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如果我英年早逝, 你会为我哭成诗吗? _TOM段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如果我英年早逝, 你会为我哭成诗吗?
2018-06-01 13:54 有意思吧   

 

 

01

昨天晚上冒着小雨和大学的一个朋友在学校的操场上聊天,刚逛一圈的工夫我们就从如何在公交车上撩帅哥聊到了禅宗哲学。

朋友信佛,每当我有点泼妇骂街的征兆时朋友都会变着法用佛家的道理教育我,她说,当你觉得一个人的缺点太多时,那说明你悟得还不够深。

我对朋友说,既然你悟得那么深,那你小时候有没有你想过你死后的模样?

朋友说,有啊。不过说实在的,如果现在我死了,我会在天上看着你哭。

我说,是看我哭成诗的模样吗?

朋友说,看你哭成疯子。

我说,为了诚挚地感谢你。如果我死了,只要你喊我一声,即便是我躺在棺材里也会立马爬起,来到你的身边。

朋友说,听你这么说,怎么感觉有种诈尸的感觉?

我说,那要不换点小清新的?

朋友说,呦,不会下厨房的女汉子要煲鸡汤了?

我说,我所知道的死亡,便是两耳失聪,双目失明,知觉全无,脑袋瓜子也不会像老旧留声机一般旋转,就像是你从未在这世间走过一遭一样。

02

我读大二的时候,我弟打电话给我说,你还记得村里有个叫东东的孩子吗?

我说,记得啊。应该比我小个七八岁,不是前两年还问你借捉龙虾的网嘛?

我弟说,是啊,那小孩昨天死了。

我说,开什么玩笑?你不喜欢那个小孩,也不能诅咒他呀。那个蹦哒得像兔子一样的男孩,他才十二三岁!

我弟说,真的,听村里的人说,那孩子生病了,生了一种治不好的病。

后来我才知道,我弟口中所说的治不好的病是白血病。从生病到死去,才两个月不到,这个刚学会系红领巾的孩子,就这样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十二三岁,还没学会翻墙头偷溜出来上网,还没学会讲笑话逗姑娘,还没学会煮面条笑成阳光,就这样带着遗憾去了远方。

放假回家,正赶上清明节。我听见有人在小小的坟头旁哭得撕心裂肺,欲罢不能。

书上说,这个年纪死去的孩子,不叫英年早逝,而叫夭折。

世事无常,所以不要奢求你的生活怎么样,你这一生最值得炫耀的财富该是健康和平安。

03

乡里有一位非常出名的医生,村里人都管他叫徐先生。徐先生,不仅医术好而且人也非常善良。他在退休的时候,还不忘为父老乡亲开医施诊。

我高考之后的暑假,我小弟生病。我就领着我小弟到徐先生家看病,热心肠的徐先生还建议我大学应该学什么专业比较好。以医生的角度来说,他给我提供了医生、护士、营养师等与医学有关的专业。

我郑重地点点头,在临走的时候顺了他们家种在花坛里的虞美人,和我弟一人一朵别在衣服上,然后蹦哒回家了。

回家我就跟我妈聊起徐先生的热心,我感叹道,徐先生人不错,他们家的孩子一定是在福气里泡大的。

我妈说,徐先生的人是不错,可惜他们家的儿子英年早逝。

我说,英年早逝?怎么死的?

我妈说,他结婚那天,出了车祸,当场死亡。一时间,婚礼成葬礼,当时也就二十来岁吧。多亏他女朋友是未婚先孕,给他留了一个小孩。

那姑娘的人也不错,一直把孩子抚养到能喝粥,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徐先生的家。如今算起来,徐先生的孙女已经有十八、九岁了吧。

二十来岁,他只留给他爱的姑娘一场永远完成不了的婚礼,只留给这世间永远无法缝补的遗憾。

二十来岁,你穿着最帅的衣服匆忙离去,再也没有消息。此经年后,即便我白发苍苍,你的样子依旧是青春年少,不染岁月。

04

就在我大学毕业的前几天,我妈带我外婆去医院看病,也碰上了一件令人惋惜的事情。

据我妈说,外婆的隔壁病房里住着一个刚大学毕业的小伙子。前两天还有说有笑的,今天早上那小伙子的一家人就哭得天翻地覆。

我说,是小伙子也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吗?

