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把青春以你想要的方式浪费(一) _TOM段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把青春以你想要的方式浪费(一)
2018-05-23 14:28 有意思吧   

 

 

01

我在大一进入这所学校的时候,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当然,四年后还是一样的。所以很棒了,大学没有消磨我的好奇心,反而更旺盛了。

当年的北苑路仿佛是被人揍了一样,支离破碎。又仿佛路边那些枝桠横叉的树枝躺着长到了地面上。

现在已经见不到了。

说实话当时我心里是有些崩溃的,这个学校怎么一进来就这样,自己奇葩的脑回路还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不是正门。果然,后面和其他从正门进来的同学交流时,感受真是完全不同。

他们都是,刚进来的时候感觉挺不错的呀,深入到住宿区才觉得破。起码刚开始还有个好印象。

不过,到校的那天,我的总体心情还是很不错的。来接我的婷姐很可爱,明明长得那么娇小,竟然左提右拉,拿了我好几件行李。一路上就跟我说,学校的住宿条件是不怎么好,但是你们的运气很好哦,住中兴。

走去中兴楼的路上,遇到了珂宝宝,当时还不知道珂宝宝的到底是珂宝宝还是柯宝宝,当然现在也不清楚。只是当时,这位同学就透出独特的宝宝气。

毕业聚餐酒过几轮,微醺的珂宝宝抓着李文的手,比划着自己和文子说,整个宿舍啊,就我和李文一,条,心。通宵,我和文子,打游戏,就我和文子,他们都不去!感激里透着哀怨,哀怨里夹杂着无奈。脸上的表情是,家国不复,尔等竟还在苟且。

告别了珂宝宝,后来就慢慢见到了我的几位室友。第一个遇见的是A同学,当年非常朴素,清汤寡水,扎个马尾辫,穿一身休闲装,说话斯斯文文。不像现在,大家都要尊称她一声姐,气势很足。

我小姐姐来陪我报道的,进宿舍就遇到了A同学和她爸。折腾一会住宿手续生活用品,我们四人一起去吃饭。坐在曾经学校最辉煌的美食胜地堕落坑的不知道哪家店里,吃小炒。

我和我姐坐一边,对面坐着A同学和她爸,我看着她俩面对菜里的辣椒一脸愁容。我姐姐喜欢吃辣,大概吃得还蛮开心的。A同学和她爸,两个可怜的海南人,显然是被吓到了。

这一吓持续了四年,吃外卖要把辣椒挑出来,香锅火锅都恨不得点清汤,有她在场香锅最多点微辣,点个中辣是不可能实现的梦想。点个微辣就足以让她像个小火车一样,噗噗噗地冒烟了。

再后来略过不提,各种收拾宿舍买东西。新刷的中心宿舍,宽敞明亮的大阳台,阳台前没有楼也没有树遮挡。

我不记得我是自己一个人出去还是和A同学两个人一起出去的,总之出了趟宿舍,看到寝室多了一个妹子和一个叔叔。

那没有遮挡的阳台里投进的光,打在妹子的身上,齐刘海上,白色的T恤上,比湖南辣椒还辣的太阳瞬间都温柔了。她转过头来,笑着向我们打招呼,眼睛眯成了两个月牙儿。

我心里想,哇,我和一个可爱的妹子同寝啊。

——后来才发现,我去,都是幻觉。

02

“第一眼美女,第二眼你谁啊”的亮荷小姐姐,是个纯真善良的人。当然,最初我以为她是勤奋好学。她在开学第一天,整理床铺的时候,室友们脸都没有认清,班级里有哪些人都不知道的时候,订了一份英语学习报。后来,大概两三个星期了,这个报纸既没有送过来也没说给她退订。我秉持着消费维权人人有责的担当,和卖报纸的扯了半天,才成功帮她讨要回了珍贵的一百多块钱。

我以为我初步获得了室友们的信任,“真是个靠谱的孩子啊”会得到这样的评价。结果却是不知道谁拍了我打电话时愤怒的纠结表情,连颜都没美就po到空间里了——年轻胆子就是大,虽然我看到了有点小惊讶,但是也放任自流了。

当时谁能想到大学四年后,随着修图技术的长进,拍完毕业照一个礼拜,却没有一张寝室所有人都满意的合影发出去。

亮荷的故事还很多,关于神秘的奶茶,神秘的电话,神秘的交杯酒······我什么都不知道,真的。

以上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收拾完宿舍了,却还有一位同学没有到。养成辅导员昊哥在班群里问,芒果同学呢,芒果同学路上出什么问题了吗?一般来说,故事的重要人物都会在最后关键时刻,有一个华丽的出场。在我们寝室,芒果确实是压轴出场,作为一个湖南省内,离校很近的人,也是全班最晚几个来校的人之一。

只是她的出现,我完全不记得了。就像天上掉了一个芒果,“啪”地落在了床上。

芒果的小鸟腿和小鸟胃都是很出名的。亮荷和A同学多年以来,吃掉了本来属于芒果男票的粉饭面(芒果吃不完),可以说是欠芒果男票不少钱了。只是最后也没能见到芒果的男票一面。这个账,应该结不清。可能只能等芒果结婚了。

