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我们都不曾亏欠爱情(36) _TOM段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我们都不曾亏欠爱情(36)
2018-06-09 16:36 有意思吧   

 

 

210夏の雪 - 羽毛田丈史

(这首歌怀念许久,非常适合此篇情节。

清风拂面,波澜不兴,步下生莲。

爱尔兰风笛,悠闲宁静。难得的好原声。)

我上车之后坐稳,看到车子——高七班的李东风也在车里面,而开车的是一位二十岁模样的青年。我一脸疑惑。还以为只是我们班的同学聚会,没想到车子也在。车子似乎感受到了我的不知所措,便笑了笑,说:“你刚才是不是吓坏了?”

我诚实地点着头,然后问车子:“这面包车是你的吗?”

车子笑起来:“我家的,平日里拉货用的。”

我又问:“那开车的是你的司机?”

这次车子没有回答我,他转向冷面君说:“你倒是说句话呀。”我不明白地看着车子,期待地看看冷面君。冷面君这才说:“我们,刚才已经去过你家了。”我听后,吃惊地问:“去我家干嘛?”车子答:“接你啊。”我又好奇地问:“接我?为什么?”车子耐心地说:“刚才你没有到,他有点担心,就让我找辆车去你家。”我不明就里地说:“不但找到了车,还自带司机?”

说完,我瞥了一眼驾驶座开车的青年,他脸部肌肉明显有变化,虽然我看不出他具体表情,但我知道,他肯定是因为我说的话,表情才发生变化的。

车子又说:“你话好多。”我不服气地说:“那你为什么不找一辆气派的车啊。”车子无奈地说道:“没办法,恰巧家里只有这辆拉货的车有空。”

我若无其事地问:“原来学校里关于你的传说是真的啊?原来你家真的很有钱啊?原来你真的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啊?”

李东风只是笑,过了一会儿才对着冷面君说:“她问题好多。”

想想那时,在我们小县城,有私家车的人家还是比较少的。如果不做生意,不跑长途,一般人家是没有车的。何况家里还有几辆车,又配司机的那就更少了。以前只听说李东风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但我看那个开车的青年,不像一般的司机,话少有礼节。我对李东风的身份没什么兴趣,所以只当他是同学。

211 想い出は遠くの日々

- Eminence Symphony Orchestra

(好的音乐总会让人的思绪乘着旋律伸展开来。

那些不管过去了多久都仍执着的,

在你的记忆中闪闪发亮的人和事。)

不过,我倒是想起郑艳红来,我知道她为什么喜欢李东风了。像郑艳红那么懂人情世故,又市侩的人,可能早就打听清楚李东风的情况了。可惜,姚云一片痴心错付啊。

以前听冷面君说过,李东风有女朋友,是9班的班花。虽然我一直没见过9班的班花,但是我问过陈苏庆,他说的确很漂亮,也有身材。不过要论长相,郑艳红也不差,天生皮肤好,也有身高,只不过性格不是我欣赏的那一类。

没过多久,我们的车在一个农家院的大门口停下,我想应该是到了。下车后,我伸了伸全身筋骨,到处张望,四周环境幽静,大片的竹林,风一吹竹叶发出嗦嗦声,一股清凉之感拂过全身。眼前的院子非常大,全部是竹子搭建,非常有感觉。

这时,姚云走出来,和我们打招呼。车子在一旁与那个开车的青年小声说了几句话,青年点了点,就把车开走了。姚云说:“我们去后院吧。”

到了后院,才发现农家院后面有一个水库,而农家院坐落在水库边上,后院宽阔的平台搭建在水库之上的。这里视野开阔,与林场入口的地势完全不同。这真是一个好地方啊。

我们到了之后,后院的十几个人,起哄地说:“迎亲队伍终于回来了。”说完众人又一阵哄笑,我不好意思地看着冷面君,他只是微微笑着,然后看着我,什么也不说。

 

212琅琊山没有五壮士 - 孙大肆

 

我扫视了周围,看到李菲菲、黑皮、姚云、郑艳红都在,就连陈苏庆和老芫也在,更令我想不到的是西瓜,他居然也在。旁边还有一个挺美的女生,我没见过的。还有几个是我以前去网吧找冷面君时见过,与冷面君和车子一起玩游戏的人。

