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跟我妈的一次谈话 _TOM段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跟我妈的一次谈话
2018-05-22 13:03 有意思吧   

 

 

这段时间,我才发现,自己从来没有认真地,好好地跟自己的妈妈聊过。

几天前的一个午后,家里就剩我和我妈,我爸不在家。

起初我跟她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谈论些琐事,话题不知怎么的便引到我爸的身上。

我妈跟我抱怨说:“要不是挂念着你三兄弟,我早就收拾行李走人了,跟你爸生活在一起的女人,一定是上辈子欠了他的债的”。

这点,我是相信的。起初我只觉得,我妈这人太厉害,受委屈的都是我爸,但随着看的事儿多了,有些事才渐渐看透:我爸从来都不是一个好丈夫。

“家里的钱被你爸管得紧紧的,每天就给我两百块钱买菜,过年的时候,一共就给了六千块钱给我办置年货,以及其他各种开销,根本不够。但是,也没办法,你妈我也不会出去赚钱,只会在家里炒菜洗衣做饭。以后,就指望你们三兄弟能有些出息,我还能跟你们享享福。”我妈的语气很平静,话里都是命。

“都说潮州人大男子主义,但我爸这个人比大男子主义还要大男子主义。家人的话一句也听不进去,耳根子到了别人嘴边却又软得不行。”我说。

“算命的说,我上辈子欠了他的债,今生注定要还。”

我不太喜欢把任何不幸都归咎于命。我试着反驳她:“我觉得我们潮州人有一个观念很不好,就是一旦跟一个男人结了婚,就得死心塌地地跟他一辈子了。哪怕这个男的婚后如何如何的不好。”

在我妈的观念里,还不怎么有离婚的概念,离婚在她的语境里,等同于整个家都完了,都散了。我的话瞬间勾起了我妈的伤心往事,她有些激动地说:“你知道吗?在刚来深圳的时候,我可没少被你爸打,有时一句话不顺耳,他一个拳头就朝我打过来。那个时候,你爸在帮别人送货,货送到了,但他都不敢开口跟别人要钱,拖一次也就算了,下次再送的时候,就应该催别人赶紧还钱了,但你爸就只是忍气吞声。回到家,我一直说他这一点,后来,他一股气不顺,抡起拳头就朝我打来。还有一次,我忘了是什么事了,我被你爸赶出家,我牵着你哥哥和弟弟,当时你还在老家,我们三个就坐在街边,本来还等着你爸会出来找我们,但过了很久,都没见他。我牵着你哥哥跟弟弟走回家,看到大门敞着,房间里传来阵阵鼾声,他已经躺在床上睡得死死的。”

听到这里,我有些气不过:“家暴是犯法的,那个时候你应该报警啊。”

刚说完,我便意识到,就算当时我妈有报警的觉悟,恐怕也不会得到多大的帮助。九十年代还没有公民的概念,有的只是平民,即使是执法部门,都不太有家暴的概念,遑论平民。在执法者看来,家暴无非是夫妻间的小打小闹,外人不便越俎代庖地插手其中。家暴也是在近几年,随着公众人物家暴时间的曝光,才渐渐被大众所认知。

“搬来这里之后,我就很严肃地跟你爸说过,你要是再打我,我就报警,让你坐牢去。自此之后,他才没再打我。”

如果真被我目睹,不用我妈,我第一个报警。

“我把这些情况告诉你大姑,还有你奶奶,她们都不相信这事,你大姑说她不相信她弟弟会这么坏。外人都只觉得是你妈我太厉害,太霸道,你爸老实,只有被我管教的份儿。现在你都知道这些情况,以后你大姑奶奶来了,你说给她们听,要不然还以为是你妈乱说。”

“这些事你要是早些年告诉我,我也不信,现在我绝对信。”我说。

如果不长期跟我爸生活在一起,很容易被他老实的外表所迷惑。在外人面前,总是一副笑容可掬的样子,别人的事被她当做天大的事,自家的事儿,不过芝麻绿豆点儿大。看的人越多,越不喜欢逢人便笑的人。

前些天去香港,进了一家池记饭馆,叫来服务员,点了份鲜虾云吞面,外加一份豆腐花,和一杯薏米水。下完单后,我才想起,薏米水是热饮,天热不宜喝热饮,于是我再次叫来服务员:“帮我换成冷的薏米水,唔该。”服务员翻了个白眼,朝前头台喊,几几号桌换成冷薏米水。菜上桌后,薏米水依旧是热的。我带着善意笑了笑,我反而喜欢这种服务态度以及处理方式。我爸对外人缺的便是这种服务精神。

“跟了你爸大半辈子,你妈从来没享过半日清福。我之前跟你爸说过,要是换成别的女人,早跟你离了。”

“我觉得应该离还是要离的啊,不能固守一个所谓的婚姻而丧失了追求幸福的权利的。”我还在气愤我爸的家暴行径。

“婚姻没你说得那么简单的,没生孩子还好,那个时候,你们三兄弟都已出生,我要离了,你们怎么办,这个家怎么办。”

我想不出应该怎么办。自始至终,我都把婚姻想得太简单,把不幸的婚姻就该离婚想得天经地义,理所当然。我从来没太过认真把孩子这个变量放在婚姻里头。可是,可是,我想不出应该可是什么。只是有些不忍一个女人就这样过了她的前半生。可女人往往会先想着,要给自己的孩子过上一个怎样的前半生。

谈话进行到最后,我试探性地对她说:“如果是我,以后我的钱一定交给女方打理。”

我妈像是被我这话吓到了,用很严肃很认真的语气说:“这样怎么行呢,那你以后办什么事都要跟女方申请,束手束脚,而且,要是被别人知道,会被人看不起的。”

我知道她是真心为我着想,但她的潜意识,还是认为女人应该依附着男人,男人应该出去闯,女人应该照顾家庭,这样的男人才像男人,这样的女人才像女人。

我常常试图跟她说明,现在的时代变了,很多女人有经济能力,不用再靠着男人才能存活了。有些女的,反而比男的有钱,反过来男的还得靠女的包养。

我总觉得,自己在她面前过多地自以为是地表明自己的世界观有多么开阔了,她听得进去,但不太能接受,因为她总觉得,自己生命都过了一大半了,也就只能这样了吧。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