毕业最后的日子,乱七八糟的事情都办完了,拍毕业照,做各种证件等等,在到最后毕业典礼的那段时间空档里,A同学回长沙照顾她的蠢萌客户去了,亮荷去望城跑她的新闻了,无业游民我和最后决定回实习公司的芒果都准备回家,但是还没回,两个人凑在一起过了两天。

晚上睡觉前,我们两个躺在各自的床上,左一句右一句地聊天。混乱又清晰的往事,像星星一样闪亮,像夏天的蚊子声一样刮躁,都被言语织成的网兜住,再被我们一个个捡起来观察。

站在大学尾巴上的我们,正躺在一米宽的大学寝室床铺上,对着初高中的自己痛心疾首。好孩子总是很伤心,为什么自己不是坏孩子。

“为什么当时那么蠢呢?”这是我忍不住要问自己的问题。

“我怎么这么直呢?”——我猜这是成长慢半拍的杨小敏同学常常扪心自问的问题。

刚开学那阵,大家对大学都还有新鲜感,满怀热情地去借自行车游园。当时我和芒果一辆车,一个还挺好看的小哥哥要芒果的联系方式,芒果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并指示骑在前面的我快点骑。现在想来,不知道杨小敏同学会不会后悔?

03

各位室友都已经出完场了,那么下面就该夸一夸我的三位天仙室友了。夸奖名次不分前后,切勿对号入座。

A同学刚开学的时候并不是长得像她的朋友圈自拍那样,当然我不是说她修图修得太过分,这年头谁还没有个自动过滤三层滤镜的火眼金睛(所以我一般加五层),我是说她有一个绝对不会P的部分以前是没有的。——就是她的尖下巴。

每次看到A同学坐着玩手机、蹲着玩手机、站着玩手机、蜷缩着玩手机的时候,我都很想提醒她不要把你的手机屏幕戳破了,你虽然贴了钢化膜,但是你要知道,钢化膜也并不是很刚。

A同学是一个厉害的人,是她让我知道,原来淘宝秒杀免费送这种活动都是真的,是确实会有人抽到,并且真的会收到东西。

我以前一直认为,这些都是摆在台面上骗人的而已。是A同学用行动证明,这些不仅是真的,而且是可以一次又一次秒杀成功的。

小到牙刷牙膏,大到体重秤她男朋友的衣服,我认真地劝过她把秒杀作为一项事业,一定会赚得盆满钵满,她庄重地挥一挥手,“不不,我要自己用”。

A同学作为一寝之长,有一个寝室长的风范也有一个寝室长的风度,另外作为全寝室最养生、最健康、生活作息最规律最容易早起的人,她承担起了要上早课的时候叫大家起床的重任。

在这里插一句,A同学的寝室长一职担任得非常好,但是怎么当上寝室长的,她自己也是懵逼的。

其实是当时有纪检部(是叫这个名字吗?)的人来做检查,要登记寝室长的名字,当时就我一个人在寝室,我的小心思滴溜溜一转,反正我不能写自己的名字啊,就大笔一挥写了A同学的名字。

事实证明,我果然没有错看她。

A同志,在带领401寝室争做文明寝室的路上,认真负责,以身作则,一身正气。虽然我们一次优秀寝室也没拿过……但这不重要。这只是我们团结友爱的大格局里一点小小的瑕疵。(此处应有掌声)

聊回起床的话题,A同学会叫大家起床主要原因并不是她出于寝室长的责任感,最重要的是,她是我寝唯一一个有闹钟的人,一个放电池的、会响的、粉色的、圆形闹钟。你想问我不是有手机吗?

笑话,这个闹钟所独具的庄重正式的仪式感是手机闹钟这种小打小闹能比的吗?

只是偶尔粉色的小闹钟会不响而已。

在湘潭寒冷潮湿的多雨季节,早起上一二节课简直是要了人老命,外面是阴风凄雨乱世纷扰,被窝里温暖和煦岁月静好,任谁也不愿意抛下现世安稳啊。

于是我们想尽了各种借口不去上一二节课,比如,闹钟没响,闹钟响了摁掉了没听见,隔壁寝室也没有动静,上次去过了这次就不去了,等等等等。

只有当闹钟响了,A同学听见了,醒了,并且意志十分坚定,毅然放弃与熟睡的我们同流合污的念头,人工一个个叫我们的名字,我们才会醒。虽然不是很想听见,但我必须承认,唤醒声还是很清脆有力。

当我们被A同学唤醒,然后睡眼惺忪、精神萎靡地坐在教室里听沈云霞老师的课,肉体不适精神还是很享受的。

而当A同学抵不住邪恶的诱惑,生出了再睡一会或者我也不想去的念头的时候,那么,我们也可以享受一个美好的懒觉,获得肉体与精神的双富足。

在此,向A同学表达深切的敬意和诚挚的感谢!另外想说,你同事给你取的新绰号,真的很不错哦。

是吧,小网红~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