以清水为纸,用荷为你写下:“非丝非竹而自恬愉,不烟不茗而自清芳。”我以落叶为纸,用花为你写下:“桃花流水,不出人间。云影苔痕,自成岁月。”

最后,我以千山万水为信封,用星辰装帧好,托四季的第一场风送给你。

04

陈小菲昨天晚上跟我聊天,她说,多么希望我们班同学还能相聚一次,然后一班几十个人浩浩荡荡像鬼子进村一样去洗劫大伊山。你看,这样走在大马路上多拉风?多幸福?多牛逼?

我说,是够牛逼的,要是再爬到半山腰上找不到下山的路那就真的牛逼到一定境界了。

高中时期,老班唯一一次带我们出去浪,就是去爬我们县城里的大伊山。家里的那座山比起什么黄山、泰山的,简直就是大巫见小巫。

好吧,我们学校西面的那座山就是一座一小时能来回来的小土坡。可正是这座小土坡,愣是把在题海里从不会迷路的班主任给彻底搞懵了。

你说,别的班级不是去果园赏桃花,打扑克,野炊就是在自己班级里吹牛逼,包饺子。而我们老班则决定带着我们光着手去爬大伊山。这大伊山之行要是不出些幺蛾子,那还真是辜负了我们美好的周日时光。

我记得,全班同学一个不落集体出到校园外任务的,第一次是小高考去初中部看教室,第二次是高中前的体检,第三次就是这次爬山,第四次就是高考。

精明的老班把我们班十几个人分成了五个小分队,每一个小分队有一个组长,负责清点人数。老班在山脚丫子下说,一定要注意安全,中午十一点半到山脚集合。记住,可以多,但不能少。

可以多?意思是说,还可以从山上带只猴子或者鸟蛋下来?

老班的话刚说完,我们就屁颠屁颠跟着老班选择了一条上很正常的上山路。而王大仙同学的那支小分队窜得比猴子还快,一溜烟就把我们几支小分队给甩没影了。

到了山顶,我们就彻底蒙圈了。爬个小土坡也能爬到穷途末路?眼前就是山还在,路就没了。眼前就是悬崖峭壁,没有羊肠小道。出了如此幺蛾子,那只能是让喜欢探险的哥们在前面探路,然后全部同学拧成一股绳儿,跟着前面的哥们走。

等我们几支分队磕磕碰碰地找到路的时候,都已经是十二点了。而王大仙的那队的同学早就去小吃街吃麻辣烫了。后来王大仙那队的队员跟同我们说,其实他们十点三刻就已经走遍大伊山,安全到达山底了。只是在山脚守了一个多小时,也没看到咱们学校的校服,就集体撤了。

我说,你们不应该跟着王大仙混,应该跟着班主任混。有班主任在,我们班同学才是战士,像你们都是虾米。

经过这次爬山,本来,没怎么说过话的同学变成无话不谈的朋友。可见患难见真情这句话,只有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才真正理解其中的意思,光听语文老师那张嘴说是理解不了的。

在山上给我指路的人是你,陪我一起走悬崖的是你,扶我一起下山的人是你,买矿泉水给我喝的人你。那个陪我走过整个青春的,不是作业与考卷,而是你啊。我的同学,你才是我的整个青春啊。

岁月的枝头,你是一朵永不凋谢的太阳花,你是一棵屹立在四季里的常青树,你是我没有血缘的亲情。

 

05

“嗨,同学。刚刚看到一个人跟你好像啊。但是,想起你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已经不记得你叫什么名字了。”

毕业之后,我依旧能记得《水调歌头》的所有句子以及作者的名字,却唯独不记得你的名字了。

远在千里之外的你,是否和我一样,只要毕业,就会慢慢失忆。先是记不得他们的名字,继而是记不得他们的样子。

到最后,连同他们的声音,他们的故事,他们给你的感动与温暖,尽数被岁月的风,吹成了沙,吹成了风尘,然后从你的耳边吹过,从你的指尖滑落。

你是否也同我一样,坐在岁月的枝头上开始怀疑,青春,我是不是从未拥有过?

三年不见,你还记得你牵过班里哪位姑娘的手?你还记得你穿过哪个哥们的校服?你还记得你吃过哪位老师的粉笔灰?你还记得当年谁去给班级搬矿泉水?你还记得是谁擦的最后一次黑板?

你还记得当年的班长、语文课代表、数学课代表、英语课代表、历史课代表、地理课代表、政治课代表都是谁谁谁?你还记得班上有几位男生?你还记得校服上的涂鸦是谁画的?

你还记得是谁把高考倒计时的那本日历撕去一页又一页?你还记得班级的班旗曾被谁带回家洗过?你还记得哪一位同学是国旗班的一员?你还记得是谁负责开教室的门,锁教室的门?你还记得班级有多少位同学?你还叫得出全班同学的名字吗?

那个时候,是最潇洒的我们。那个时候,是最浪漫的我们。那个时候,是最讲义气的我们。那个时候,是最少年轻狂的我们。那个时候,是最肆无忌惮的我们。如果可以,无论我流浪到哪里,剩下的啤酒请让我打包。

 

责任编辑: 3947DJX TS001
责任编辑: 3947DJX TS001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