我妈说,不是。

我说,那有什么好哭的,天不是还没有绝人之路了嘛。

我妈委婉地说,病房空了。那个小伙子往后都不会再生病,不会再到医院里来了。

我讶然,刚毕业的学生,能有多大?这漫漫人生路,他还没来得及施展自己的抱负,就这样突然永远地逝去不会再醒过来。

在二十多年的人生里,英年早逝这等遗憾的事情,我又何止经历过一次两次。

我记得我第一次去我们乡里的骨灰堂,是在2005年,我爷爷去世的那一年。

每一面的储藏柜里都放满了骨灰盒,但大多数逝去的人都不是像我爷爷一般大的老者,而大多数都是年轻人。

骨灰盒的前面摆放着死者生前的照片,有穿帅气军装的,有穿带碎花百褶裙的,有摆出孙大圣姿势的。

花未开,根已折。他们,都还没有完全绽放就被命运连根拔起,丢在时间的荒野里。

他们虽在惋惜声中背起行囊远去,但他们却永远活成了最美的模样。每逢清明,都会有人为他点灯献花,为他坟头锄草,为他背地里抹眼泪。

那遍地的月光,都是思念所琢。那不断的香火,都是眼泪所画。

我跟六月说,你看我多希望他们能长生不老,与这活在世上的人斗斗嘴,吹吹牛逼,打打情,骂骂俏。

六月说,你知道什么是长生不老?没有死的悲哀,便没有生的喜悦。长生不老只会让人成为无情无义无悲无喜的行尸走肉。

我们该庆幸,我们最后魂归故里,不是行尸走肉,亦不是孤魂野鬼。

05

之后信佛的朋友问我,这个世界有太多的苦难。如果有一天你真的不幸英年早逝,你觉得你多久才能被人发现?

对于我这种独立的汉子来说,一般是向别人伸手,鲜少有虚心接受别人双手的时候。

于是我答她,要说我死了多久才会被人发现?为了不辜负我是条汉子,总得有个三五天吧。

朋友问,何以见得是三五天?

我说,在我爸妈眼里,我是个处处要强并且好面子的孩子。所以我爸妈是不轻易主动联系我,当着我的面戳穿我的小把戏。

即便是主动联系我,在短时间内,我爸妈估计也会以为我喝完啤酒,又一头扎进文字里,出不来了。

而我身边真正的朋友,用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其他所谓的朋友,不是百八十年不理你就是有事才会可怜兮兮联系你的酒肉朋友。

若在我英年早逝的时间里,他们恰好有事找我帮忙,见我两三天没有答复,还以为我摆着王母娘娘的架子呢。

指不定还到处散布谣言,说七佛的文字写得不咋样,这架子倒是摆得狗模狗样。呸,一介草莽书生,拽什么官腔?

至于我那些一只手能数得过来的朋友,肯定会时不时地打电话微信qq狂轰滥炸我。

若我没在回复,肯定是知道我又躲在哪里闭关修炼了,于是就很端庄地等着我回复她,恪守着礼尚往来的古规矩。待我出现的时候,就会带着棍子和我打招呼。

分析完之后,我猛然发现我消失三五天被发现还是早的了。指不定骨头里都长花了,我的爸妈朋友才会想起我这么个流氓来。

我只能扯开话题道,我才二十来岁,这算天妒英才?

朋友说,天是妒英才,但不妒你这个沾点文艺的逗比。

我说,是是是,我明白了。不管是亲人还是朋友,就算老死也要经常往来,不然死了也不会有人发现。

我朋友说,那你是依然会继续耍流氓还是与世界老死不相往来?

我说,人生苦短,及时行乐才是王道。

06

佛家说,人到这个世上是为前世还债为后世积德的。基督教则认为,人生来是有罪的,人活在这个世上是为了赎罪的。

不管是积德还是赎罪,生,我们无法决定,死,我们无权拒绝。生,亲人高兴;死,亲人伤心。生死,我们无权干涉。所幸,我们能在生到死之间,有些作为。若之后能以一人之痛生于世,而以万人之恸离于世,夫复何求?

我跟朋友说,如果我英年早逝,请不要为我哭成疯子,请为我哭成诗。毕竟我已经把我自个儿的碑文都写好了。

朋友说,我不管有没有人向你吐口水,我只好奇你把自己吹成了什么样子了?

“有酒贪杯,有笔写诗,短簔婆娑,笑尽人生。”

“真他妈不要脸。”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无论现在有多嘚瑟,终会曲音散,一抔尘土赴黄泉。

因而我知道在生命的舞台,我迟早要像个垂暮的老兵一样拿着自己的战戟悄无声息地退场。

不过在退场之前,我依然会有酒贪杯,有笔写诗,笑尽人生。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广告