我们到的时候,他们都已经玩开了,有的坐在水库边钓鱼,有的在打牌,还有的在打游戏。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聚会,就问冷面君:“这些人都是谁请来的啊?”冷面君说:“车子。”我又问:“你怎么一直没有给我打电话?”冷面君说:“我去表哥家了,昨天才回。”我又问:“姚云告诉你的?”冷面君说:“是车子。”我笑着说:“你和车子的关系似乎比我看到的要好喔。”冷面君也笑着说:“你还猜错了我和何晓萱的关系。”

我不禁一阵脸红,顺手打了一下他,没想到他一把抓住我的手,得意地说:“现在我们毕业了,我可不怕了,要干什么坏事都不怕了。”

当他说出这句话时,我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心跳感。这像冷面君说的话吗?

我赶紧抽出手,傻傻呆呆地乱问:“你想干什么坏事?”

冷面君眯起眼睛,笑起来坏坏的,说:“我看到你脸红了。”

我本来还在与他置气的,还不想理他的,没想到他才说了这么几句话,我就彻底缴械投降了,所有的气全部烟消云散。老舍说得不错,一个女孩子的脸红胜过大片情话。我可以假装生气和不理睬,可是我骗不了自己的心。

213临晨 - 苏紫旭和草履虫

(这首歌的曲风有点怪异,偶尔听听还是蛮不错的)

这时,老芫跑过来拉着我说:“苏苏,你怎么才来啊。”我看着老芫,假意白了一眼冷面君,示意他走开,没他什么事情了。冷面君很知趣地去水库边,找车子钓鱼了。

我问芫:“你不是说过,高考分数没出来前,不会离开家的吗?”其实我只是随便一问,没想到芫却红了脸。我有点不解地问:“你怎么还脸红了呢?”

芫这才说:“我是跟着西瓜来的。”

我听到这句,真好像听到一个难以置信的消息。我激动地说:“你和西瓜?什么时候的事啊?”因为激动,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芫示意我小声点,我赶紧捂住了嘴巴。我吃惊地看着她,她小声地说:“不是你想的那样,以后再和你解释。”

然后,老芫指了指车子身旁的那位美女,说:“那位,车子的女朋友。”

我顺着老芫的手指看过去,就是我刚才一进来看见的那位美女,果然相貌不错啊。见那位美女坐在车子旁边,专注地看车子钓鱼,那眼神充满爱意。不知道郑艳红看到这场景,会有什么感想?我下意识地找了找郑艳红的踪影,好像不在我的视线范围内,或许躲在某一个角落自我消化吧。

没想到,这一环视,竟然与李菲菲对上了眼,真是冤家路窄。我赶紧收回目光,情不自禁地向冷面君那边张望。他蹲在水库边,和车子一边说话,一边把玩着鱼竿。那哪是钓鱼,简直是卖弄姿色。

这时,陈苏庆也走过来和我打招呼:“姐,你没约慧娴来吗。”我无奈地说:“我到现在还没搞清楚这是什么聚会呢。”陈苏庆说:“这农家院是车子家的。”我又一次惊讶地张开嘴巴,半天都合不拢。这个李东风可不是一般人。以前在学校真没看出来,他的言行举止没有半点能够显示出他的实际身份呀。

我又问:“我们来干什么了?”陈苏庆说:“车子生日。”我和芫同时吃惊得“啊”出了声,然后说:“我们都没准备礼物呀。”陈苏庆又说:“不用。一切安排好了,等太阳下山,就会开饭的。这里还有卡拉OK哦,晚上会唱。”

我和芫在高中毕业之前,从来没有去过卡拉OK厅,听陈苏庆一说,不但有点期待,一边兴奋着,还一边有点小确幸。

 

214New Orleans (Sam Feldt Remix) - Sam Feldt

(一首节奏感非常强的歌曲,轻松下吧)

陈苏庆见我很开心,又说:“姐姐,你把慧娴丢在一边了。”我假装听不懂,对芫说:“老芫,你把慧娴丢在一边了。”老芫也假装听不懂,对陈苏庆说:“你没约她吗。”我附和着:“你为什么不约?”陈苏庆丧气地说:“我约过了,她不来。”

那我更不敢约了。自从第一次因帮陈苏庆递纸条,被慧娴冷落之后,再也不敢越她雷池半步。我耸了耸肩,安慰陈苏庆:“苏庆,感情的事情勉强不来的,还是顺其自然吧。”陈苏庆点了点头,虽然有点失落,不过他瞬间又笑起来,说:“姐姐今天能来,我很开心。”芫赶紧加一句:“我来,你不开心啊?”陈苏庆又说:“开心,都开心。”

我一边和芫他们说着话,一边目光不自觉地往冷面君那边张望。那时候喜欢一个人多么纯粹,全部都写在脸上,笨手笨脚的,他在哪里,我的目光就落在哪里。

芫见我心不在焉,就笑着说我:“某些个人啊,魂儿恐怕早已飞走了。想去,就过去,没有人拦着你嘛。”我不好意思地说:“我怕没有人陪你。”芫又说:“你还没到的时候,我和其他人玩得也挺好啊。”我忽然想到了西瓜,说:“对哦,还有西瓜陪嘛。”芫突然正经起来,很严肃地说:“不要嬉皮笑脸,不是你想的那样。”

她不等我说,就主动跑开了,陈苏庆在一旁大概也感觉到尴尬,就说:“姐,你过去吧。”说完,他也走开了。我只好去水库边找冷面君,冷面君见我走过去,起身站起来,向我招了招手。

我刚走出后院的凉棚,竟然看到了成片的红彤彤的火烧云的天空,便惊叫起来:“火烧云啊!好壮观的火烧云啊啊!”所有人都跟着抬头,大家都很兴奋地跑出来,每个人手舞足蹈的,只差就地翩翩起舞了。我蹦蹦跳跳地跑到冷面君身边,和他一起看夕阳一点点滑落到山的背后,火烧云的天空也逐渐暗淡起来。

我问冷面君:“好美。”

冷面君说:“是啊。好美。不过,没你美。”

我害羞地看天空,不知不觉,冷面君就牵住了我的手。许久,我们都没有说话。

那是我和冷面君在一起看过最壮烈的火烧云,后来再也没有在一起见过火烧云了。那是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以至于后来,我到世界各地旅行,见到火烧云,总要想起18岁那年的初夏,那个傍晚,晚霞连成一片,变化多端,像美轮美奂的织锦,我们像是披着大大的织锦站在竹林里,天空像着了火……

这时,冷面君轻轻抱住了我,然后紧紧将我抱在怀里,我听话地依偎在他的怀里,静静地听他的心跳声音,我好想他会保护我一辈子。他就像我会跑掉一样,紧紧抱着我,许久,我开始有点透不过气来了,我抬头轻轻地说了句:“我要呼吸。”

 

215羽根 - 折戸伸治

(在那个夏夜,观铃见到了往人,

重新一个人努力着,到达那个幸福的终点。)

没想到他瞬间就低下头吻住了我的嘴唇,那一刻,我感觉有一股电流击中全身,整个人都要瘫痪了一样,一动不敢动,僵硬地任凭冷面君抱着,原来男生的嘴唇也可以那么软软滑滑的。我的初吻,在那个初夏有着美轮美奂的晚霞下,走丢了。

我有点脸红的躲在他怀里,他又轻轻地吻了吻我的额头,然后很温柔地说:“如果我们没有在一起上大学,你会不会难过?”

那天我可能被当时拥有的甜蜜冲昏了头脑,撒娇说:“会难过啊。”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内心还是喜悦的,我竟然没有失落,也没有生气。热恋中的女生真的会变成弱智的,智商为零也不足为奇了。

冷面君捏了捏我的脸,说:“虽然不能陪着你上大学,但我的心会一直守护着你的。”我听完后,全身酥酥麻麻的,深情地注视着他。他又俯身吻我,那个吻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长,我竟然还有点享受,虽然很害羞,但没有觉得不好意思。

或许,只有和真正爱的人在一起,才会有这样的甜蜜。

那一刻,我真的认为什么都不重要了,真希望时间停止,全世界消失了也没有关系,哪怕天地间只有我和他,以及眼前这场繁花似锦的火烧云。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